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Peter Parker's Home for the Wayward Villain 第27章

falsetto:

sorry占题头,只是觉得真有意思,当年盾冬盾铁党撕成一团把我撕得退圈跑到贱虫,现在阴阳师里又开始撕,哪都有那帮闲的蛋疼的人。而且越是没产出的人越是事儿多,有那功夫不好好产出,非把好好的圈子搞得乌烟瘴气还到处这挑个事,那挑个事,可把他们给得意坏了。


(不过怎么说呢,经历过漫威/欧美圈那些年撕成一片的日常的我无所畏惧,我也是看过战场风景的人)




第27章


 


作者的话:首先,有点小虐,在所有人开始满地打滚,满床打滚,满桌子打滚并且泣不成声“Bucky/Wade/Loki,etc,我的宝贝!!!!”哭的撕心裂肺之前,请放心:


 


a.很快就会过去的。B.握住我的手,不要怕。C.我会尽快更新的。


 


 


 


Peter记得一清二楚,之后的事情是如何乱成一锅粥,能四处喷溅地狱之火,炸的人脑浆四溅,还带有腐蚀性的粥。


 


Tony吐露猜测不过两秒,猎鹰从天花板上的大洞里俯冲而下,一群身着黑色防弹衣和头盔的士兵涌了进来把他们团团包围。Peter记得自己喊着让Wade和Erik逃命去,无暇顾忌Tony挣扎起身时狂怒的神情。Wade没听他的话,固执地守在原地,年轻人只能寄希望于Azazel能把他们全都瞬移出去。


 


没人动弹。一个都没有。


 


他们退守回Peter身边,背对他围成紧凑的小圈,静静地用怀疑地眼神盯着神盾局特工。愕然的年轻人这才明了,他的这些被世人认为恶棍的室友们,情愿冒着失去自由的风险保护他——一个无足轻重的傻小子,Peter感到一阵震颤,直击他的内心。


 


Sam首先打破沉默,他失色的指着Scott,双目圆睁,谴责道,“是你!就是你小子在几个月前弄废了我的翅膀,抢了神盾局。你个昆虫男,还是啥鬼东西的!我发誓——”


 


“是蚁人,耶稣在上。”Scott默默叹了口气,摇了摇戴着头盔的脑袋。


 


“离他远点。马上。”钢铁侠说,武器准备就绪,即将开火。“我的警告是最后一遍。”


 


这时有个人跑到Tony身后,Peter高度紧张的脑子里的一根弦绷的就断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身体在毒液能克制他前就先只自发行动起来,他蹿过震惊的Nicolai,朝着队长的盾牌射出一团蛛网。抡圆了就朝那个正要再次举起狙击枪神盾局探员砸了过去,。


 


盾牌没砸中那个拿枪的人。相反,它半路就偏移轨道,干脆利落地嗑在一个穿黑西装的探员脸上,那家伙鼻子都破了,墨镜飞出去掉在地上。那个人发出呜呜的声音,鼻血喷了一下巴,张牙舞爪地朝他们比划。


 


逮捕他们。”毒液再脑中替Peter翻译。


 


“啊哦。”Peter心虚地说,放下手臂,瞬间才后反劲地意识到,自己小小的心理崩溃刚刚让整个形势更加无法收拾。


 


—— —— —— —— —— —— —— ——


 


45分钟后


 


Peter坐在神盾局的装甲车后面,腿搭在边上晃来晃去,一条橘黄色的安慰毛毯披在肩上——


 


……手上还有一副结实的手铐。


 


他对面坐着一整个营救小队,Bruce Banner跟他待遇差不多(没戴手铐),乱糟糟的头发上沾上了尘土和碎屑,他只穿着一条扯烂了的牛仔裤。Bruce试探性朝他摆摆手。年轻人没有礼尚往来。


 


在他左边的黑寡妇,看守Peter的反派伙伴们被神盾局特工一个接一个押送进入不同的车辆中,Peter将自己伤痕累累的脸扭向她,愁眉不展抬起头,黑寡妇若无其事的扬了扬眉。三十分钟前他们把毒液从他身上剥了下来,缺了共生体在他脑后的窃窃私语,他诡异的觉得像没穿衣服。


 


“咋了?”Peter说,神情倔强,拼命忍住眼角的泪花。Natasha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态度软化了,她伸出手,温暖的手掌贴上Peter淤青的额头。


 


“你身子很烫*,”Natasha柔声说。Peter眨眨眼,吓了一跳。“你在发烧,”她解释道,接着小声叹了口气,拂开他头上的一丝木屑,坐在他身旁。(you’re hot 你很火辣)


 


