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自留地·元旦贺文】手癌万岁(。・ω・。)ノ♡

22人,多数都是硬植,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说啊,这个调♂教就算了,那个鱼干精……夏你的脑洞不比俊俊小啊(๑•ี_เ•ี๑)

今天是手癌组成立一个月整,虽然我们开始互不相识,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虽然每天往死里斗图,但是最终我们都变成了手癌( •ิ_• ิ)【不

为了庆祝这个相亲相爱邪教传销组织的满月,还有家人越来越多,啊妈个鸡就出现了下面这个……的东西。

然后,希望咱们群长长久久热热闹闹和谐有爱舔污催秀。

手癌组的人永远不怂,手癌组的人永远温暖团结!

最后,我爱你们❤

                            此致,汪叽。

♂……♂……♂……♂……♂……♂……♂

今天是年末,S市的气温一如既往的没有降到零下,但早晨的薄雾中已经能看到枯草坪上蒙着的一层白霜。

达科中学里,高三也难得的放了一次假,虽说开学后是更加紧张的课业学习,但即使是刚刚结束的阶段考也无法削弱学生们哪怕一点点的兴奋。

比如平时放假还会有人自习的教室,现在空空荡荡,一点人气儿都没有,除了被年级组长袁志邦喊来帮忙的学生。

抱着刚刚分好的厚厚一摞试卷往办公室走,薛天站在办公室门外刚要敲门就狠狠打了个喷嚏,莫名有些烦躁,揉揉鼻子就直接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开着空调,气温打到18度,很是温暖。进门左边是柳松的办公桌,桌子上除了教材还放着一对拳套,几个学生送的工艺品和一个子弹壳做的步枪模型,地上有一对哑铃。右边明晃晃的对比,是孟芸的办公桌,收拾的很干净,摆放了一排萌哒哒的装饰品,电脑旁放着一小盆多肉,总算是能从她那个英姿飒爽的性子中看出点小女人的可爱。

薛天把穆剑云拜托他转交的全班的作业本放在桌子上,然后继续往里走,第二排是夏钱和韩灏的位子,两个人都不在,听说夏钱那个傲娇的污女带着曾日华兴高采烈地去逛漫展了,说是那个交好的乔木大神前段时间回国与风头正盛的两名画手日月和探月联袂出版了一部作品,这次漫展有签售,而且她那个异地恋了很长时间的高学历男友也从加拿大回来了。韩灏是一放假就被周浩拉着回家过节去了,说是等3号再来改改卷子,噫谁信啊,3号卷子早就改完了,而且那时候能不能下的来床都是个问题。

第三排是艾司还有薛天的恩师——三观不正传奇老师袁志邦。袁志邦正在会议室里埋头改卷,桌子上前一天喝剩的冷茶还在玻璃杯里,茶水沿浸了一圈微黄的茶渍,旁边乱七八糟放了一堆教案,显得格外萧瑟,因为据说他和音乐老师白霏霏正在冷战中,导致无人替他收拾。艾司那边好多了,虽说薛天平时没少贿赂她东西,但桌子上还是挺空荡,装饰品也就一个相框和一盆植物,而她本人现在也正在会议室赶工,主要是因为她家那个常年神游经常掉线不理她,这次元旦说好的两个人一起去市中心广场玩,结果现在又找不着人了,艾司心里苦,借以枯燥的改试卷来掩盖想要教训那口子的冲动。

薛天咂咂嘴,把物理和地理的卷子分别放过去,又顺手整理了一下恩师的桌子。

再往后,就是罗飞和周浩的桌子,两个人差不多,桌面不怎么整洁但也不怎么乱,一个摆了个外层镂空成飞字的陶瓷杯子,一个放着烟斗型的打火机。打火机是韩灏送给周浩的生日礼物,好像是专门订制的,他没舍得用就天天那里看。而那个杯子是薛天暑假跟着流觞学了后自己做的,有点歪歪扭扭,不过罗飞还是很高兴的收下了,并且一直在用。

薛天端起杯子,上面刚出窑时的颗粒已经被磨的光滑,显然经常被人拿在手里,他不由想到了罗飞现在还打着绷带的胳膊,心里一阵难受。

“薛天?”

