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废墟红花——番外一(伪)·咖啡奶糖

【这个它真的是废墟世界线正剧外发生的事情!!不是现实!(其实是对自己说的……写着写着就写成现实发生的事了……)所以人物经历和性格行为之类的都会有很多不同(不要再为你的ooc找借口了),就是这样……跑走】 @S 写给你 ٩(๛ ˘ ³˘)۶  【亲亲】

●・○・●・○・●・○・●・○・●・○

艾司发现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闲暇时似乎在追一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剧情就是比较常见的警/察一边破案一边和自封正义仿佛开挂的作案者斗智斗勇。只看简介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不知不觉就能把你的注意力吸引到剧情上为了里面的人物而感动,不得不说编剧的改编还是很有水平的。

虽然有时候会被那个自己部门聘请的年轻过头的理财师各种嘲讽。讲真,性别上的排斥和同样优秀的人员之间的竞争只是一部分,其实艾司老早就想揍他了。

能别天天瞎bb不,知道你智商高,you can you up啊?然后这个时候,理财师俊逸非常的脸上就会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直把艾司盯的起了一身白毛汗。

不管怎么样,一部电视剧拍的好拍的差,总会出现一批粉丝。虽然这部片子并没有在电视上放映,但也吸引了不少的观众,而一旦稍稍有了人气,那么在网上必定会有相当的资讯。

那是一个不太热的小圈子,和同期的古装玄幻巨制大片相比,冷的可怜,都有点圈地自萌的意思。刚开始人不多,圈子里只偶尔出现点衍生的段子或者更加稀少的同人图,渐渐的,在网络剧日益升高的点击率的带动下,更多的关注,更多的相关作品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艾司接触到这部网络剧比较早,也一直追到了最后,在圈子还冷冰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了。在这个腐文化日益壮大的时代,艾司不可避免得被带入了坑,遇到真心觉得优秀的作品时她也会忍不住在下面发表一些评论,而大多数时候她细致精辟的看法和建议都会被作者采纳,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在更新下面聊起来的习惯。

这时候她正在跟一篇日更的同人,文章全程无尿点,少见ooc,叙事细腻动人,更新有保障,四个字——良心佳作。

虽然每篇的量不是太多,但情节紧凑还总能爆出几个戳到她的梗,她也时不时就会在更新下的评论区里谈谈自己的想法,自然而然的,艾司就和作者熟悉了起来。

毕竟是好的作品,除了艾司,还有各路人马搁底下讨论来讨论去,一不小心话题就被带歪到千里之外。不过这也算是个好处,她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人,年龄从初中到上班,性别从哨O到向A,专业从管理到艺术,爱好从切人到狗带(???)。

还有专业神隐人员——她之后才了解到的——让她心塞并且心累的不得了。

*.:・.。**.:・.。**.:・.。**.:・.。**.:・.。**.

某一天,对这个某一天艾司记得也不是特别清楚,反正就是评论区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人。本来应该是不会引起她的关注的,但是……满篇的卖萌颜文字和特别欢脱,活力满满的崇拜文字……啊,那扑面而来的蠢萌之气有点辣眼。

名字也是让人有点醉:高温消毒益生菌。

——一看就很卫生有营养对不对汪ฅ●ω●ฅ

——……对。

然后那姑娘就特高兴的转圈去了,哦,还是个犬科生物。

艾司觉得能在侦案同人的评论里聊的起来的怎么说也得有点智商吧,但是怎么在她身上就看不到呢?

所以这是怎么聊起来的???

隔着网络,那边的既卫生又营养完全不知道艾司是怎么想的,依然每天致力于在评论里勾搭各个文触并且抒发自己的一腔少女情怀。

可能是人之常情,和艾司聊得来的几个文触包括作者对这姑娘似乎也都挺关照,偶尔会在回复里给她几句中肯的建议,语气却并不显得矜持,相反却有种污之大团圆的感觉。

这年头大大们的节操都被狗吃了吧。

艾司觉得自己作为新世纪的国家栋梁,还是有必要承担起一代文人的节操的……

——哇嗷嗷嗷!为何写的如此之好ヽ(〃∀〃)ノ哭着读完٩(˃̶͈̀௰˂̶͈́)و姐姐我们做朋友吧汪噗!!!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哎呀不能更准确٩(๑∂▽∂๑)۶♡为何我就是形容不出来我要狗带(die了)汪汪汪

