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快乐奶

冷圈的骄傲不能丢

【天飞】流火 Ⅲ (上)

只有我能看见你。

———————————————————

红色花纹的小蛇顺着薛天的脚踝爬上他的膝盖慢慢把自己冰凉的身躯盘起来,然后静止不动了。薛天坐在嶙峋的岩石上,伸着胳膊逗弄屈起的左腿上在低压下同样无精打采的蛇,不久前在山里嗷嗷喊人,现在喉咙还有点疼。

他突然抬头望天,感觉有几点凉凉的东西落在脸颊上,手掌上的布料也晕开了深色,那是细小的雨滴,酝酿了那么长时间的雨,在轰然的雷鸣过后,倾盆而下。

雨丝在重力加速度下极速接近,薛天有点犹豫地想着现在就是薛定谔的大雨,我要么被淋成落汤鸡,要么——

“我记得你家每天都看天气预报的。”

“那玩意不准你又不是不知道。”薛天看看视野里突然出现的深...

【天飞】流火 Ⅱ

    你要记住,人类的温暖是剧毒。

———————————————————

    暑假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当然作业也很重要,反正好写,一年级的鬼画符看量又不看质,虽然都已经一个星期没写作业了。还有那个观察日记,不过我是好孩子,现在还是应该乖乖去做作业了——如果可以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薛天可以用他的最新款游戏机担保他能用一星期就把一个暑假的作业都写完,就算多数都是在他看来格外无聊白痴不用动脑子的任务,一个单词一个汉字看一两遍就能记住的东西用得着这么满本子的抄吗?

  

【天飞】流火 Ⅰ(你们猜用的什么设定~)

    我允许你对人类心存善念并且帮助他们,但想要触碰那个界限的代价,你会消失。

———————————————————

    在这个既不陌生也不熟悉城市生活了两年,刚刚和周遭的邻居们熟识不久——那正好也是父母的公司走上正规的时候——大人整天忙于应酬,每天能和他说上话也只在早餐和睡前的时间,有时还不一定都能出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热情的暑假以及熊孩子解放作熊小学生攻占各大游戏之际,看起来只能把他送回乡下的爷爷奶奶家住上两个月了。(然而那时候绝大部分小学生并不会玩游戏吧……)

 ...

【ABO+哨向】【天飞】废墟红花 第十章

【食用说明】

⒈感觉两个人的相处被我写的哪里不太对……天天的总裁范好像被我吃了……

⒉最近看的小黄文的太多了。

⒊搞得我都不正常了…

⒋三次元单了辣么多年,看了辣么多虐狗的cp秀恩爱都没被虐过的我……

⒌这次竟然载在了一个改造人和秃子身上,被这对无意识恩爱狗男男虐哭了要。

⒍并且可能长期爬不起来——

⒎——都是他们的错!

⒏想想还是把题目改了吧,毕竟双队出场少,副cp。

●・○・●・○・●・○・●・○・●・○


罗飞醒的很早,早到醒来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不过反正这里不是自己的房子。他半睁着眼睛看漆了金边纹样的天花板,是什么花纹看不清,房间里的光线很...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十一)

薛天现在感觉有点懵,这个,这个这个谁能告诉他因为被按摩的太舒服导致血液灌注到海绵体内的静脉血管然后压力上升时,该怎么办……他仰躺在刚刚被自己称赞过的沙发上手脚僵硬不知所措地想到。


热心网友:切掉( *・ω・)✄╰ひ╯。

          回复(38) 👍(233)


10min later————


这次搬家是薛天参与过的最快的一次,除了衣柜和书桌之外,就只有三四个装着衣服和零碎物件的大收纳箱还有半道跑去家电商场取的台提前买好的冰箱,加起来还塞不满搬家公司...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十)

洗漱完,看看钟刚7点多,罗飞放下洗手台上的大宝SOD蜜,揉揉脸悄悄走出了洗手间,出卧室前看了一眼薛天,薛小狗仔还正睡得香甜,完全没有醒的意思。


罗飞哼了声,在薛天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然后脚步轻快地走去厨房准备早餐。今天是周五,薛天被准了一周的假,而他则是下周一才正式任职。


幸亏昨天还留了两个鸡蛋,罗飞庆幸地刷了一个包好的平底锅,把鸡蛋和火腿肠一起煎了,又热了两杯牛奶就端上了客厅的茶几,然后回去叫人起床。毕竟8点搬家公司的人就要来了。


“薛天起——你什么时候醒的?”罗飞打开门,起床还没喊完就发现十几分钟前还躺在床上呼噜噜的人现在已经坐了起来,正摆弄着手机,脸上的表情说不上...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九章_改!(下)

后半段的肉……

微博地址:http://m.weibo.cn/3486746793/4016506520111720?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9006_2001

16.09.06二次修改地址,不能看的话再告诉我啊(。・ω・。)ノ♡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九章_改!【上】

【食用说明】

我来不要脸的重发一遍,前半段微改,后半段重点改得多,说是多还是相比较而言的……反正就是改了嘛……(๑ºั╰╯ºั๑)

另,这是上半部分没有肉的,有肉的明天发。


●・○・●・○・●・○・●・○・●・○・●


两个人像早上那样面对面坐在一家小餐馆里,闻着四周弥漫的廉价阻断剂的味道谁也没说话,一人抱着一碗没有牛肉的牛肉面嗍的高兴……好吧只有薛天一个人高兴,这时候让他吃土他都是高兴的。


他左额上贴着个创口贴,右颧骨上有点青,罗飞除了毛有点炸之外倒是干干净净的,这只能说是某人作死和被作死的结果。


两小时前——


薛天掌着牛皮包裹的方向盘,觉...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九)

