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奶

冷圈的骄傲不能丢

【油炸法棍】被舍友日了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上

和 @叽姆的小苹果 的沙雕联文,魔改。

本来只是袂袂给我发的网上的(不知道真的假的)段子,结果觉得套用在JA上挺合适的,然后我们胡扯了一会,就决定搞起来了……

袂:搞?
我:妥!

我这边是诺诺视角,按文内时间算应该是在雅阁发帖之后几天,你们别看帖子里冷静的一批,其实诺早就慌如被捅肾的甜不辣了。

————————

      “我想说件自己的事。”几天前的这个时候,在面对屏幕静坐了一个多小时,亚诺终于在论坛白莹莹的文本上打下了第一句话。

      ...

【Arno水仙向】平行线·[5]

  为了区分方便,此章开始被我魔改的原版用英文的Arno,平行世界继续用中文的亚诺。

  ————————————————

  今天的多里安庄园一如既往的……不太平,几乎所有佣人都在庄园主的命令下放下了手中的一切事务,和为数不多的几名刺客一起在庄园里到处乱窜,深入平常普通人不会去的那些地方,水井、货车、稻草堆,没有一处放过,老管家甚至都打算组织人手去附近的河流里进行打捞了。

  而这一切的起因,就是在工作地点一直等不到同伴的某个佣人,在回到休息室时发现他的两个同伴,正双双靠在衣柜上不省人事。此外,还有休息室的一套衣服的消失,以及当日值班的马夫表示他在给马群添加饲料时解下放在一边的佩剑不见...

【Arno水仙向】平行线·[4]

警告:此章有不太妙的关于人体的设定透露。

————————————————

  接下来直到福德医生从房间里面出来,亚诺都异常乖巧地坐在查尔斯身边拿着把小刀上上下下抛着玩,期间偷偷摸摸地往信件上瞟了几次,见父亲也没有什么阻止的意思,也就大大方方地靠过去看了起来。
  
  门轴旋转发出滞涩的金属摩擦声,花白头发的医生抱着一卷沾血的布料慢慢走出来,抬头就看见了捏着信沉思的屋主还有和他贴在一起的儿子,后者看他出来仿佛松了口气似的往后一仰,小声逼逼着什么靠在了墙上。
  
  “福德医生……怎么样了?”查尔斯当然分得清轻重缓急,他收好信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急切地问到。
  
  “啊,这个我稍后会详细说明的...

【Arno水仙向】平行线·[3]

  作为兄弟会的一员,虽然说加入时长是不上不下的四年,就是那种对新晋正式刺客不算什么资深前辈,比起菁英刺客又显得经验不足的很尴尬的时限,但埃克斯也是被比雷克这个龟毛老头——当然单指刺客方面——评价过“有天赋,潜力大”的,所以他觉得当下这个局面是对他刺客身份的深深蔑视。
  
  是的,这位刺客,正在被他的同伴支使着干这干那,包括但不限于为那个长着亚诺脸的神秘人擦洗身上的血污、上药、包扎和换衣服等,而后者则是翘着腿歪在沙发上吃葡萄,不干活就算了,还时不时得发出一两句噪音指责埃克斯不够细心或者手法太过粗暴。
  
  最可气的是埃克斯还没法反驳她或者直接撂挑子不干让那货自己搞,毕竟这位伤患就算长得再好看也...

【Arno水仙向】平行线·[2]

  查尔斯·多里安并不像一些人猜测的那样出生在一个刺客家族里,他的父亲是名普通的法国权贵,母亲则是位巨贾的女儿,据说他们是在某个刮着大风的清晨,在塞纳河中央一艘侧翻的渡船上一见钟情的,起因不外乎牵扯到以后的多里安夫人,再以后的佩塞克夫人(也就是他妈的原姓) 和“谁把谁从冰冷的河水中救上来”这一英雄救美的故事。
  
  “不要怀疑你的老父亲,查尔斯,我看上去像是那种被女人救的人吗?”
  
  “亲爱的亚历山大,你在对我们可爱的儿子说什么呢?”当时的多里安夫人快乐地扛起两箱佣人刚刚采买回来的新鲜土豆问他。
  
  不过查尔斯在十来岁,也就是他爸那个病秧子回归主的怀抱后就开始愈发的怀疑此事件...