——庚金大人教我遣词造句吧!(╭☞´ิ∀´ิ)╭☞约吗~

顺带一提,庚金是她精神向导的名字,对这个直虎癌她不想多说什么。

啊,莫名想拿来捏一捏的冲动是怎么回事。艾司看着屏幕上仿佛在嘚瑟扭动的颜文字惆怅地想着,去他妈的矜持。

这么着是找不着能跟你过的Omega的,你得主动点……是的妈妈你说的对。

——约。

然后她们就一个欧美cp以及这个cp的精神文化还有据说是做梦梦到的一个梗进行了一番学术上的探讨。

不久之后,既卫生又营养发表了她的第一篇白日梦【划掉】文章,剧情跟着网络剧走,引用了很多原剧台词,看着颇有种重温片子的感觉。不过其他地方意外的没有洋溢她平时字里行间的那种就算装作正经也难以磨灭的鱼唇风格,对于细节和部分情感变化描写的十分细致,一看就是高中写作文强行800字练出来的。

真是一点也不会隐藏自己啊,艾司看到末尾tbc后大段的吐槽求抱抱求安慰求大大们更新哭笑不得地想。

之后更新的频率还算稳定,量也是有点惊人,动辄几千竟然还能保持高甜让艾司蜜汁佩服,况且在劳心劳力了一天之后能放松地读点不用费脑子的东西也挺舒服。

——写的很不错,继续加油啊!

艾司留言到,很短的一句,淹没在了被益生菌用各种方法拉来聊天的评论里。

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得……

——哦哦哦!红豆泥( ̄y▽ ̄)~就等你这句话啦~窝会好好努力哒╰(*´︶`*)╯

……到。艾司不自觉地露出来一个微小的笑容,然后在回复里揉了揉益生菌小朋友。

日子继续这么过,工作仍旧这么坑,对头依然那么贱,文章还是那么看,然后又是某一天——在一个有益菌的突发奇想下她还是记住了这个日子——一个过于神奇的组织成立了!

高估她了……艾司盯着消息栏里订正了三遍都没有改对的错字,不禁叹了口气,不愧是……手癌组啊。

组织里基本上都是写手,还有两个是圈子里有名的画手,这就是那边矜持过头自我过头的损失了,艾司调戏了对面几句然后关掉了网页。

他们自找的,人数可决定不了一切啊。当然,不舒服还是有的。

——我问你你就说啊?如果我是坏人怎么办?

这小丫头知不知道什么叫防备心理啊?问什么说什么也太好骗了吧,这才多长时间?艾司快连她今天穿的什么内裤都知道了。要是个O简直分分钟被标记的节奏!不过话说回来……她什么性别来着?看起来像个O,但是这几个月天天瞎折腾也没见有发情期什么的,难道是Beta?对,也就B这么没防备心了。

屏幕上照片里和死党坐在一起打牌的益生菌正直而羞涩的微笑着。

——窝是不是辣么萌!(ฅ'ω'ฅ)♪

——清纯型的小美女呀~来让姐姐抱抱~

——【伸手】抱~

——哎……你还真不怕被我骗了啊。

——庚金是好人!其他人我才不会说。别看我这样ฅ(*`ω´*)ฅ,常识什么的还是有的!

——……我很怀疑。

艾司无奈地看着对方的回答,相比起担心智商更多的是觉得胃里暖暖的。

——吐艳(ฅ>口<*ฅ)窝辣么萌!

智商和萌有关系???这脑电波有点跟不上。

——知道你萌❤,扑倒益生菌!

——嘤~【乖乖躺平】_(:3 」∠)_ -••*'``*:.。. .。.:*•゜゜•*☆

——话说益生菌有没有cp呀~没有的话我来勾搭一下怎么样❤

算不算是调戏呢?艾司撑着下巴把手机放到一边,手里的报告还没有整理好,反正看这丫头平时的尿性短时间是不会回话了吧,说不定这会正头顶冒烟呢。

——没有的哦……庚金来抱抱ヽ(゚∀゚)ノ

只有不到一分钟而已,认真的吗,但毕竟也只是网上的虚拟关系罢了,可以理解。

——我真担心你被骗了还替人数钱。

对面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半天才发过来一个略猥琐双手捂脸的羞涩表情和一句“我真的看起来这么容易被骗吗(*'へ'*)”

艾司有点醉。

*.:・.。**.:・.。**.:・.。**.:・.。**.:・.。**.