薛天微微偏头,从洗手池上被水雾覆满的镜子中能隐约看出个人形,裸露着上半身,模糊的象牙白色,然后还有结实柔韧的肌肉。这个在镜子里当然看不见,是他刚刚走近的时候注意到的。


毕竟男人之间又不看脸。


不得不说,罗飞的手法还挺专业的样子,力道适中,十根手指在头皮的每一寸耐心地揉动按摩,从耳根、颈部、前额向头顶慢慢梳拢,再集中搓揉头顶。薛天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感觉罗飞每一次的手指移动都像能带起一股细小的电流,从头顶传达到四肢百骸。


浴室里特意开的暖气、浴缸中源源不断升起的水汽,还有淡淡的草本清香,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催化剂或者安眠药。


“低头闭眼,我要给你冲泡沫了。”罗飞点点他的脖子,结...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八)

他们去的地方距离医院有五六站的路程,不太远,但是和达科就是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地铁都得一个小时才能到,路上薛天带着莫名地兴奋挨个发短信给五人组其他几个人表示自己今天要外宿了。


罗飞住的公寓楼只有十多层,开盘不到一年就被全数抢光。倒不是房价便宜,而是这里环境好,依山傍水的,离好几个大公司的总部都还很近。更重要的是这块地方是S市的养老胜地,免费公园、健身设施、医疗服务中心都是高规格高素质妥妥的。


“这么早就想着要养老啦?”


罗飞刷卡带薛天进了电梯,按下楼层按键才摇摇头“这房子不是我的。”


“哦。”薛天看他表情知趣地没再问。


公寓楼一层有5户,每层还都搞了绿化,挺有格...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七)

手术楼10层有一个突出半圆形的空地,主要是给病人以及家属们透气用的,薛天没有回家,而是跑到这里扒着窗台独自沉思。


薛天知道他们不会有事也不会怪他,顶多是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让他请吃顿饭损几句,可是还是止不住的愧疚和担心,就像块石头压在心上,沉甸甸的,更坑的是这石头还是块岩盐。


S市的春天来的很早,二月底气温就回升到了20°左右,和北边的大部分地区比起来要温暖的多,不过前两天才下过雨,今天刚刚放晴,气温并没有之前那么高,再加上有风,空气还是湿润的,现在身上只套了一件长袖衬衫的薛天趴在窗台被这么一吹还真有点冷。


校服外套被扔在了那个小巷,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麻烦,要补也不知道...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六)

曾日华叫的救护车来的挺快,医护人员到地方还有点懵,怎么就遍地躺了这么多人?但是本着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本职,他们还是准备再多叫几辆车把所有人送到医院。不过电线还没拨通就被自称未来化学老师的罗飞拦住了,他向医护人员说了什么,然后又拿出来一个墨绿色的小本子,那些医护人员就很配合的放下了无线电从车厢拿出两个担架准备抬韩晨和明天上去,然而明天表示自己就是有点头晕自己能走。


“你说了什么?”薛天帮着把韩晨抬到车上后转回来问他“不一起走吗?”


“让他们负责你们就行了,剩下的没必要,让他们躺着就行。”罗飞摆弄着围巾上的流苏“我又没受伤,况且还得在这看着他们等真正的警察来。”


薛天耸耸肩,心...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五)

薛天认真的神色触动了男人的某些记忆,他颇为怀念的摇摇头,然后拉了拉自己外形奇怪的手套走到和薛天并肩的地方抬手拍拍他的背“但是你们是达科的学生,那就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再让你受伤了,乖乖一边坐着去。”


薛天放远了视线,尽头落在四人身上,握紧了钢筋,眼泪突然就溢满了眼眶,他吸吸鼻子仰起头,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信任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拜托你了。”


男人似乎还是挂着笑的,隔着厚重的手套摸摸薛天硬茬茬的头发“交给我吧。”


钱哥手底下的混子们从男人来到开始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就没有再动过,他们心中悄然扎下名为恐惧的种子,可是男人从头到尾也只是揍了两个人。


现在他过来了,混子们齐齐犹豫了一下,...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四)

钱二狗自从变成一个混子后就没怕过什么,偷鸡摸狗,骚扰猥亵,打砸抢什么都干过,光是拘留所就进过不下于十次,还曾因为抢劫伤人被判过刑,直到被秦玮看中收为心腹才逐渐收敛了一些,但实质上是更加的嚣张跋扈。


特别是他在秦玮手下教训不听话的人或者是收保护费的时候,看着对方恐惧畏缩的样子,心中那种扭曲的快感就会升腾而出,但片刻就被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过去给抹消的干干净净,让他脊背发寒。


那个过去是一个人,某天的事情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但是那个人的声音他的样子一辈子也不会忘。


低沉的悦耳的,柔和的温暖的,这是薛天听到的声音,是幻觉吧,他只能看见迅速接近自己头部的棍子。


就是连累了他们几个...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三)

小巷的尽头,钱哥抄着手阴狠的笑,那笑容让明佳一莫名的眼熟,但没等他想起来,那张脸就被跑来的混混们挡住了。


薛天撇撇嘴,拎起墙角的一根钢筋劈手就向刚刚冲过来的一个光头脖子上招呼,他打的是穴位,没费什么力气就让那人扔了棍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牛逼啊你,怎么练的?”明天不愧于自诩的切菜天才之名,刀刀稳准狠,尽往那些神经从密集缺乏肌肉或脂肪组织保护的部位,比如手指上划,然后再补上一腿,这会已经放倒两个了。


“跟我爷爷学的,倒是你,别抖了好吗,一会拿掉了。”薛天一矮身避过挥来的砍刀,空着的手借助其冲势托住那人的上臂固定,伸腿就踹中了小腿迎面骨,只听轻微的“咔”声,那人就抱着小腿哀嚎着...

1 / 3

© 肥宅快乐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