“尹老师?”薛天放下化学和英语试卷抬起头“怎么没去会议室?”

尹剑竖起摊开的本子——10级年级组工作报告。“这次轮到我写,可是会议室太吵了。”

薛天感同身受地点点头放下杯子,把最后一份语文试卷递给尹剑,“老师那我不打扰你,先走了。”

“诶,等等。”尹剑刚低下头拿起笔就又站了起来,薛天回过头看着他匆匆忙忙地往口袋里翻找着什么,最后拿出来一把新钥匙。

“这是飞哥让我给你的,他说化学改的快,今天就不过来了,你直接去他家就行。”尹剑把钥匙放在他手里,推推眼睛露出一丝微笑“这次别再弄丢了。”

薛天愣了愣,才想起来之前他给罗飞抱怨过今年的元旦自己父母又要应酬,只有假期最后一天才能在家呆着,不过这也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后来又发生了那件事,罗飞竟然还能记得他。

他握住手,钥匙的棱角扎的手掌上的皮肉生疼。

“谢谢老师。”

尹剑摇摇头,“我就是转交一下,不过如果你见到明天的话给他说让他今天早点回家,妈妈说解姨妈今天回来。”

姨妈?薛天把钥匙放进口袋夹层想了想,应该是那次那个帮了他们大忙的酒店经理吧,是叫……解清吧。

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可啪角色呢。

薛天出了门就给明天挂了个电话,电话那边有点吵,听起来明天不是一个人,貌似……还有韩晨的声音。

——————

等和其他几个被喊来帮忙的学生把所有试卷都分好时已经8点多了,会议室里一片祥和,薛天伸了个懒腰,呵欠还没打出来,门外就蹿进来一个人犹如炮弹直射向刚刚站起来锤腰的艾司,把她撞的一个趔趄,其他老师和学生见状也就笑了笑,见怪不怪地收拾自己的东西。

“艾司司~”头戴蝴蝶结发箍的生物开始往死里撒娇。

“哟,君翊,想起来我啦?”

“嗯!今天我可是把洛商往死里催才拿到这一期的稿子的,毕竟是门面担当……咱们去吃披萨吧ヽ(゚∀゚)ノ梦喋喋推荐过的那一家!”

“翊翊高兴就好~不过也别催太紧,人家的产量已经是业界良心了……”

然后薛天和袁志邦一起看着艾司把那个人好一顿揉,各种温柔宠溺闪瞎人眼。

袁志邦感觉眼角有屈辱的泪水划过,平常明明都是他和霏霏实力虐狗,今天竟然被反杀了,简直不能忍!于是在二人甜甜蜜蜜走后就勇敢地给女友打电话,一脸的义愤填膺在接通的一瞬间变成了特没骨气的谄媚。

然后……

“哈?袁志邦啊,我是万灵……什么叫怎么是我,这我的手机不是我还能是罗飞?霏霏啊,我怎么知道可能看电视呢吧……自己跟她说吧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我还得抢沙发,孤舟蓑笠的微博快要更新了!拜~”

备注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改了的……你个时尚点评师天天去抢另外一个时事点评家的沙发有什么意思?真爱吗!

况且你能抢到吗……

呵,interesting。袁志邦握着手机抬头看天。

薛天抽动了一下眼角,头也不回的拿包走人了。

然后在学校附近的车站遇见了正和一个帅比攀谈的明佳一。

“哎,天儿,怎么才出来?”

“呵。”薛天赏了他一个白眼。

“啊对,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我最喜欢的那个现实派作者林琪,刚才偶遇。”明佳一满脸痴汉笑,伸手示意那个栗色毛发的帅比说着。“女神,这是我兄弟薛天。”

薛天有点受宠若惊地微笑点头“久仰大名啊林大神,但是怎么是…女神?”

“哦,今天是去漫展来着,妆没来及卸,我是货真价实的女生。”林琪伸手拽拽头发,示意这是假毛。“哥们儿看你不错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狩爱组cos部出cos啊?我们组有乔木大神担任剧本哦,偷偷告诉你,秋季雨林知道吗,圈里的传说,其实也在我们组~”

——————

也不知道今天走的什么运,上车就碰见了曾日华和夏钱,后者正把一一看就是个温柔型男子的手拢在自己胸前“Lighty还冷吗?”