“他们都是好人,我不能让神盾局把他们带走。这都是我的错。把我带走吧,放了他们。Natasha,求求你一定要相信我。”Peter低着嗓音翻来覆去念叨,他情急之下口不择言。Natasha没回答他,她搂过轻微脑震荡的少年。细长的手指一遍一遍梳理他脏兮兮的发丝,轻声在他耳边唱起一首俄语的摇篮曲。她的气息既像野玫瑰丛,又像火焰的余烬,他的恐慌之情本来哽在喉咙口,呼之欲出,现在渐渐安稳下来。Peter闭上疲惫的双眼,终于承认自己真的有可能休克了。


 


五分钟后,换上常服的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返回此处,边走向他们,边全神贯注地与一名黑西装的神盾局探员交谈。Peter看到黑墨镜后的熟悉的连,眼睛不由微微睁大。他不是在一个小时刚给他脸上开了个口子么?那留了可多血了。


 


“你的鼻子好了。怎么会?”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探员。那名探员咳嗽了一下,板着一张脸,在他们身前站定。让Peter失望的是,Natasha放开手,优雅站起身。


 


“不。帕克先生。你砸伤的那位是我的双胞胎兄弟。”探员冷冰冰地说。


 


“哦。”Peter尴尬地说,挤了挤眼睛,读着那人的胸牌。“对不起。”


 


史密斯探员(好吧这可不是开玩笑)喉咙里不屑地哼了一声,示意他起立。“请跟我来,帕克先生。我并不希望诉诸暴力,但你要是拒不合作,我也会出此下策。”


 


Peter心一下子就沉了。


 


“嘿,咱们刚才在那是怎么说的?”Tony的手不客气地撅住探员的胳膊。他养父简直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怒火,棕色的眼眸朝着眼前的男人眯紧。史密斯特工厌恶地撇过嘴角。


 


“是的,Stark先生。局长允许你带走帕克先生,交通工具也由你选。然而,作为神盾局的代表,我必须陪同你抵达复仇者大楼,直到追踪脚环在那里被激活。这是规矩,你要理解。”


 


Tony磨着后槽牙,抽筋般点点头。“随你,你个死气沉沉的机器人。那就走吧。”


 


“爸,我不能把他们留下——”Peter央求道。被捕的所有反派已全部收押完毕。Tony一个急转身,气的眼冒凶光,他一字一句地说。


 


“你没一起被关进那些装甲车里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我威胁斯塔克工业会从神盾局撤资。这就是唯一的理由。”


 


Peter以前从未见他气成这样过,自从十年前Tony收养他之后。他就一直是个风趣的老爸,妙语连珠,他的身边充满欢声笑语。Peter直到这时才意识到,他的养父也是个有脾气的成年人。


 


“Tony,够了。你吓到他了。”Steve把住Tony的肩膀,低声说。队长脸上严厉的神情显示他确实不赞成这些话。他的右边眉骨在战斗中被刮了一下,现在贴着个蝴蝶创可贴。还有点流血,伤口上的血珠反射着落日残阳的微光。Tony长吁口气,捏了捏鼻梁。Peter这才看到养父左手腕上厚厚的绷带。他重重吞咽一下,差点忍不住哭出来。Peter从没想伤害任何人,尤其是Tony。


 


Natasha倾下身子,轻轻亲了他太阳穴一记。“听话,Pete。”她冷酷地叮嘱,说完走向从一群探员中现身的Clint,Clint扔给Tony一块冷敷布,下巴朝Peter扬了扬,指着他的头。接着,他颇为失望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跟着Natasha和他在神盾局的长官走了。Peter喉头滚动一下,低垂着眼睛看向地面。


 


“Happy正在车里等着。我希望这事儿越快了结越好。”Tony表示,转身离开,嘀咕道光思考怎么摆平这烂摊子,就得喝光至少一打酒才行。


 


在他们经过的路上,正好有辆装甲车停在那里,Steve一下停住脚步,一名神盾局探员伸手关门时,他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痛苦。Peter瞧见冬兵就在里面,耷拉肩膀,低垂着头。手腕上的束缚装置非常巨大,光滑的厚重金属镣铐一直延伸到小臂。看到神盾局探员闩上门,队长不由地向前迈了一步,咬紧牙齿,两侧的双手都不自觉紧握成拳。


 


“走吧,Rogers。你什么也做不了,除非你也想被关起来。”Tony一把抓住Steve的上臂,严肃地告诫Steve,让他回过神来。Steve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吐气,有一瞬间,Peter甚至害怕美国队长会对他养父动手,然而Steve的表情变回一片清明,他短促地点了下头,红着眼眶继续往前走,步伐格外僵硬,而且显然在回避Peter的视线。


 


