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一篇有病的无差ABO《这不是正联-续》

久不愈: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点开后被雷概不负责。


没有肉的ABO就是耍流氓的话,我已经是个流氓头子了。


我觉得分开上下似乎看起来很诡异,决定放一起。


更新在下面,这次真的完了……经历一次文档丢失,我也仿佛肾脏被掏空……




01


我叫克拉克是一个Omega,成功装B多年,没有暴露。


别问我发情期怎么解决,天呐噜!我虽然是个Omega但我是个氪星人啊,和地球人目前有着我虽然可以解决但是目前还没解决的生殖隔离(主要是没空)。况且我们氪星人以前就不兴自己生育这套,别跟我说母性这套,我虽然是个Omega,但也是个有JB的男人好吗?


所以,我是没有发情期的。就算有,我也没有发情过。性生活我能勃起全是我自己的努力,跟信息素毛关系都没有。


02


七岁的时候我就深深迷恋我们镇最漂亮的Omega拉娜,保持B的假象仍然能成功上垒不知道气死了多少Alpha,呃……怎么了?谁告诉你们O之间就没有性生活的?天呐噜你们能接受我是一个拥有诸多超能力的外星人都不能接受我是一个有性生活的同O恋吗?这个世界怎么了?


但这其实不重要…莱克斯因为是个Alpha还挖了我的墙角…不,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地球的Omega对我有着很大吸引力的同时,Alpha真的很讨厌,这跟我被Alpha们挖了几次墙角的经历毫无关系。


03


生活中也有人取笑我作为Beta寡淡无味,我对此通常不屑一顾,在佐德事件中我发现本来想要杀死我的对象在闻过我的气味后都狗一样的冲过来想来QJ我,但这没有用。这帮Alpha们在决斗过后我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胜者按在地上打的他叫爸爸。地球人根本闻不到我的信息素,而我说了我不喜欢Alpha。


有种来咬我啊?


04


我叫布鲁斯众所周知是一个Alpha,但我并没有因为我是Alpha而感到快乐,因为每天我都要往我身上喷五公斤的信息素以确保我Alpha权威不受冒犯,呃…似乎发展有些不对…还是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布鲁斯,是一个Omega。


我并没有因为我Omega的身份而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装A的很成功。不要问我发情期怎么解决,我是一个聪明的有钱人,抑制剂这种设定我能不知道吗?就算不知道我能不去自己研发吗?再不济我也能去变个性。但我不怎么喜欢Alpha,还没我自己喷的信息素好闻,同样我也不喜欢Omega还没我自己好闻


05


有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问题,我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06


我是克拉克,喜欢办公室恋情。再一次的被Alpha挖了墙角后,我从没这么苦大仇深自己穷的买不起信息素给装A过。


为了走出失恋的痛苦我选择听从同事蝙蝠侠的建议换一个地方来发展新恋情,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看了看坐在我对面和我一起值班的蝙蝠侠。唔……B是Alpha我也喜欢,我说了我喜欢办公室恋情,而且我们分手的话,分手费也够我买一辈子Alpha信息素了……


07


和布鲁斯开始后,我们进展的很快,快到什么程度呢…就算我的信息素地球人闻不到我们也可能随时随地的交配这一步了。从这点思考其实挺好的,这显得我们很文明,和那些Omega一发情十里八乡的Alpha都冲过来想当QJ犯这点完全不一样。相信我,就算是超人也不愿意总是解决这种问题。


我们相当有情调的约会拥抱调情接吻,最后我和布鲁斯躺在床上,我准备闭上双眼等待那一刻的降临,然后我看到了布鲁斯同样的动作,当然……他也注意到我了,然后我们相视一笑握了握手躺下睡了。


08


我叫克拉克,现在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同O恋。


09


经过种种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分后,我和布鲁斯相处的十分和谐。我随后沉重的发现,性别歧视并没有因为我们是一对同O恋而得到解决,我们仍然会因为一些问题有所争吵


