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十一)

薛天现在感觉有点懵,这个,这个这个谁能告诉他因为被按摩的太舒服导致血液灌注到海绵体内的静脉血管然后压力上升时,该怎么办……他仰躺在刚刚被自己称赞过的沙发上手脚僵硬不知所措地想到。


热心网友:切掉( *・ω・)✄╰ひ╯。

          回复(38) 👍(233)


10min later————


这次搬家是薛天参与过的最快的一次,除了衣柜和书桌之外,就只有三四个装着衣服和零碎物件的大收纳箱还有半道跑去家电商场取的台提前买好的冰箱,加起来还塞不满搬家公司卡车的后车厢。


“毕竟不是我的房子,家具什么的当然不能搬走咯,我提前把这边都布置好了,就用不着现在弄了。”罗飞捣鼓着一箱衣服说“好点没,要不你躺一会?”


之前搬家公司开的估计是新车,车厢里汽油味很浓,再加上从商场到别墅区有一段路正在休整,地面给刨的坑坑洼洼的,车开的再慢再稳也颠簸的够呛,身娇体柔易推……咳,就是身上还有点打过架的后遗症的薛天不幸,晕车了。


并且到现在还有种要吐不吐的感觉。


“不用,我再透透气就行。”薛天站在餐厅窗户前对着身后罗飞的位置摆摆手道“我说你怎么就不晕的呢……”


“我当年坐过的路比这糟糕的多,练出来了。”罗飞一手举着个小橘子,一手拿着一包山楂糕对他晃了晃“听说吃点酸的能缓解恶心的感觉。”


……我又不是怀了(๑•ี_เ•ี๑)


罗飞家的格局被他自己改动过,比如窗户这里,向外延伸出一个摆放植物的铁艺架子,为了方便浇水才在室内窗户下面加了一层台阶。然而窗台也不是太高,刚刚被罗飞吓了一下,薛天往前一冲,小腹就磕在了窗台的棱上,疼的他一抽气就要弯腰,也没工夫注意这个略微…的体位。


“疼得厉害吗?”罗飞皱皱眉立刻放下东西扶住他,“是昨天被顶的那一下?”


薛天转过身轻轻按了按腹部,也不是太疼,这一路上晕车晕的厉害根本没注意肚子是不是疼,现在想起来就开始有不舒服的感觉了。


“嗨,就那么一下,没事。”薛天叹了口气,抓抓自己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刘海应了一声,也没说是不是,毕竟算是面子问题。


罗飞对着照进来的淡金色的阳光眯了眯眼睛,深褐色的虹膜像是罩上了一块透明的水晶,衬得一双桃花眼比平常柔和了许多,然后他向下一瞥,把薛天偷眼看他的小动作看了个正着。


“啊哈哈……”


“过来。”没管薛天什么反应,他握着对方的手腕把人带到了沙发上“躺下我给你看看。”


“啊……啊?”薛天刚要躺下就用手肘撑着上半身坐了起来,腹部肌肉突然的用力让他一阵呲牙咧嘴“不是,干什么你要?”


这时候罗飞已经从沙发边上的矮柜里拿出了一瓶红花油放在茶几上“昨天晚上我就想给你把淤血揉开的,可是你睡着了。”他用一根手指把薛天戳下去,然后拧开了红花油的盖子“正好现在有空,你还不舒服,等会睡一觉就好了。”


“不用吧,又没什么大事。”薛天蹬蹬腿想起来,可点在额头上的那根手指却十分坚强地屹立不倒“再说了,老是麻烦你也不好吧……”


“等你真疼起来就不说了,况且我还是你老师,以后麻烦我的地方多了不差这点。”罗飞很自然地伸手就把他外套和里面的衬衫掀开,中途打掉伸过来试图阻止的手,又在薛天震惊的眼神中特别直接粗暴的把裤子给向下拽了一截,露出来一片发紫的淤青“还不算太严重。”


完事就往手心上倒了一汪通红透亮的红花油给糊在了薛天的肚皮上。


还没搓几下,清凉刺鼻的药味就迅速飘散了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罗飞的眼睛,于是他立刻就热泪盈眶了。


“劲儿挺大啊。”罗飞眨眨眼把头扭向另一边试图避开扑面而来的药味“我没学过正规的按摩,疼的话你说。”


虽然这么说,但是力道适中,手法娴熟,就算没什么套路也让薛天觉得好了不少,肚子上热热的,然后慢慢放松了腰部的肌肉。


“还没有小肚子,难得。”罗飞边揉边说,“平时挺喜欢运动?”


“……啊?啊,哦。”薛天躺着不知道该干什么,就盯着罗飞扭头露出来的耳后的一小片皮肤看,看着看着思维就不知道发散到什么地方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罗飞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刚刚药油快要用完他才挪了挪去拿瓶子又倒了一汪在薛天肚子上,接着不忍直视的再次扭过头,也根本没注意他在看什么。


“哦什么哦……”罗飞突然停了一下,用另外一只手从茶几上拿起震动的手机,回了个信息,然后就玩了起来,当然也许只是看看新闻,表情挺严肃的。


我们知道,大多数人在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忽略另一件事,现在可知:罗飞看手机看的很认真。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了另一边的活血按摩,只是力道变得时轻时重,还有……位置可能不太对了。


刚才因为罗飞去拿药油的瓶子略微向旁边移动,这会看手机看的入神不自觉就直起了身子,和薛天肚子间的距离拉长,手掌自然就向下滑了一些,仍然时轻时重地揉着。


薛天之前睁着眼盯罗飞盯的眼酸,回过神后也已经懒得再推脱矫情,就躺在那里怡然自得地闭目养神了起来,可能因为太舒服,迷迷糊糊地要睡着,还断断续续地做了几个乱七八糟的梦。


开始还好,后来没有几分钟,薛天就感觉越来越不对,他的腹部已经不怎么疼了,至少钝痛消失了,现在只感觉热烘烘,还有一阵一阵的酥麻,表层还有点痒。


然后他绷着脸抬头向下看,在罗飞晃来晃去的手臂后,某个地方,它的情况……不太正常啊!


——————TBC——————

撒西不理啊ヽ(゚∀゚)ノ

我回来了( •̀∀•́ )

前一段时间过度焦虑什么都不想上,现在可能好了,从今天起恢复更新(๑´ㅂ`๑)

抱抱亲爱的 @S ,还好有你汪噗(๑•̀ㅂ•́)و✧


刚恢复……手感不太对,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好了,这几天的更新凑合看看就行。

往回翻了翻……我用十一章,写了将将一天的事情(๑•ี_เ•ี๑)我没救了。

话说关联微博的话……要不要加#天飞#啊……




评论(10)
热度(10)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