Nothing

【ABO+哨向】【天飞】废墟红花 第十章

【食用说明】

⒈感觉两个人的相处被我写的哪里不太对……天天的总裁范好像被我吃了……

⒉最近看的小黄文的太多了。

⒊搞得我都不正常了…

⒋三次元单了辣么多年,看了辣么多虐狗的cp秀恩爱都没被虐过的我……

⒌这次竟然载在了一个改造人和秃子身上,被这对无意识恩爱狗男男虐哭了要。

⒍并且可能长期爬不起来——

⒎——都是他们的错!

⒏想想还是把题目改了吧,毕竟双队出场少,副cp。

●・○・●・○・●・○・●・○・●・○


罗飞醒的很早,早到醒来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不过反正这里不是自己的房子。他半睁着眼睛看漆了金边纹样的天花板,是什么花纹看不清,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但应该不会太晚,也可能是因为那两扇橘黄色的窗帘拉的太紧,不管怎样,他判断不出来现在的确切时间。


现在应该立刻清醒起来并且排查周围一切可疑和危险的目标,收集线索然后迅速隐藏自己,罗飞在心里断断续续混混沌沌地对自己说。但身体上的舒适放松和大脑中不断传出的安心讯号让他完全生不出一点点的动弹的想法。


脑子简直像瘫痪一样。


睡吧,什么都等睡醒了再说。


罗飞顺从地闭上差不多已经合上了的眼睛,微微蠕动了一下,把头往旁边离的很近的让他觉得安心的从刚才开始就包围着自己的温暖柔韧的地方又塞了塞,没用多长时间就再次睡了过去。


——


那么说之前确实是太早了,罗飞面无表情地转动眼珠子向落地窗那边看,即使有两层窗帘,也遮挡不了外面强烈的太阳光穿过细小的缝隙照进来,把室内渲染成温暖的淡橙色。


“我的罗教授,休息的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罗飞这才把注意力从窗帘上扯下来扔回在他左边发出声音的生物身上,面无表情的微妙地看着他。


身边的被褥稍微塌下来一点,耳边吹来一阵低沉的耳语“现在你能接受我对你说我爱你吗?”


“不错,没有,随便。”罗飞言简意赅地回答,声音有点哑,然后用胳膊撑着慢慢坐起来,使劲眨眨干涩的眼睛,歪过去眯着眼瞟了一下薛天手里的pad——财经板块——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过你的胳膊硌的我脖子疼,可能有点落枕。”


“……”薛天早在罗飞真正清醒前练习了几十遍的完美微笑不动声色地裂了条缝,“那我给你揉揉?”


“我活动活动就行,诶早饭吃什么?”罗飞捂着颈侧转动着脖子,鼓膜上震动起清脆的咔啦声,手指尖端触摸到一圈椭圆形的肿起,还有点微微的刺痛,“不是我说你……下嘴能轻点吗?”


薛天颇有些郁闷地放下报纸,把腿从罗飞旁边拿开在地毯上晃荡着找拖鞋,然后默默扭回头“我知道了,吃煎饼果子吗?”


“别墅区还有煎饼果子卖?”罗飞嫌弃地扒拉着昨天脱下来的皱巴巴揉成一团的睡衣,最后直接把搭在扶手椅靠背上的浴巾拿下来围在腰上就下了床。


先生你先处理一下身上的痕迹再出来好么,这样对一个刚刚睡了他日思夜想的人的Alpha的身体不太好谢谢。


“我会做,你吃吗?”薛天还在找差不多和地毯同色的浅棕色拖鞋,半天才发现它跑到了小茶几下面,弯腰把它掏出来转头继续问,“要不要加辣……”