勾搭成功,两个人就开始不要钱——确实不要钱——一样在组织里虐狗,每天花式吊打单身汪一百遍丝毫不觉得腻,好的蜜里调油一样。

——亲爱的最近怎么不太活跃呀?

——……没,就是开心不起来……

连颜文字都不用了,又是钻牛角尖了吧,前几天成功获得对方真名的艾司转着手里的钢笔在文件左下方签上名子。她想了想,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会后发过去了一张截图。

——注意查收哟,相信我亲爱的,甜食总能让你忘记烦恼,明天又是一个活力无限的你(笑脸)

然后无聊的话,有时候会在脑子里拼图,想象那个智商仿佛欠费的姑娘长什么样。

啧,真是太闲了……什么?!今天那现充又请假了???!

死现充!再请假分得快!

对,就是现充,她可是听部门小丽说了,那天看见他在咖啡厅和一个穿着蜜汁时尚感的男的约会。

啧,这种恶劣腹黑男也有人要竟然……

巧的很,晚上邮箱里就收到了一封来自ex的信,里里外外散发着一股文艺青年忧郁的气味。

看完没觉得很疼,就是不舒服,胃部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艾司皱着眉就着温开水吃了几片胃药,才慢慢靠回椅子上,她这周的工作还没有结束,看时间容不得她休息,摊上几个猪队友的坏处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工作又有很多吗?注意休息啊( •̀v•́ )

——还好,就是胃病又犯了,老毛病。

——哎呀我就说嘛汪!让你三餐正常吃少喝咖啡少吃生冷油腻,是不是公司里又聚餐了?吃多了就弄点糖水,最近多喝粥养胃……

…………

好吧,虽然安慰的没什么营养,但看的心里舒服多了。

撇开这些不说,组织里依然十分热闹的让人觉得温暖,艾司不是特别喜欢聊天,不过每天也会去看一看,顺带撩几下益生菌小朋友,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日课般的存在了。

——听说清明节都放假,认识了这么久了,有没有考虑一下面基?

之后又是一天,组织的创建者如是说到。回复里貌似大部分十几个人都有空,还有那个益生菌。

——好啊,但是具体的怎么说?

手癌组在这个时候体现出了它的效率,一个下午就讨论出了清明节面基方案,地点在X市,是艾司工作的地方。正好那里在倒春寒,其实还没到,的时候温暖异常,于是几个怕冷的欢呼雀跃。

其实地点就是艾司提出来的,作为一个大写的土豪,当仁不让地承包了所有人的衣食住行【并没有】

——啊啊啊啊啊牙白!!!Σ(っ °Д °;)っ我的票买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鱼唇的益生菌

——窝要死了!!!看错日期了买成提前两天的票了怎么办(ノ`⊿´)ノ现在没有定好的那一天的票了【哭泣】

——……

艾司瞬间有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不,这不是一直以来的事实吗!然后她私敲了益生菌。

——没事的摸摸,那你直接来吧。

——啊真的吗d(ŐдŐ๑)又要麻烦庚金了嘤……那我给你带好吃哒吧汪✧٩(ˊωˋ*)و✧

艾司扶额,好吃的别是辣条啊……况且说到吃的……

——我自己做的哦✧*。٩(ˊωˋ*)و✧*。

——那我就期待着亲爱的啦😁

*.:・.。**.:・.。**.:・.。**.:・.。**.:・.。**.

怎么说呢,味道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个屎一般的形状……艾司痛苦的扭过头,正好对上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里面饱含期待。

“挺好吃的。”除了这不堪入目的形状。

“耶 \(^▽^@)ノ ”

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出现在正常对话里的东西?

“你想住酒店还是和我一起住?”艾司等了一会没见回答,才发现对面真人比照片略圆的姑娘整张脸包括耳朵都红了起来“君翊?”

只穿了体恤和格子外套,还有牛仔裤,今天有风,肯定不是热的。

“啊不,这个……酒店吧还是住酒店吧汪!”几乎是嚎出来的,啊,那个“汪”原来真的是口癖的吗。

有这么害羞嘛,挺好玩的,艾司和善地微笑“不考虑考虑和我一起吗?反正在这边我是一个人住。”

“诶,那个,不……窝,这多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我们还可以有机会深入交流一下~”

艾司撑着下巴,头稍稍倾斜,修剪的轮廓柔和的短发垂在手指上,然后被她拂到耳后。

啊,要哭了,玩过了吗……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那等会我先带你去住的地方吧。”

网上说越污的人现实里越容易害羞,好像还真是的,不知道之后要来的那几个污妖王会不会也是这样,真是期待啊……

*.:・.。**.:・.。**.:・.。**.:・.。**.:・.。**.

