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终极的逻辑——《星际迷航》TOS&AOS

废柴的燃烧厂:

渔间:



在补TOS的时候,也补了《星球大战》的第一部电影,感觉,没什么感觉。




我们现在看五、六十年前的电影,常常觉得震撼、感动、甚至共鸣,但也常常无动于衷。也许是某些当年的元素过了保质期,也许正相反,当年稀罕的东西,如今已经多得泛滥,除了先驱者的地位,已经没有多少优势。




但其实《星际迷航》也应该是这样的。没有人会忽视腐女的影响力,slash甚至已经不是小众。而平心而论,TOS几十集,真正经典的并没有很多。穿越梗已经让我们彻底审美疲劳了,变装的大部分剧集,全靠演员的外形支撑。更不用提一次又一次的真假Kirk的桥段,多到不可理喻的色诱术,万能的瓦肯挂,用多了就没有新鲜感了。永远死于嘴炮的AI,到后来已经无法让人感到舰长的强大,而只能感到剧组对AI的想象力非常局限。




确实,TOS的很多集都有深刻的寓意,他所要传递的万物平等和自由精神,也在其他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但事实上,真正贯彻星联精神的,很多时候并不是舰长,而是大副。但很不幸,通常最后大副都会听舰长的,或者为了救舰长,而放弃他的原则。比如在硅基生物那一集,站在那个生物的角度考虑问题,主张不要伤害的他的是Spock,而认为他有危险,一开始就打算下杀手的是Kirk。但是,当Kirk的生命受到威胁,“平等”这个词就不再留在Spock的脑海中,类似的情况出现过太多次。




如果说,在己方生命遇到威胁时,做出这样的选择实属无奈,无可厚非。那么,舰长多次打破星联的最高原则,并不是每次都真的必要。TOS始终热衷于打破一切形式的乌托邦。问题并不在于那些社会形态本身应不应该打破,而是身为外来者,舰长有什么资格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的世界呢?极端来说,不自由也是他们的自由,不选择就是一种选择。




有一集,两个敌对的星球用计算机对战了几百年,由电脑决定战亡者,每一次战斗之后,需要处决那些被选中的人。如有一方违背约定,另一方就有权扔真正的炸弹过去。我们不提这个战争方式有多荒谬,但直接捣毁系统,逼迫他们面对真正的战争,就是正确的吗?永远的虚假和平,与短暂的真正和平比起来,真的能够比较出优劣?




其实在Organia文明的那一集里直接讽刺了这种情况。舰长强行要为他们提供帮助,主动制造事端激化矛盾,最后发现Organia人的科技碾压星联和克林贡人,他们所谓的“帮助”,完全是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我很喜欢AOS里Pike对小舰长的批评:你只是想成为他们的上帝。这才是问题的根源。




这种地球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男性中心主义,乃至美国中心主义的思想,是TOS挥之不去的局限。甚至,当Spock死去时,Kirk对他的评价是:他在我的朋友中,是最人类的。




为什么半瓦肯半人类的Spock非得像人类呢?也许这是Kirk最大的希望。但我想,几十年来,人们不是因为他终究选择了人类的一半而喜欢他,而是因为他身上同时有逻辑和感性。这种矛盾和痛苦,存在于每一个追求逻辑的纯血人类身上。




也许,比起混血的Spock究竟有没有感情,我们应该先讨论纯血的瓦肯人有没有感情。答案显然是有的。在TOS,Sarek说他娶Amanda是符合逻辑的选择。这也是AOS里,Sarek给童年Spock的答案。但在Amanda死后,面对情绪失控的儿子,Sarek不得不担负起两边的职责。




为什么Sarek承认他爱Amanda,对Spock来说是救赎?那不仅仅让Spock勇于面对自己人类的一半,那也让他相信,即使他选择了完全瓦肯的方式,他依然可以有感情。正如Amanda曾经对他说的,无论他选择哪一边,他都被祝福着。他可以在人类的一边保持理智,他也可以用瓦肯的一边去爱。




Kirk也许是TOS的精神,但也许Spock才是TOS的灵魂。他是两个生命体自由选择的结晶,他最终没有让任何文明的特质抹杀另一边。如果说我们对未来有什么美好的期望,至少我个人,并不希望看到宇宙的其他地方,都变成地球这个样子,也不会希望,宇宙的任何地方,都和地球完全不一样。我会期待未来的宇宙有更多Spock这样的存在。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萌上任何一个非BL作品的腐向CP,都会有一种罪恶感。因为从那一刻起,我们对人物的理解一定开始偏差,我们对剧情的期待,也会变得片面。




但《星际迷航》是个例外。在观众试图拼凑蛛丝马迹之前,他就给出了足够多的细节。在TOS里,他们的默契不可思议,有多少次真假Kirk的桥段,而Spock永远都能分辨出真的那个。他们几乎形影不离,毫无必要地总是一起涉险。他们愿为对方付出一切,几乎每一个敌人都知道,他们是对方的软肋。




在TOS里,Spock拒绝了妹子的温情,因为他放不下在舰桥上的那个人。在AOS里,就算有Uhura,只有Kirk能让Spock抛下理智。




那句“如果宇宙中真有什么终极的逻辑,那就是我们终有一天会在舰桥上重逢”,成了对同人最好的祝福。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各种五花八门的架空世界观里,他们在最后,常常还是回到了舰桥上。无论他们是更脆弱还是更强大,是更亲密还是尚陌生。一个没有瓦肯设定的Spock是不完整的,而一个世界若有瓦肯,有宇宙,有飞船,那还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又一次踏上旅程?




我不太相信AOS的Kirk和Spock意图尽可能地还原原版的性格,因为他们实在太不同了。老舰长在很多时候很独断,他的自信建立在出色的履历和丰富的经验上,当然,他也善良和富有同情心。但我们确实看不到在整个TOS中,老舰长有什么成长。我们可以看到Spock一步步接受自己人类的一半,甚至看到Spock和Bones怎样慢慢理解对方,但Kirk和他们的关系几乎是一成不变的。




但小舰长不同。他自信是因为太年轻,他也在逐渐认识到,很多时候,他是无力的。所以我们能看到一条并不清晰的成长轨迹,他们两个人的。Spock能够释放而非暴走自己的情感,Kirk愿意听Spock的建议,变得能够接受与自己极端相反的人。




一起看AOS和TOS真是又幸福又伤感。AOS里年轻的他们正在渐入佳境,他们将会像TOS里面一样默契,成为彼此唯一的,无法取代的存在。任何二次创作都比不上T'hy'la一词的意义。就算Kirk是宇宙种马,就算Spock有心爱的女孩。那些人都不是他们灵魂彼端的,兄弟、朋友、爱人。那是我们能想到的,两个男人之间所有的亲密联系。




而在TOS里,他们已经失去。




有时候觉得,也许老大副是最痛苦也最幸福的人。他失去了老舰长,却又在失去自己的世界以后,与小舰长重逢。这一次,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另一个自己和小舰长一直幸福地在一起。




也许是凑巧,在我看的冰山一角的ST同人里,Spock和Kirk总是互相扶持,互相治愈,一起成长。他们总是带着正面的力量,并总能在最后,客服一切困难,用逻辑的方式满足感情的需求。每一次看到他们的幸福,都感到无比满足。


评论
热度(66)
  1. Anastasia` De Neva就是个酸奶 转载了此文字
  2. 就是个酸奶人型自走咸鱼炮 转载了此文字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