“不冷了,钱钱你的手也很凉。”暖男反手握住夏钱的,额头在她额头上轻轻蹭了蹭说。

“我习惯了,不怕。”夏钱十分幸福地依偎在暖男怀里作小鸟依人状。

曾日华坐在他们后面的座位上一脸的呵呵,即使是手机里b站的春华大手的直播也挽救不了他的心碎,而且他还没有抢到第1、11、111、1111、11111的弹幕,春华大手的签名照和作品集就都没有了……

“那你去抢9点开始的玄箭的啊,这个b站宣传的不比她差,不过最近她cp出版了新书,扉页就说是写给她的,现在应该在直播上秀恩爱秀的厉害,你小心被闪瞎。”薛天面无表情的建议到。

“民国风不是我的菜,而且如果有的话肯定都被脑残粉抢走了……本来我想如果能抢到,奖品最差也是个绘本送给云也是好的……话说洛商的作品梁音应该会喜欢。”曾日华托着腮十分忧郁的样子。

薛天在心里呵呵他,明明喜欢梁音喜欢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自己还自以为聪明地被蒙在鼓里,也是棒棒哒。

“明天一天市中心有流觞的作品展览,我有贵宾票,你可以去那里给她买一件东西。早点去,人很多的。”

“她不是最近在搞哥特系艺术了吗……云不喜欢这风格啊。”

薛天并不想理他,到站给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下了车。

——————

在自己家院子前昂头看了一会,黑洞洞的窗口也没有亮起来。薛天叹了口气,心里却也没有多少失望,他绕过院子围墙往相隔了一个人工湖的另一栋别墅走去,那里是罗飞的房子。

“我回来了。”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热乎乎的饭菜香味,大半天都没有消化一点食物的胃终于反应过来嗷嗷叫了几声。

薛天揉揉肚子,突然就饿了。

“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快过来洗手吃饭。”罗飞就像第一次见他那时候一样,从厨房探出头,接着端着两个盘子走出来,一盘红烧排骨,一盘糖醋里脊。“梦喋介绍的方法,看好不好吃。”

薛天把外套和校服挂在衣帽架上,放下书包赶紧跑过去接盘子“哎哎哎你小心点,手还没好呢!”

“没事,小伤。明天他晚上有没有回去?”罗飞由着他把两盘菜接走,自己回厨房又端了一盘香菇青菜和一盘素炒山药。

“明天?他和韩晨两个人貌似跟……满鎏和芷眠……”薛天的声音在罗飞黑下来的脸色中越来越小“啊也可能不是,电话里也听不清楚,兴许是我听错了。”

罗飞把最后一盅汤duang地墩在餐桌上,在薛天渴望又失望的目光中三两下脱掉买烤箱送的桃红色花边波点围裙扔到一边,忿忿地坐下就要掏手机“给她们说过多少次不要对我学生出手……啧。”

结果联系人还没找到,这边薛天的手机就响了,他擦擦手拿出来一看是韩晨。薛天看看罗飞,接起了电话,嗯嗯哦哦应了几声然后捂住话筒“明天已经回家了,说是要给他哥一个惊喜,韩晨是陪同,送走明天就遇见羽阡陌下班,正好一起回去给他妈妈做个检查。”

罗飞哼了一声“……那满鎏和芷眠是闲的。”

薛天松开手如实向韩晨转达了这个问题,然后愣了愣,打开了免提。

“就算是俱乐部也是会放假的,那两个天天泡在一个容易让人出轨的地方的人现在不赶紧找时间好好安慰一下自家对象的话,小心分手哦~”

“习习?医院下班这么早?”

“哎,罗飞,你和天儿搁一块的啊,那我就放心了,吃饭呢吧现在,等会让他刷盘子啊,你的手还是不要多沾水——哦就来,等一下——好了我还有事,拜~”

罗飞无法反驳地盛了两碗饭,一碗放在薛天跟前,“这个单身狗竟然还很高兴!”