“你知道就算我是个Omega我也有能力打的Alpha跪下来叫爸爸吧?不管对方有没有超能力。”布鲁斯沉静地看着我。


“我跟那些妖艳贱货Alpha根本不一样,你不用打我都可以让我叫爸爸。”我激烈地表达了我吃醋的占有欲,布鲁斯很吃惊,罗宾的氪石枪也放下了


10


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只要有人肯稍微退让一些。


11


我至今还是有很好奇的问题,比如罗宾到底是怎么出生的,但直接问布鲁斯孩子是不是他生的这实在太尴尬了,我选择了相对委婉的问法。


“布鲁斯,达米安的母亲是你吗?”


“从生理角度上来说确实是我。”


我十分震惊,但也很高兴,毕竟我身上肩负着繁衍氪星种族的重任。现在看来布鲁斯比起我更适合做一个好母亲。


布鲁斯马上就看穿了我,随即用Look at this silly face的表情继续说着“别告诉我因为你是自然生产,我就会沿用这个陋习来制造一个孩子。我知道你有这种技术,而我也有。”


“不,我只是希望孩子生下来后叫我爸爸。”我机智地回答道。


12


我的确是想要个孩子了,而不用自己生真是太好了。


不过按布鲁斯的理论来说,孩子从生理角度来说,我就是他的母亲。


不管他是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


13


高兴的太早总是会出事的,我在准备向世界宣布我的伴侣的前一天我就被绑架了,老对头莱克斯下的手。


我本以为这又是他的一次统治世界的反派计划,但我很快就发现这对我来说比他想统治世界可怕多了。


“我很早以前就有一个设想,你并不是一个Beta。”


听到这里我心一沉,在氪石的影响下我不再是钢铁之躯,我也会担心被标记的问题。虽然地球人的信息素是否会在标记我后对我造成影响还不可知,但莱克斯的信息素我并不喜欢,他居然是黑椒牛排味儿的!


“氪星人的信息素地球人无法感知一直是我在思考的问题,现在我已经可以证明你并不是一个Beta了。”


“别开玩笑了,我不会……”被你标记的,我即将大喊出来的同时听到莱克斯用确之凿凿地语气说“你是一个Alpha。”


14


“?”


15


“我想要你标记我。”


我快忍不住放声大笑了,但此刻我已经有了布鲁斯,我刻薄地拒绝了他“我不喜欢黑椒牛排。”


“那是人工合成的信息素,并不是我本身的味道。”


我猜这世界上并不止布鲁斯买得起Alpha信息素,而同时绝对不会承认我在闻到苹果派的味道后剧烈的动摇了的事情。


16


我还是严肃的拒绝了莱克斯,表达了我不会标记他的,很快我的伙伴们就赶到将我救了出来,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为什么是黑椒牛排?”


“……当时选的时候有点饿。”


在场人都对此不屑一顾觉得他撒谎,只有我在苹果派味道的影响下强烈地产生饥渴地各种联想。


17


在很小的时候,我有过联想,如果我是个Alpha一定要标记点什么的话,我想标记一个苹果派。


18


插一个以前的事儿,我比较好奇,比起我是对地球人的信息素无动于衷。那些对自己喷洒异性信息素的A和O难道不会受影响发情吗?


我也这样问过布鲁斯,布鲁斯耸了耸肩表示他已经被标记了,我一瞬间无法按捺因为我可能随时被绿的愤怒,万幸我忍住了,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谁然后劝告他将腺体割掉就可以了,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


“对象是谁?”我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我自己。”布鲁斯得意地冲我昂了昂下巴,我马上就明白了他身上那些Alpha信息素同时有着他自己作为Omega的味道的原因,他用自己的信息素合成了Alpha信息素然后标记了自己。


最终在我良久的沉默中布鲁斯不耐烦的讲道“你能接受你是一个外星同O恋,不能接受我自慰的现实?”