—— —— —— —— ——


 


头十分钟的车程里,谁都没说话,Steve双目失神地盯着自己摊开的手掌,神情压抑痛苦。Tony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而Peterr倚在养父的肩头,注视对面探员黑色镜片上自己扭曲变形的影像,疑惑事情究竟哪一步出了错,让他深陷泥潭,没了出路。


 


“多久了,Peter?这样子到底有多久了?”Steve突然发问,打破了豪华轿车里的死寂,也吓了Peter一跳。


 


少年扭动身体,想从Tony的胳膊中挤出来,他的养父只是翻了个白眼,一把拍开Peter不老实的双手。他揉了揉自己刺痛的手腕,闷闷地盯着Steve膝盖,眼神乱转。就是不落在Tony和Steve失望的脸上。Steve卡其布裤子的左腿内缝上有条线头松了。Peter沮丧地靠向养父的胸口,Tony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拿着冰袋(从轿车后备箱里翻出来的Happy的一条运动短裤包裹)贴上他的额头,那里肿起了好大一个包。


 


“多久了?”Steve又重复一遍,语气冷硬。


 


“我搬到农场的第二天,”Peter吞咽一下,如实道来。“事实上,Nic—Bucky是第一个来的”


 


Tony长出一口气,握紧Peter的肩膀,却继续保持沉默。Steve静默良久,才再次开口。


 


“所以,你从始至终都知道他的下落……在我跑遍全球搜寻他的去向,追逐一个虚妄的目标时,而——”Steve说不下去了,声音满是伤痛。“而你压根都没考虑向Sam或我透露一二,Peter?”


 


“我想过来着,可是他说他需要时间……”Peter喉头堵住了,他小声说着,双眼骤然抬起直视Steve受伤的表情。“他说他害怕会再次伤害你。”接着他垂下视线,看着Tony熨烫的板板正正的长裤,眨下眼中泛起的水雾。“我们本来今天就要告诉你的,队长。”


 


Steve挫败地长叹,脸埋进手心。


 


“我很抱歉,Steve。”Peter脸颊贴上Tony的衬衫翻领,喃喃地不停道歉,“我没想伤害任何人。我只是……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朋友。”


 


“儿子,他们不是你的朋友。”Tony淡淡地说,语气非常坚定,下颌搁上少年乱糟糟的头顶。Peter闭上双眼,希望自己知道该如何补救这一切。


 


—— —— —— —— —— —— ——


 


peter手脚摊开,躺在床上,双腿从床沿垂下,那破玩意儿沉甸甸拷在他左脚踝上,它的重量提醒着他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帕克先生直到与神盾局代表陪审团会面那天为止,将暂时出于软禁之中。”他们抵达Peter的卧室,解下他的手铐,探员知会铁青着脸的Tony Stark。“若帕克先生踏足任何禁区,或者意图破坏追踪设备,他有十秒钟的时间改正错误,否则这个设备将注射微量神经毒素使其失去行动能力,并通知神盾局。我们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不是么?”


 


不,他们当然不想,除非Tony的律师打算拿出一份令人信服的神经失常脱罪声明,包括洗脑和威逼胁迫,没戏。他们不会希望那个刚被从疯狂反派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孩子,转头就又投入了他们邪恶的怀抱之中。就连最精明的律师也无法在这种事之后再颠倒黑白,编造出一个感人肺腑痛彻心魄的悲惨故事来。


 


Peter叹了口气,抹了把自己伤痕斑驳的脸,缓缓站到地上。史密斯探员离开后,队长和Tony陷入了一场短暂的比比谁声音大的咆哮竞赛,在此之后,发生他屋外的一切似乎已尘埃落定。


 


“Friday,Tony在哪?”他抬头,哑着嗓子地询问天花板,一路蹒跚摸索着走向门口,连件干净的T恤都没换。他还在发烧,尽管Tony已经给他灌了一大堆药,用了很多冰毛巾,甚至到目前为止,每隔十分钟就过来检查一次,以防他睡着了。


 


“老板目前正在这层楼的厨房区域,Peter。”女性人工智能立刻答复,她的声音没有丝毫贾维斯惯常的诙谐。


 


“嗯额,谢谢。”他含糊道,硬拖着自己走到玄关。摇摇晃晃没走两步,就被自己的袜子绊倒,再次扑倒在地板上,视线之内全是地毯花纹,还有个硬硬的东西正硌在他的左边大腿。他艰难地翻过身,把这烦人玩意儿从口袋里掏出来,举到光线下,以便自己处于高热的迷蒙视线能够聚焦。


 


是一个蓝色的驱动器,近乎被血浸透,Peter90%确定不是他的血。


 