“可能因为芷眠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男朋友。”

“我更担心明天他小姨能不能下的来床,呵呵傲娇下手一向不轻,连里人格都能调教的出来。”罗飞面无表情地说。

薛天缩了缩脖子,默默扒饭。

——————

等薛天洗好碗盘,收拾完厨房,拖干净地的时候,罗飞已经洗过澡穿着毛衣裤子懒懒地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聊天了。

“天儿,明晚上市中心公园广场有跨年啊不元旦烟火大会,看相的那个喊我们去玩。”罗飞双手抓着手机滚了一圈,趴在床上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去不去?”

罗飞的居家服都很宽松,特别是这件深绛紫的圆领毛衣,趴下去的时候领子完全没有了遮盖的作用,深深浅浅的阴影下,从锁骨到胸肌看的一清二楚,袖子盖到手背哒哒哒地打字,看起来格外的萌。

薛天对罗大猫这种样子完全没有抵抗力,看了一眼就不知今夕何夕了,连他问了什么都没听清就嗯嗯嗯的答应。

“正好,解清准备粮食,反正是合作酒店,往死里吃就行,不用担心不够。而且梦喋会从国外赶回来,请好吧就。”

薛天坐到床边,凑着往罗飞领子里瞅,后者毫不知情地继续刷讨论组“艾司说她和夏钱暖皈负责场地……这要什么场地啊?天儿,薛天?”

“啊,啊?什么?”薛天被充满疑问的询问喊得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脸差不多都要贴到罗飞肩膀上了,吓得赶紧往后撤,然而幅度太大还是罗飞手疾眼快捞住腰才没仰倒到地上去。

薛天抿着嘴,眼睛睁大瞳孔缩小,歪着身子一手撑在床上一手臂抵在罗飞胸口,身下是他温暖的身体,鼻端萦绕着淡淡的草本沐浴露味,眼前是红润的微微张开的嘴唇。卧室的光线是浅浅的黄色,被磨砂的灯罩滤过洒落在罗飞身上带着奇异的朦胧,空调微弱的运行嗡嗡声还在继续。薛天不由自主地想要更加贴近身下的这具躯体一点,再一点,于是他很缓慢很缓慢地阖上眼,低下头。

“你昨天几点睡觉的?这么困?”罗飞突然开口问到“不行的话洗洗就睡觉吧。”

“……是有点晚,那我睡觉去了。”薛天颇有些尴尬地起身,顺着台阶找路下,连晚安都没说就匆匆跑出了卧室。

罗飞看着他出门,还保持着刚才仰躺的姿势蓦然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拿起手机聊天。对讨论组里一片调侃摇摇头,对着前置摄像头伸手在空中挠了挠,歪头一笑“直播看的爽了?那我关视频咯。”

讨论组又开始一波波的刷消息。

罗飞不急不躁地一一回复,终于在0点的时候看到了一条短信:

From:三星天

       元旦快乐!( •̀v•́ )

——————

第二天早上不到7点,薛天就被罗飞拎到了车里,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去市中心公园广场赴约,昨天瞥到的讨论组里都有谁来着?

不,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躲了一天还是要来临了吗这一刻!薛天又想到了昨天的某个场景,心塞的捂住脸尽量把自己缩起来减少存在感。

“哎你干什么?冷?蜷的跟球一样。”

“不,可能是心冷……”薛天哭泣着说。

到地方的时候,广场上已经有不少人了,但有一群简直不能再显眼。

统一的毛边红色线织围巾,缀着几个心形的小毛线球,数数一共有十几个人。

“来了来了!”其中一个身着白色长款毛衣长发飘飘的女子指着这边叫起来。

“夏钱?”罗飞对此表示疑问,昨天的讨论组里明明没有这个污女的。

“你好,元旦快乐。”夏钱身旁的高挑男性揽着她走过来“我是Light,钱钱的恋人。”

抱着得有将近十条红条条的羽阡陌利索地把两条同款围巾塞在两人手中“快快,我们狩爱的标志,快围上!等今晚一起来high!老娘半年都没放过假了今天绝对要补回来!”