能的,什么都能。我麻木地点着头。


19


鉴于莱克斯行为并不严重,我们只打算带他在瞭望塔简单的审问一番。借此我问出了当年我们闹的不可开交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作为一个Omega,为什么要去撩我的妹!


我也确实这么问了,莱克斯奇怪的问我“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被甩只是因为你不是Alpha吧?”


“难道不是吗?”我怒不可遏。


他近乎怜悯地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我更生气了。


20


“行行好,谁来打打他。”我克制地讲道。


巴里闪电一样冲过来对着莱克斯的光头来了一下,清脆的声音让我惊呆了,他很快意识到我并不是真的想让人打莱克斯,然后他愧疚地在莱克斯的光头上摸了摸。


真是够了,我都没摸过。


21


他在我把热视力打开前收回了手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我沉默地扫视了一圈我的同事们,在发现很多人都看着莱克斯的光头露出了或多或少的失望表情归位。


然后我抓住了戴安娜往莱克斯脑袋上伸的手,用眼神表达了“?”


“真可怜,都打红了。”公主解释着。


“是吗?我摸摸看好了。”我愧疚地向莱克斯伸出了手。


22


“行行好,谁能把我送回去。”莱克斯麻木地讲道。


23


布鲁斯把莱克斯强制遣返后表示我们需要谈谈,我还在生气就想之后再说,挥手用力过大打断了他手上的一个腕带,然后一股信息素喷涌而出……


这得是2公斤的喷洒量吧???


正联迅速一片鬼哭狼嚎,通常我们出任务都会佩戴信息素过滤装置以确保荷尔蒙不会影响我们的行为,但瞭望塔的时候大家都很放松……


24


站得最近的巴里首当其中的躺下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哈尔从远处扑上来想要制止但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猜,联盟里并不止我一个同O恋。”


“是的,还有我。”


我都要气的讲不出话了,再次打开布鲁斯伸过来安慰我的手,另一股信息素喷涌而出……


“你带了4公斤的信息素???”


“5公斤。”布鲁斯凉凉地纠正道。


25


这应该是联盟自建立而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还有理智的beta根本按不住自己的恋人,他们除了打起来似乎做不了什么了,而我护着身后的布鲁斯去找抑制剂和五六个Omega对打而感到心力交瘁,更令我心累的还是布鲁斯走进电梯里最后的一个表情了。


我猜……不,我不猜。这帮人给我搞事儿的本性就是这样,不论他们是什么性别。


戴安娜本来一直愣在原地,看起来像是个还有理智的Omega,在接收到我的求救讯号后她回过神来马上用真言套索把我轮在地上。


26


布鲁斯回来的很及时,在大量抑制剂的喷洒下,大家很快都恢复了正常,但我也发现,联盟中很多人的性别都有所隐瞒,哈尔和巴里我本以为他们是一对同A恋的。


我强制大家必须立刻重新提交关于自己的性别报告,真实的性别


27


看着手里的报告我的手有点抖,万万没想到,除了戴安娜我竟然不知道任何一个人的性别。而报告即将翻到最后。我发现正义联盟目前居然没有一个Alpha,这令我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有些后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不受信息素影响,超能失控会引导自我毁灭是前车之鉴。


“难道我们联盟里就没一个正经Alpha能控制现场吗?”我质问。


“如果只是需要一个Alpha的话,我是。”戴安娜举起了手。


“………不是那种需要控制现场的时候把控制现场的人轮在地上添乱的Alpha。”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布鲁斯心情同样沉重。


“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成为你们所有人孩子的爸爸?”公主天真的猜测着。


28


“散会。”我绝望地说。


我发现有人从蠢蠢欲动的表情变的失望,但这一点我希望我没发现。


29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都很低落,直到布鲁斯跟我说不是还有海王的性别还没问吗?