【Arno水仙向】平行线·[1]

  警告:私设如山,原创人物众多,比雷克依然和多里安家纠缠不清

     ————————————————

     橙黄色的液体随着容器的移动,上面盖着的一层绵密泡沫微微摇晃,像是随时都能沿着杯口扑出来,年轻人端起它小心翼翼地凑近,注视着被光线穿透的液体折射出的多彩色泽,略显稚嫩的脸上便露出了无比激动的神色,萦绕在鼻端的苦涩麦香更加浓郁了些,像小钩子一样钩得他的心痒痒的。
  
  “好看吗?”他的同伴冷漠地问到“好看就好酒,我求求你赶紧喝行吗。”
  
  “哦闭嘴吧,你这破坏气氛的家伙,这可是一个庄严的时刻你不要...

请求

纠慌:

鲜血染红的樱花树:



一直很想说了!最热设立出来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优先推送最热真的是非常打击人的事情!尤其是暂时还无法手机验证的海外党!固然喜欢的太太的作品被推上去是令人开心的事情,但是(尤其是冷圈)非商业性创作真的都是在靠爱发电,说不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脑洞和想法绝对是假的,而这个排版严重影响了很多画手文手的创作热情!请lofter三思!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

为什么随手写高中时候人设都忘的差不多的小说段子就滔滔不绝,等想更文了就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极其难受的夜班让人心碎

许愿接下来别再来人了,睡着被叫起来比不睡还要困啊……

【Spirk】Spider 8

警告:很多很多的ooc和很多很多的私设。

(好冷啊……)

———————————————————

老天,他只是想想而已,又不是说闻不到Spock的味道他就要交代了。Jim瞪着镜子里在他头顶摇曳生姿的两根触须,痛苦地锤墙。见鬼了那些科学疯子是怎么想起来这样嫁接蜘蛛的基因的——什么样的神经病才能让蜘蛛的须肢出现在人类的头顶啊?!

事实上,Jim头顶的触角就是蜘蛛的第一对须肢,和作为足时的它们一样布满了敏感的感觉器官,细微的气体流动和空气震动都能察觉的到,在Jim被追踪的几天里帮上了大忙。如果它能继续藏在体内而不是窜出来的话Jim应该会更开心点。

谢天谢地这玩意不是那种滑溜溜的黑色,那会让...

【ST/Spirk】蛇之心 1

阅前提示:Spock×Jim/Scott×Uhura,私设很多,存在某种意义上的主要角色死亡,并不像梗概(去年很久远的东西了)里一样欢乐。

提要:舰长在拯救Hydrus星的任务后被赠予了一枚小小的蛋形石头,而他将其转赠给了自己的爱人,之后那枚石头似乎起到了奇怪的作用。

———————————————————

Hydrus星很小,比当初的Nibiru星还要小,只有差不多地球的一半大,如果要让企业号的大副来说的话,那就是“舰长,鉴于Hydrus星的质量只有地球的61.13%,引力也只有地球的54.59%,请您不要再到处乱跑以至于陷入流沙里出不来,我相信以McCoy医生...

论如何写成一篇只有题目的文

【绝望】

元旦快乐!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顺利心想事成٩꒰๑• ̫•๑꒱۶♡

【Spirk】Spider 7

警告:很多很多的ooc和很多很多的私设。

(新的一年,仍然是个废酸……)

———————————————————

除了那个当年发生过大屠杀的地方的名字,和排在第二位的【实验】,Spock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发现,在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背着McCoy,背弃了自己一直符合逻辑遵守的规则,把能找到的所有关于James·T·Kirk资料全部翻看了一遍后,这个空置了大半个月已经丝毫没有人气的公寓终于又迎来了一个普通的清晨。

看过那个词条后过于担心的医生干完三杯咖啡还是没有敌得过多日累积下来的疲劳,已经在躺在床上睡着了,手边乱七八糟放着一堆文献资料,多多少少都能和Tarsus...

【Spirk】Spider 6

警告:很多很多的ooc和很多很多的私设。

(突然发现……大纲,真的很重要……)

———————————————————

这里离那所干净舒适的公寓很远很远,没有温暖的阳光,没有干燥蓬松的毯子,只有灯红酒绿背后潮湿的砖块长满青苔,咒骂喘息下黏软的墨绿色蔓延到墙根潜入营养丰富的淤泥,灰色毛发的啮齿类动物小心翼翼又大胆妄为地穿梭在被垃圾船遗忘的遍地美餐里寻找生命所需。

“我都不知道你们竟然愿意跑到这里来买我的消息。”Jim停在一个头颅被扭转了180度的奥利安男性身边笑盈盈地说道“你们这种蝗虫,既然来了,没有吃光目标还是不要回去了吧。”

他浸在阴影的部分缓慢伸出一根长而有力的蛛腿,弧度优雅的末...

1 / 7

© 肥宅快乐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