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流火 Ⅲ (上)

只有我能看见你。

———————————————————

红色花纹的小蛇顺着薛天的脚踝爬上他的膝盖慢慢把自己冰凉的身躯盘起来,然后静止不动了。薛天坐在嶙峋的岩石上,伸着胳膊逗弄屈起的左腿上在低压下同样无精打采的蛇,不久前在山里嗷嗷喊人,现在喉咙还有点疼。

他突然抬头望天,感觉有几点凉凉的东西落在脸颊上,手掌上的布料也晕开了深色,那是细小的雨滴,酝酿了那么长时间的雨,在轰然的雷鸣过后,倾盆而下。

雨丝在重力加速度下极速接近,薛天有点犹豫地想着现在就是薛定谔的大雨,我要么被淋成落汤鸡,要么——

“我记得你家每天都看天气预报的。”

“那玩意不准你又不是不知道。”薛天看看视野里突然出现的深绿色脉络眯起大眼乐呵呵地笑了起来“你终于来啦。”

小蛇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脖子还没抬起来就懵逼地发现自己正晃晃悠悠地飘在空中,眼前这个体态匀称留着微鬈头发的男人,就是几年前把自己捏的死去活来的大恶魔!小蛇惊恐地扭动起来想要回到主人身边,而这时薛天的膝盖已经远远不可及了。

“我不来你就准备坐在这把自己浇透是吧?”来人挥挥手驱散小蛇周身微弱的蓝色荧光,然后接住它软软落下的身子放到岩石上“这才多长时间就胖成这样了,你都给Ruby吃的什么?”

薛天笑嘻嘻地拽住来人的伸出的手保持平衡,然后灵活地跳下石头站到他面前“好久不见了,罗飞。”

“确实好久不见,你已经三年没回来过了。”被称作罗飞的人平举起手掌虚虚落在他的头顶比了比,露出欣慰的笑容“窜的挺快,都到我肩膀了。”

“虽然我是个男人了,但还是能长个的,到时候肯定能比你高,然后你就没法拿这个嘲笑我啦。”薛天挑挑眉毛想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却在对方温和的目光中破了功,嗷呜一声就扑进了罗飞怀里,小心避过他领口裸露出的皮肤在胸口处蹭了蹭。

“我想死你了!”

罗飞怔忡了一秒,随机拍拍薛天的背,缓慢而小心的回抱住他“多大的人了……”

头顶上巨大的芭蕉叶轻微的上下浮动,泛着漂亮的蓝色荧光,把漫天的雨滴遮挡地严严实实。

“哦对了我是想给你看这个的。”抱了半天薛天才想起来正事,手忙脚乱地从罗飞怀里退出来,在一起带过来的防水双肩包里翻来翻去,抽出一个红色的硬皮本子,胶皮的封面上印着烫金的几个大字“毕业证书”,下面还有小了几号的学校名字和毕业日期。

“我终于小学毕业啦!”

TBC.

祝贺薛大爷小学毕业 (ノ´▽`)ノ♪
超短小一篇证明还没死。
药丸,仿佛失去了文力!
困到胡扯……

评论(6)
热度(8)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