不愧是我选择的恋人,完全清楚如何让我好起来。


虽然海王没说过,但我猜应该是个Alpha。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要一个Alpha,真是想不到我居然也会有这天。


30


“哦,我的性别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大概跟你们有点不一样。”


“相信我,我已经经历了很多了。”我诚恳而迫切地像在海王这里寻求我想知道的答案。


“大概根据需求有所改变的,我们海里有种鱼在缺乏Alpha的时期会变成Omega,在缺乏Omega的时期会变成Alpha。我大概也是这样,虽然没有需求的期间会变成Beta,现在的话,我是个Alpha。”


布鲁斯拼命按住了我继续冲着屏幕挥拳头的胳膊大喊着“冷静点,你已经经历很多了,至少你猜对了他是个Alpha,至少现在是的。”


“不!你根本不明白。他一个人就能肩负起整个亚特兰蒂斯繁衍的重任!”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更新线 ——————————————————————


 


 


01


我叫戴安娜,是一名……算了,重点是未婚,年龄适婚,肩负着繁衍领导天堂岛亚马逊一族的重任。


02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见过一个Omega,天堂岛的性别如此失衡,如果不是我们容颜永驻长生不老,恐怕早就灭绝了。所以我从小就有的愿望之一就是。我想娶一个Omega,然后让他给我生一个胖娃娃,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03                   


很明显,全员Alpha的现状令我的愿望无法实现,而我的初恋此刻也降临了。与史蒂夫的恋爱要怎么说好呢……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变成了一个同A恋,但他……喜欢Omega。


而在史蒂夫的描述下,这个世界居然有传说中的未婚Omega。我们天堂岛肯定有问题,ABO比例惊人的1:0:0,我渴望见到外面的世界。


04


我跟随史蒂夫来到了人类的世界,但我很快发现……未婚Omega是有的,但却和我无缘了。


我喜欢史蒂夫。


05


而至今都有个问题存在,那就是我喜欢的史蒂夫是个Alpha,他并不是一个同A恋。为了夺取他的芳心,我试图去假装自己是一个Omega,一旦史蒂夫起疑心就用‘我是一个亚马逊人’来解决,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在史蒂夫开始经常抚摸着我平坦的小腹露出忧郁表情的时候,这令我心碎。


哦,亲爱的。我不能给你生孩子。这回答肯定会让他心碎,我思考许久,决定伪造医疗记录。


史蒂夫看着习惯性流产的诊断后,更加心碎了。


06


这就是我认识超人之前的故事了,认识超人的时机也很微妙,同毁灭日的斗争其实我也不想参与,但他身上突然爆发出的一股信息素让我注意到了那个战场,在人类世界厮混多年,这是唯一瞬间引起我注意的味道。史蒂夫死后原本人类世界的Omega信息素味道似乎已经对我无法造成吸引。


而这一刻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懵懂许下我想娶一个Omega,然后让他给我生一个胖娃娃,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愿望的时候,我谜一般的焕发了第二春?


但我刚认识他,他就死了。


07


结果我还没来得及结束第二春狗带的悲伤,他就又活过来了,还成了正义联盟的主席。这剧情发展太快我始料未及,虽然他一直有着女朋友,但根据联盟里各种赌他什么时候被甩的现状来看,我对超人势在必得。


顺便我赌他半年内被甩赢了联盟下注的所有人,除了一个匿名的家伙。


08


超人果然被甩了,我高兴的请了几个人一起去吃东西,然后我们顺势就讨论到平日见到的各种隐秘的奸情。


“绿灯和闪电!”黑金丝雀拍着桌子抱怨起来,看来已经是喝高了。


“官方认证?”我想了想哈尔和巴里俩人的互动配合给出了个评价,但不打算接着下面的讨论。


“阿波罗和午夜!”