结果回头时迎接他的是一大片灿烂的阳光,撤去了两层窗帘的遮掩,光线和温暖毫无保留的洒到昏暗的屋子里,然后是越来越近的呼吸一个带着甜味的亲吻在额头上。


还是把头发都撩上去好看。


“不加辣椒,有没有豆浆?”罗飞在他适应了光线时早就拉开了距离,正往卫生间挪,背对着薛天看起来很镇定,除了蒙着一层粉红的耳廓。


可是等了一会也没见一点声响,不会是生气了吧,罗飞疑惑地叼着牙刷探出头。


薛天显然没有生气,他捂着脸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包括手在内的头部红的很喜庆,只隐约可见头顶的一缕青烟。


excuse me??!原来薛天是这个设定的吗?合着这么长时间的撩汉max狂霸拽酷炫都是装出来的哦!演技很好嘛少年。感觉在某种方面赢了但突然又想到年龄家业问题的罗飞有些心塞,眼神也不由的复杂了起来。


“薛……”


“啊?有,有有有有有!是冲的,你喝吗?”薛天被那半个名字叫醒,不知所措地放下手就往厨房跑,半道“咣”的一下踢在门框上,那声音听的罗飞都疼,但他跟没感觉似的一路梗都不打就没了影子。


纯情少年?不我跟你说你这个样子在暗黑者里活不过三集!


不过还算可爱就是了。


等罗飞洗漱好下楼时,薛天已经披好了了人生赢家高富帅的皮,开了占据半个墙壁的液晶电视放着早间新闻,面色如常地把早饭摆好,还在餐桌上放了一个素净的白色细颈花瓶,里面插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自己那边是三明治和咖啡,闻起来就死贵死贵的那种。两个人的餐具都描金画银的。


资本主义生活,罗飞解开了自己带来的衬衫最上面的一个扣子坐下来,新闻里妆容精致的主持人正在报道一个企业家的逝世和他即将开始的跟奢侈完全沾不上边的葬礼程序。面前盘子里还真的盛了一个厚实的煎饼果子,卖相不错,目测塞了得有半斤的东西,火腿培根牛柳鸡胸肉还有鸡蛋生菜,杯子里滚烫的豆浆散发出一股热气腾腾的豆奶香味,笼在一堆肉上面把油腻冲淡了许多。


“没想到。”罗飞捏着筷子顿了顿抬头看薛天,然后从布艺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直接把煎饼果子包住拿起来吃。


“没想到什么?”薛天听见那三个字马上就停止了把三明治往嘴里送的动作,认真地盯着罗飞,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吃你的饭,没想到你一个大少爷真的会做饭,还挺好吃。”罗飞咬下一小口嚼了嚼说。


三明治里夹的还是火腿鸡蛋,吃起来味道没有前一天重,他没再加盐,还有那份煎饼果子也是,罗飞说了盐吃多了不好。


薛天笑笑,又咬下一口,抬头看向餐厅玻璃窗外在早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的静谧树林,“再怎么说生活能力我还是有的。”因为你还说过让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下去。


我做到了。


可惜你不记得了。


——————


吃完早饭后两人各自干各自的事,薛天仍然没打算去上班,然后无非就是看看书刷刷股市什么的。而让罗飞有点意外的是专案组除了韩灏之外所有人都给他打电话问了平安,当然,韩灏是让周浩代为转达的,还是抹不开面子嘛,这人真是……


“怎么了?”薛天放下pad往接完电话刚刚回来的罗飞那边靠了靠,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这下就结结实实的挤到一起了。


罗飞只瞟了他一眼,也没躲开,晃晃和家电一起买的白苹果“专案组的人,哦对了,穆老师和梁音让我替她们给你问好。”


“我?”薛天失笑“怎么是我?”到现在也只见过三次,连熟悉都说不上。


“可能是因为你把我标记了吧……女性有时候还真是可怕。”


正说着,系统自配的铃声再次响起来,两人听着声音十分一致地叹起气来。


罗飞很抑郁地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这次通话时间比之前要长了不少,薛天暗搓搓地竖起耳朵,那边的语气听上去挺温柔的啊……又是那个“小昀”。


“现在有时间吗?”等罗飞挂了电话,薛天的问题还没问出口就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


——————


“你就是我四哥的Alpha吗!”


