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pirk的tag打在标题上会被屏蔽吗(´-ι_-`)

超喜欢的一篇文被挂雷文吐槽中心了,看了一下,感觉槽主槽的既不在点子上又槽错了地方,分分钟在文里找出一堆能反驳的证据……真的好气啊,零食都吃不下去了(。・ˇ_ˇ・。:)

‼(•'╻'• )꒳ᵒ꒳ᵎᵎᵎ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刷到了什么!!竟然更新了!Atlas恢复更新了!!!赞美太太!!!!

【SK】Pain·上(丧病设定)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DVhTcgy1fit53w7xesj30c83ks1fp.jpg

就辆破车还发不出去了,再不好不用睡觉了

 @叽姆的小棉袄 我竟然把一开始的肉渣发展成了肉丝!天呐!佩服我自己!

评论放了一份链接

【SK】James and Spock Made Right decisions/当机贵断 - ①

脑洞多的后果想必大家都懂😗,于是经过半分钟的讨论,我和  @叽姆的小棉袄  决定开个联文,嗯,下章该你啦,注意剧情推进速度呀

———————————————————

不能再这样了James·Tiberius·Kirk!他在心里对自己怒吼,再堕落下去你就不止是交不起房租了连这个月的饭钱都要没了!难道你想再过一个月天天三顿复制机的日子吗!

哦不,复制机的存货也不多了……

Jim痛苦地砸了一下吧台,漂亮的五官纠结在一起格外狰狞,把新来的服务生吓了一跳。边上的老员工摇摇头习以为常的样子,毕竟你身边有个这样每月都要发一回疯的同事,任谁都不得不习惯...

oh mmp计划失败了!好气啊!(`⌒´メ)

诶卧槽为啥首页看不到自己的文了😱

啊好吧,首页没有,tag下倒是有,奇怪了……

【Spirk】Chicken love Chicken(鸡鸡SK)下·正文完

食用警告:俗称第三视角。

史波波鸡:叽姆我为你跳了一天的求偶舞了,你感动吗💚
叽姆鸡:不敢动不敢动😣

———————————————————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鸡的蛋蛋是长在胸上的?不,不对,这到底是胸还是蛋蛋?!但是不管是哪个长的地方都不对啊!在看到Spock迅速胀大的两个曩挡住了半张脸后,Jim震惊地想,他张着喙目瞪口呆任由Spock围着自己绕圈圈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过周围其他的瓦肯松鸡可不会像他一样待在原地毫不作为,多数在心里评估过实力差距的松鸡选择符合逻辑地放弃Jim,继续寻找其他心仪的伴侣,希望在这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可以生下一窝白白胖胖的蛋。但仍有几只看起来高大健壮的松鸡不愿轻...

p1-2:红腹锦鸡(学员服的小Jim和舰长服的大Jim,然而锦鸡除了长大换毛外毛色并不会变所以看看就好🙃)
p3:乌鸡(然而这是雌性乌鸡,我特么找不到雄性乌鸡图片,请自行想象鸡冠如绽放花朵的Bones)
p4-6:普通状态和见到叽姆后的Spock
7p动图:求偶舞中的Spock

【Spirk】Chicken love Chicken(鸡鸡SK)中·Jim篇

食用警告:全篇无任何类人生命出现。另,瓦肯松鸡的原型来自艾草松鸡,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长什么样。阿曼达妈妈是白腹锦鸡,叽姆是红腹锦鸡,医生是乌骨鸡,派爹是燕隼。

ps.上章有小幅度修改。

———————————————————

在Enterprice的北方有一片郁郁葱葱的针阔叶混交林,夹杂着缀满甜美浆果的灌木丛,这里生活着一群美丽多彩的地球红腹锦鸡,他们是这片林子里的精灵,鲜艳的身躯在翠绿的灌木丛中灵动地穿梭,在松树栎木间轻盈地滑翔。

Jim是这一代最漂亮的红腹锦鸡,他有丝绸般的太阳金色冠羽和火焰燃烧一样的腹羽,背上的深蓝色羽毛也是被爸爸妈妈和哥哥养的油光水滑,除此之外还有一双清澈如Enterprice...

【Spirk】Chicken love Chicken(鸡鸡SK)上·Spock篇

@嘉袂—Bucky的冬日饺子 互赌的小短篇,说好的看门大爷斯波克呢快拿来(´-ι_-`)

食用警告:全篇无任何类人生命出现。另,瓦肯松鸡的原型来自艾草松鸡,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长什么样。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Enterprice的地方,那里四季分明,水土丰沃,气候多样,地形复杂,是一个美丽的多元生物圈。

就在Enterprice的南方内陆,有一片干燥的草原,接壤Enterprice最大的沙漠。草原中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生命,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富有逻辑的草原霸主——瓦肯松鸡。

Spock就是一只成年的瓦肯松鸡,他拥有所有瓦肯松鸡...

【ST/Spirk】Wing 章一

之前的翅膀叽姆梗,不过有的设定难说了……起码正常意义上的翅膀是没了……

写在前面/食用警告:基本只看过AOS三部,大体采用JJ世界观(后面会放飞),过多的私设(岂止是过多),强行圆剧情。

那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在飞,模糊的视野里是极速逼近的幽深裂缝,还有清晰的下坠感。

——————————————————

当Jim重新找回对身体的控制时,他正以一个不甚美观的姿势趴在悬崖边上,灰头土脸,双手手掌遍布嵌着沙粒的擦伤,身体由内而外地传递着针扎般疼痛的讯号,这些还都不是最糟的,因为他的前方,十米开外站着一名机器人警察——追了他一路的那个,特别敬业。

噢,可以想象之后Frank的反应了,如果他会去...

1 / 8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