“伉俪情深。”


“芭芭拉和猫女”


“又甜又虐。”


“蝙蝠侠和超人。”


“是……真的…”


09


我沉静地看着喝高的几个人,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一方面是那个匿名打赌者,一方面对于世界最佳搭档的忧虑。


10


大家一直认为超人其实是个Beta,因为超人是个没有信息素味道的氪星人,相对于超人本身的魅力来说,大部分人更倾向于信息素的吸引。这点也是让我对超人放心慢慢追求的原因,但很快……这点小小的优势也消失了。


我同样也以为超人对人类的信息素也是无动于衷,直到我看到他抱着莱克斯卢瑟在地上滚来滚去,摸摸亲亲搂搂抱抱舔舔咬咬,就是没法标记对方。


我第一个冲进去的时候惊呆了,我第一次见到同性因为信息素而滚在一起,虽然莱克斯一脸心如死灰令我感到心情愉快,我飞速的击碎了氪石并将他们两个人分开。


11


超人恢复理智后害羞的样子非常可爱,看到蝙蝠侠过来后窘迫地恨不得钻进地里的样子更可爱了。让他给我生一个胖娃娃,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愿望再次蠢蠢欲动起来,我能从他毫无掩饰的信息素散发中明白他是一个待标记的Omega。


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出手了。


12


然后我还没来得及告白,结果他宣布跟蝙蝠侠在一起了。与此同时,我发现联盟里‘是真的’的CP……远超我的想象。


13


我并不愿意死心,尤其是八卦出他们没有性生活的时候,这件事还是从罗宾那里打听来的。


诱拐罗宾相当的简单,只需要表示一下如果蝙蝠侠有一只氪星崽作为后代,那么能力更大的下一代更容易去接任罗宾的位置。他马上宣誓要成为我最铁的闺蜜。


结果连渴望下一代的小韦恩的阿尔弗雷德都参与八卦其中,在试探无数个夜晚后发现,他们真的只是躺在一起睡觉。


所有人都很失望,只有我蠢蠢欲动。


14


为表感谢我请罗宾吃派,然后顺便祝福一下罗宾尽快脱团。


“没人会在吃完一个派后还想做爱。”他学着蝙蝠侠的口吻尽量冷冰冰地讲道。


“这可说不准,用苹果派就能引诱超人去跟你做爱。”路过的火星猎人不经意地说道。


“你知道这话会得罪布鲁斯吧?”


“……”


蠢蠢欲动,蠢蠢欲动。


15


布鲁斯似乎对现状开始不满,原因是我发现他的个人休息室突然安上了红太阳灯光,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找机会悄悄的进去换成了普通红色灯光。


监控了几天后,我看到蝙蝠侠捂着嘴从休息室里走出,后面跟着很关心问东问西的超人,他手里拿着半个苹果派后颈上还带着血丝这更是证实了我的猜测。


16


结果没两天,海王来到了瞭望塔。在接下来的任务分组中我被分到了和海王一组开始长期出任务,我马上就明白之前的小动作被发现了。


明显的公报私仇行为我激烈的不满了“我之前的分组怎么了?”


但在超人充满了感情的演说下,我屈服了。


最后我注意到了蝙蝠侠的眼神,这是挑衅。


17


和海王在一起意外的不错,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因为他不是Omega我甚至不需要掩饰我信息素的外放。


18


海王这人真的不错,也很美味。


19


执行完这个长期任务,我甚至有些恋恋不舍。


只有超人非常不满,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失态的大喊“戴安娜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并不能理解他的歇斯底里,我只是无需压抑的发情期里和海王来了几发,大家都是Alpha有什么问题?


然后我听到蝙蝠侠用冰冷的声音补充“海王怀孕现在回亚特兰蒂斯养胎去了。”


我无法描述我此刻的震惊“他不是Alpha吗?”