染了一头亚麻色头发,眼睛形状和罗飞一模一样,穿着打扮却时尚感十五的少女坐到车后座冷静地观察了不下于20分钟,才深吸一口气扒着车靠背特别兴奋的吼出声“你别想装傻!我昨天打电话的时候我哥亲口承认的!”


薛天:这姑娘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况且我没想装傻。好开心,罗飞承认我是他的Alpha了。


副驾驶上的罗飞早就眼神死了,他伸手抹了把脸“罗昀你像之前一样安静点好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哥哥哥哥哥快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这么多年也不见你找对象这一个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你对不对!快说说快说说!”


罗昀连珠炮似的发问、激昂的语气和过于诡异的笑容让两人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薛天是我负责的一个案子的线索提供者,那天我去查找线索然后在咖啡厅遇见的他。”沉默了一会,罗飞转过头十分正直地回答他表妹的问题“而且毕竟……薛天你开车看路啊。”


“毕竟什么?”罗昀看到他逐渐变得尴尬的脸色,更加兴奋地问了下去,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多嘴。”


“我都20了好伐……”


眼看罗昀还要不依不饶,薛天开口了,带着一股子能把小姑娘迷的七荤八素的痞气,“姑娘,恋人之间怎么说也得有点小秘密吧,你就别问了。”


“好的明白了!”罗昀特别懂的应声,然而她也没有安静多长时间就开始扒拉罗飞的那身黑大衣和围得严实的围巾——薛天已经尽力了——小小声得咬耳朵,“哎哥,你对象这车得多少钱啊?”


“你问他。”罗飞冲薛天努努嘴“问这个干什么?”


罗昀拍拍胸膛上的一排褶皱“帮你把把关啊。话说哥你以前可是号称奢侈品专家的啊,啧啧啧。”


“那也是以前。”罗飞低头划拉几下手机,然后看看窗外给薛天说了几句话“你的心思都花在怎么整你五哥六哥上了,要不然得比我强。”


黑色的轿车在附近的公路上绕了好几圈才找到地方,减速转弯驶进一个小区在一栋楼下面停了。三人下了车,薛天打开后备箱把罗昀的两个大箱子两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和一个单肩包拿出来,然后三人一人一点给搬到了四楼的房子。


这么瘦一姑娘怎么带着这么多东西的……


“小昀是她们学校田径队的主力。”罗飞拖着硬从罗昀手里抢过来的箱子背着包掏出钥匙开门让背着两个大包步伐虎虎生风的表妹进去,习以为常地耸耸肩。


罗昀忙活了快半个小时才把东西都收拾好,还是在房东提前打扫了房子的前提下。她拉过一把凳子,超级开心地一屁股坐下来,灌了口可乐,幸福地长舒了一口气。


“都弄好了?”罗飞翘着腿看她,眼尾微微扬起成一个漂亮的形状,“那现在可以说说你的事了。”


——————


看时间中午赶不及回去做饭吃,于是两人开车回到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家广式茶餐厅,虽然这时候也已经过了饭点,但店里的人还是不少,多数是来吃点心的。


薛天麻利地占了两个座位,点了两份午餐,想了想又让服务员把其中一份的饮品换成酸奶,“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惯这边的东西,吃的喝的都偏甜。”


“能吃就行,我对这些要求不高。”罗飞一落座就漫不经心地四处环顾,面部的肌肉刻意的放松,打量着这家餐厅精美的装修“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以前一个客户带我来过,东西还算好吃。诶我说你看什么呢?”薛天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回神了。”