小丫头果然……是个Omega吗。艾司慢慢移动了一下肩膀让君翊睡得更安稳些然后抽抽鼻子。昨天几点睡的这是,这么困。

但这味道也太淡了,靠的这么近也需要仔细闻才能发现,大概是百合,但要更甜一些。怎么说呢,是很熟悉的气味,不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啊?不是啊,我是Beta啦。”君翊捏着肉包吃的很欢,脸颊一鼓一鼓的像只仓鼠,不对,那是解清。

“有味道?哦对我室友也这么说过,可能是小时候打抑制激素打的吧,说不定我原来是个O呢嘿嘿嘿。”

然而最终成为了不解之谜。

因为买错车票,实际上艾司还得再等一天才能放假,所以再君翊的强烈要求下只能把她带到公司附近让她自己到处转转,有事打电话。

公司在市中心,能玩的地方不少,够她玩的了吧。

艾司还是不太放心,千叮咛万嘱咐地拖到了上班时间才特忐忑地把人放走。应该不会被拐卖吧,都这么说了。

还好,安全的回来了。

艾司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真是当着男友的身,操着亲妈的心。

君翊跑的太high,回来的有点晚了,已经过了吃午饭的店点,而艾司一直紧张她竟然也没觉得饿,两个人又磨蹭了一会才出了公司大门直奔一家老字号茶餐厅。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如果是清清的话,精神向导会不会是个仓鼠哈哈哈哈哈哈然后会被钱钱吃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能吃还喜欢囤货你才是仓鼠吧。”

“那艾丝丝是什么?”笑够了之后,还不忘往嘴里塞个点心的君翊十分兴奋地问“不会真的是蛇啊什么?”

你怎么就能肯定我有精神向导呢?

“……呀,猜错了……”君翊呆了呆,然后目光奇异的上下打量艾司,跟没见过似的“竟然是老虎……”

而此时的艾司,正专注地看着在自己脚边绕来绕去的一只米黄色的……小柴。

还是只成长期的幼犬啊,只有她一个手臂长,尾巴卷起来飞快的摇。

“这是柴柴(๑ºั╰╯ºั๑)”

小柴犬“嗷”了一嗓子,声音软软的,然后跳到空座位上横着趴下,前爪交叠昂起脑袋用余光看艾司。

妈的这令人糟心的既视感。

艾司被那余光看的有点焦躁,于是转开视线——还不如不转。

那一刻她几乎是出离愤怒的。她交代了君翊几句就离开座位往刚刚看到的地方走。

“薛·天!”

?????

君翊边搓柴柴边伸长脖子向那边看,艾丝丝好像很生气耶发生什么了我的天呐是两个男的艾丝丝会不会吃亏我要不要过去啊啊啊那人要动手好的没动起来哦哦哦但是吵起来了噫那一个长得挺帅的耶啊他笑了另外一个也说话了他是不是在威胁艾丝丝要不然艾丝丝怎么会变脸的怎么办好捉急!

柴柴摇摇尾巴跳下来就往艾司那边跑。

“是要我过去吗!”君翊特别紧张地问,然后又塞了一个蛋挞在嘴里,端起放着奶酱多的盘子就走。

柴柴:喵喵喵喵喵????

“有人欺负你吗汪?”哦哦哦你闻你闻,是咖啡味的!提神๛ก(ー̀ωー́ก)

然后君翊觉得心一痛,顿时有种被鄙视的感觉,“……能不能不要这样看我,会显得我很矮。”

隐约间听到了野兽的咆哮声,她转动眼珠从三人身上晃过去“好吧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艾丝丝你继续欺负他,我先回去了,奶茶还没喝完。”卧槽我怎么只把盘子带过来了太踏马失策了竟然没带餐刀!

请不要俯视我你们这对死现充!世界再见,你们高你们了不起哦٩(๑`^´๑)۶

“呦,带朋友来吃饭的啊?”穿的西装革履的现充1问到,现充2撇了撇嘴。

艾司叹气,觉得这真是特别乱的一天了。

——————tbc/end?——————

这真是特别乱的一章( •̥́ ˍ •̀ू )
原来说的那个似童话非童话的东西我闺蜜看了一点,然后我被嘲笑写的幼稚,于是删掉,变成了这个(つД`)
试试看怎么样吧(,,•́ . •̀,,)

评论(6)
热度(6)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