“曾经是的……”超人绝望地看着我说道。


20


……哦,好吧。在理解了海王奇妙的生理构造后我有些理解了。


到这里我只能黯然退出这场超人争夺战了,希望布鲁斯和莱克斯能玩的开心。


21


在海王坐完月子后我抱着孩子去了一趟瞭望塔,宝宝成功引起了很多还没孩子的情侣注意,其中超人尤其,他恨不得粘在孩子身上的行径让布鲁斯多次黑脸,不过看起来根本拦不住。


这个孤单的氪星人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母性充沛到我这个孩子的亲爸都自愧不如,然后我说出了之后我后悔一生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呢?”


“…对,我可以自己生一个。”


在我一头雾水中,超人仿佛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然后一脸愉悦的飞走了。


但留下了脸色阴沉的布鲁斯。


22


我想了想,抱着孩子回亚特兰蒂斯避难去了。


23


这份安逸并没有维持很久,亚瑟在知道孩子无需怀孕可以取出培养的时候,怀胎十月的暴躁一口气爆发实在可怕,我宁可再去打一次毁灭日也不愿意面对一个产后暴躁的孕夫。


24


我又回到了瞭望塔。


瞭望塔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战战兢兢,超人踏着疲惫的步伐从我眼前路过,从未见过的黑眼圈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仿佛肾脏被掏空……??布鲁斯作为人类居然这么强???


……我吃惊地打了个招呼,超人勉强的冲我笑了一下,然后走开,我转身看他。他走着走着还踉跄了一下,扶住了墙壁站了几秒才继续前进。


25


我火速找人打听了近期情况,每个人都害怕的跑开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的样子,除了闪电用充满惊恐的表情说有些闹鬼,他经常值班到半夜会听到哭声。


最后还是火星猎人来跟我说了实情,用的心灵通讯。


超人明显是进入了想要孩子的狂热期,但超人不想大面积制造自己的克隆体的话只能去寻求另一个人的基因,但……他的堂姐以自己是Omega为理由拒绝提供基因,不过我们都知道这是客套话,他堂姐根本不是Omega。


什么?他居然没有第一个找布鲁斯?


火星猎人沉痛的点头,看来这就是这段时间所有人如履薄冰的真正原因。


那另外一半基因的提供者还是布鲁斯对吗?


对。


超人知道布鲁斯因此很生气吗?


看样子………………不知道。


26


此刻我不知道心疼布鲁斯好还是心疼超人的好,我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超人这一副被榨干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这半年他流产六次啦,平均每个月一次。


这都能算习惯性流产了吧。


……哈哈哈


布鲁斯还拒绝提供任何帮助对吧。


对。


27


我倒吸一口冷气,看样子这打击确实很大。氪星人和人类的生殖隔离也确实很强。这都半年了。我愧疚地想着不该让超人起了要孩子的心,不然对他的打击也不会这么大。


火星猎人也叹了口气“想点办法,超人从每个月哭一次现在已经是每两天哭一宿了。”


暴露在氪石下进行高强度的实验即便是超人也开始吃不消了,更别提看到器皿中培育中的胚胎死亡的悲伤了。


我当即决定立刻返回亚特兰蒂斯去带孩子,但之前去看看Kara。说不定这另外一个被遗落的氪星之子会有些办法。


28


“你知道怎么解决氪星人和人类之间的生殖隔离吗?”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什么???”Kara听到我说的话后语无伦次甚至爆发了一阵尖叫,随后用超级速度绕着桌子转了几百圈才平静下来。然后语速飞快又小声的说“你们不能让卡尔打破我们氪星人和人类的生殖隔离,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出事儿的会是卡尔。”


“为什么?”我问道。


“卡尔作为近代唯一自然分娩并肩负了繁衍氪星种族重任的人,他的信息素非常特殊。你知道的吧?有些Alpha只会被特殊的Omega信息素味道所吸引,并不会受到所有发情Omega信息素影响?”