罗飞没心情理他,这会手心黏黏的出了一手的汗,冷冰冰的,心跳也开始加快。从刚进来这家店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一道犹如实质的目光紧紧追在两人后面,挟着淡淡的可以称之为杀气的恶意,而且大部分是朝着薛天去的。这是要对他身边的人下手吗……罗飞慢慢伸手进口袋,摸了摸一个纽扣形的物件。如果他们真的想在这里下手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谁知道那群疯子会怎么想?光是共鸣炸弹就能让附近的人都抱头鼠窜,而且这时候丁羽竟然进入了深度沉睡,那么能算上战斗力的就只有黑猫和自己了。


对面的薛天不满的挑起眉毛,俊朗的脸孔还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冲劲,他还很年轻,他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牵连失去未来。


罗飞紧张的都快抽筋了。


也许就不该这么容易妥协的。


那道视线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渐进的轻微脚步声,罗飞垂下眼睛,全身的肌肉快速绷紧。


“薛·天!”几乎是在陌生的女声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罗飞就已经完成了站起后撤转身以及微小的攻击动作——当然他半路硬生生停下来了。


“艾司?好巧啊。”薛天抬头,笑了,站起来理理西服领子“午休啊。”


来人是个穿着黑色OL套装,留着干练短发的女性,秀丽却丝毫不减气势的脸上明显是被气急了的笑容,“巧?是很巧啊!你不是有事吗?事是来这里吃饭?”


罗飞略微松了口气,卸了力气似的坐回椅子上。看来是认识的人,一个女Alpha,从表情动作和语气上来看,把情绪克制的很好,至少那股浅浅的红酒味并没有让他感到特别不舒服。


而且应该不是什么可疑的人……薛天的同事?


“你明明知道这段时间公司出事有多忙!那边生孩子的,压力过大住院的,家里有人去世的一个个都跑了,你还敢请假?!”艾司一掌拍在桌子上,把免费供应的茶水都震出来几滴,一副恨不得把薛天给嚼了的架势“这下好了就剩我一个管事儿的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哨兵就要尽量多出力咯,老板说的。”薛天瞥了一眼艾司越来越黑的脸色立刻从善如流地低头露出自责的表情“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马上就能回去了。”


还是一个Alpha女哨兵,这年头A哨已经是这么容易见到了的吗……


“马上?”艾司怀疑地看着他“你以为你在我这里的信誉度还有多少?”


“咳,抱歉打断一下。”罗飞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替薛天说句话的“这位……女士,薛天是因为照顾我才没有照常上班的,前几天我在住院。”


艾司回头看他,嘴角以极小的幅度抽搐了一下便很快把表情调整成亲切礼貌的微笑“啊好的,您是……”


现在的女人果然很可怕。


“有人欺负你吗汪?”


三个人同时愣了愣,然后同时低下头,一个双马尾萝莉,哦,还有点肉肉的。


“……能不能不要这样看我,会显得我很矮。”来人一手端着一盘奶酱多,一手叉子插着个牛角包,嘴里可能塞了类似于蛋挞的东西在吃,她用手指摸摸鼓鼓的脸颊,很实诚地看看艾司“好吧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艾丝丝你继续欺负他,我先回去了,奶茶还没喝完。”


对不起你是怎么在嘴里塞了这么多东西还能说清楚话的?


“呦,带朋友来吃饭的啊?”薛天察觉到她的怒气有所减弱,立刻趁热打铁的转移话题。


罗飞撇撇嘴,纯粹是作死。


那么,也许没有被监视吧……他再次把手伸进口袋,发力捏碎了那个纽扣一样的窃听器。


但他下一秒,轻松的神色就凝固在了脸上,丁羽,刚刚一瞬间消失了!


——————TBC——————

玛德后半段简直不知道在写什么!我是不是师弟文看多了,简直是把两个人的性格融合了啊!

过度章……我觉得我也需要复健……

状态很不好,很不好……

另:罗昀-后期

助攻,艾司-某组织剧情发展,那个光知道吃的-创造意外给天飞开挂(偶尔)

……这样说的话……我的妈得出来多少人啊!

还有,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能按时或者有规律的更新了,至少在状态调整过来之前是这样。【跪】


评论(41)
热度(30)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