随便怎样,很可能已经不能用了,他脑袋里的Loki又开始耳熟的嘲讽起来,peter被在他胸口骤然爆发的炙热灼痛感搞得狼狈不堪。他咬了咬牙,随手抓来一个乱放在过道里的Starkpad。他把血糊糊的驱动插入USB接口,等待着,心里半是期望,半是恐惧,砰砰直跳。


 


本应亮起的蓝光没有反应。


 


Peter慢慢在地板上蜷缩起来,紧紧闭起眼睛,还插着U盘的愚蠢的Starkpad抱在怀中,竭力捂住自己压抑的抽泣声。


 


“你没明白,Bruce。”Tony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沉寂。Peter听见轻缓的脚步声,接着有两人在客厅里黑色皮质长椅上落座,皮革发出了吱哑声。


 


“我不明白什么,Tony?”Bruce耐心地问。


 


Peter依然紧闭双眼,Tony心累的吐出口气说,“他是个人,活生生的人。Peter不是什么我创造的人工智能,没有什么我写写代码就能修复的系统错误。对于结果,我无法做出预测,这很让人惊叹,然而也实打实的要吓尿我了——”


 


听到他出乎意料的发言,Peter挣扎着直起身子,往前爬了几步,让自己能从两把椅子之间的空隙瞥见他们俩。


 


Tony拍了下疲惫的脸颊,长吁短叹,身体一下瘫倒,脑袋栽歪着靠在Bruce肩头,急促又落寞地吐露心声。“我不想成为我自己老爸那种人,祸害这孩子,最终让他变得跟我一样,Bruce,因为当我长大成人后,我真恨我爸啊。我不希望Peter恨我。因此我才让Peter随心所欲,放任他辍学,搬出去住,因为我简直就是霍华德的完美复制品,有着他讨人厌的性格和各种各样的毛病,就连队长都同意这点。我不希望对Peter造成不好的影响,让他变得——”


 


“Tony,你跟你父亲一点都不像。”Bruce温柔地打断他的话,捏了捏Tony的手臂。“你已经当了Peter近十年的监护人,我有时候都觉得他对你的崇拜和爱戴都有点不利于身心健康了,然而这整件事,你一点错都没有。”


 


“那到底哪里出了差错?”Tony反问,整个身子都倚在他朋友身上。“Bruce,我走错了哪一步?他怎么能落得跟一屋子反派为伍的下场?我对他疏于照料了么?或许这个我超级英雄的职业才是问题所在?”


 


“我不知道,Tony。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觉得Peter是个好孩子,若是你愿意和他一起共渡难关,我相信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陪着你。”Bruce和缓地说,容忍Tony枕着他的大腿。“别像你父亲对待你那样,一遇到事情就远远躲开,别放弃他。”


 


“我不会。”Tony阖上眼睛,保证道。“我爱这孩子。”


 


“你是个好父亲,Tony。Peter有时会忘了你为他牺牲了多少。”Bruce默默地说。


 


Peter一点一点爬回他在走廊上的藏身处,心脏剧烈跳动,耳中嗡嗡直响。他把发烫的脸庞埋进膝盖中,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


 


“我很抱歉,爸爸。”他低声念叨,声音埋进破烂的牛仔裤中。在他没注意到的地方,闪存微弱的蓝光开始缓缓地、一闪一闪地亮了起来。


 


—— —— —— —— —— —— ——


 


作者的话:我真嗨皮Mad Max:Fury Road包揽奥斯卡六项大奖。它也是我2015年最喜欢的电影。然后我就搞了个AU脑洞,皮尔斯和九头蛇就像里面的乔不死,冬兵是狂怒姬Furiosa(我一看到她那条屌炸了的铁胳膊我就想到Bucky了),Tony是里面的技师Peter是warboy。死侍是个疯疯癫癫的沙漠隐士,所有人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Steve是Max,一个孤独的旅人。想像一下,Wade偷偷摸摸跟踪他,突然从石头后面蹦出来,就是为了吓他一跳。就算Wade老想吃了他的左边耳朵,Steve还是跟他成了朋友。接着他俩都被皮尔斯的爱将(Bucky)捉住了。Steve最终策反了所有人,他们最后皆大欢喜的拿下了堡垒。啊哈哈哈。


 


—— —— —— —— —— —— ——


 


俺的话:嗯,孩子逃家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以及,完了,Max果然(还是)和Furiosa搞在一起了。Mad Max很棒,强推!然而AU的话,里面的力量对比太悬殊了,乔不死一家独大啊。而且那帮跟着furiosa跑的美人难道要Loki他们友情出演么(Loki:老子能生小马驹就问你屌不屌)



评论
热度(96)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