我点了点头,我自己就是,除了超人我还没注意到哪个人的信息素会让我念念不忘到这个地步。


“卡尔的情况是……能闻到他的信息素的人必定会被他所吸引。他的信息素已经完全不像是荷尔蒙之间的吸引了,更类似于一种强大的催眠。卡尔信息素能被嗅到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Alpha都会被他吸引做出抛弃妻子的举动只为了标记他。”


“你们把他送来的总有些预防手段吧?”我并不怀疑Kara所说的问题,但我更倾向于去解决这个问题。


“……是,他们派我来迎娶他。”
“……你会去标记他吗?”


“天呐!当然不会?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包办婚姻这事儿?”


“你跟超人这不就是包办婚姻吗?”


“对,但我不服。”


“……………”


29


“有什么解决方案吗?除了伤他的心,让他忘记想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他只是想要孩子吗?”


“啥?”


“我以为你们联盟谁想要标记他呢。”


我心中嘶吼着‘我想标记他啊,是我啊,就是我啊。’平静地说“他想要个跟爱ren……蝙蝠侠的孩子。”


“利用红太阳光让氪星细胞不再那么具有侵蚀性后就照着人类的试管婴儿来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30


我纠结地还得回一趟瞭望塔,但我如联盟众人一般,此刻根本不愿意去面对布鲁斯。超人主动找到了我,我耐心的等待超人一脸欲言又止的纠结完。


“戴安娜,我查了一下,联盟中只有你有习惯性流产但孩子仍然健康出生了……”超人吞吞吐吐地讲道,眼光躲躲闪闪根本不敢看我。


“……你知道生孩子的并不是我吧?”我试图挽回一些超人的仅剩不多的智商。


超人眼睛一亮露出上次决定生孩子的表情,一脸愉悦的飞走了。


……我好像有什么事儿忘记说了,算了。


31


我选择现在立刻马上回亚特兰蒂斯,毕竟我还欠亚瑟一个婚礼呢。


是的,我终于想起来了。


32


回到亚特兰蒂斯后我充满了安全感,现在我也算是个娶一个Omega,然后和他生一个胖娃娃,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的人生赢家了,只有瞭望塔的大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没多久,火星猎人拜托我无论如何制造点麻烦他想过来躲一阵子。


以防引火烧身我需要他说清楚瞭望塔的情况,他踌躇了好一阵子才说。


主席和顾问终于和好了,但是他们又发现莱克斯给超人生了个孩子…


然后?????


三千多个胚胎流产了……


33


我迅速切断了联系,抱起了摇篮里的宝宝揽过亚瑟给了一个深吻“是时候度蜜月去了。”




番外
01
“我想讲个鬼故事……”
“……什么?”
“有个人的名字……是英文的。”

02
“蝙蝠侠到底为什么一直在生超人的气?”
“超人跟卢瑟搞出私生子的时候一句话终结全场……”
“……啥啊?”
“我终于当爸爸啦!!!”
“………”

03
“明明脱团前还有性生活,为什么脱团后反而没有了呢?”
“一般来说同时误会对方要上自己的这种情况很少见吧?”
“很尴尬吗?”
“主席和顾问在一起很多年都没有性生活能说明情况吗?”
“能。但主席可是身体里有着生育宝典的人啊?”
“又不是性爱宝典,你再拿主席和顾问的性生活开涮瞭望塔你还能不能待下去就不好说了。”
“……………”

04
“海王不是在没有需求的期间会变成B吗?为什么出场是个Alpha。”
“这一代的亚特兰蒂斯全员Omega啊……。”
“某种程度上他跟WW真是配的可以。”

05
“超人有搞对过别人的性别吗?”
“……他自己的算吗?”
“不算。”
“那没有了。”

06
“上床接吻调情接下来不做爱还能做什么?”
“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这一世我们缘尽于此,值班结束了你路上小心点。”



 


攻受完全无差,流产是调侃实际上都是试管胚胎。


除了亚瑟,没人怀孕。



评论
热度(104)
  1. 就是个酸奶久不愈 转载了此文字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