“你好,我是罗飞,夏钱同事。这是薛天,我的学生。”罗飞看看温文尔雅的Light,又看看一脸傲…兴奋的夏钱,觉得这对真是挺言情小说的。

薛天还没看清快速跑远的羽阡陌的脸,就被一个来自背后的冲击力撞的差点扭了脖子“你觉得你是君翊吗!流觞你松手!”

“噫,这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可知道给你的那个贵宾卡有人用了,谁,有女朋友了?”打扮颇为古风的妹子撇着嘴把胳膊从薛天脖子拿下来,转而凑近特别八卦地问。

“薛天交女朋友了?!我的天呐!”黑长直还带着羊角发箍的万灵听起来简直要飞起“太好辣,那罗飞就是我的啦!”

薛天转头回了她一个冷若冰霜的笑容“呵呵。”

“灵灵快来吃艹!ヽ(゚∀゚)ノ”远处的烧烤架前顶着狗狗棉帽的目测穿了松糕鞋身高也不超过165的少女……大概是少女吧,哎呀看起来除了粗细之外都挺小的。

“益生菌我禁你言啊,我要吃肉!”

“陛下息怒,肉少人多不够分啊。【咀嚼】”

君翊旁边一个头发短短脸圆圆的萝莉斜了她一眼“这个菌刚刚喝了我煮的肉汤。”

“日月的肉汤很好喝,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喝完嘴里有点苦。”解清理理前额松下来的碎头发,给手里的烤青椒刷了一层油。

“因为怕你们上火,我机智的在调料里加了黄连。”

“人性呢!”万灵冷静地问到“怪不得如此……清凉。让我从头到脚的毛孔都收缩了起来,我感觉今晚的烧烤酱是调不出来了。”

君翊几乎是飞过去抱住万灵的大腿的,坐在地上哀嚎“不!!!!!!!!"(ºДº*)这不是真的!!!!!!!(ಥ皿ಥ)灵灵你的狗洞不能停啊!!!!!!!”

真是个自带标点符号和颜文字的女人。

“灵儿乖,你还有七篇点评没有交稿就不要随便扔人品了。”孤舟微笑着摸摸万灵的头,塞给她一串鸡翅“小心坑太多哪天掉进去哦。”

万灵默默接过鸡翅啃了起来。

“啧,又欺负我家翊翊,还能不能好了。”艾司边把一个对讲机别在胸前的口袋上边走过来把君翊拉起来抱住拍拍拍“哦对,那边的安保我和解清都布置好了,剩下的看夏钱和看相的咯。”

“给你们跪了,别叫我看相的好吗……我们家可是正正经经驱邪的。”盘着羚羊角一样发型,衣角上绣着八卦图腾的女人……啊又是女人……一大群女人……说着“你们问竭泽喽。”

“好的,看相的。知道了,看相的。其实你现在不都是在给人看相看风水吗不要狡辩。”尽职尽责翻动食物的春华面无表情的应到。

暖皈:我竟然无法反驳!!

“哦,正正经经驱邪是嚎,所以你当初往我身上泼的一桶黑狗血不是解煞气是驱邪哦,暖皈皈。”深红色卷发的女孩眯着眼迅速远离原地“我就是个精你来驱我哦。”

暖皈突然有点脸红的从衣服里拿出一枚铜钱,铜钱两面都是黑色一点光也不反,她把它递到竭泽面前“啊……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不拒绝了,我可以娶你吗?”

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然后包括刚刚到场的玄箭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洛商以及所有听见那句话的人都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怎么了这是?”芷眠堵着耳朵问满鎏。

满鎏耸耸肩“我不知道,可能是么么哒了吧。一群心理脆弱的人类。”

“不,刚才暖皈向竭泽……求婚了。”夏钱抓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把瓜子同情的说“所以【咀嚼】组里的单身人士不多了【咀嚼】加油啊眠。”

Light在一旁很是贤良地剥着瓜子把瓜子米往夏钱嘴里送“希望你能很快找到另一半【微笑】”

芷眠捂着心口,决定要吃点东西来拯救一下自己濒临碎裂的小心脏。

“虽然慢慢找真正合适的人是个好想法,但是小心识人不清,日久也不一定见人心。”夏钱蹭蹭Light的肩膀,语调有些落寞。

Light搂住她此时颇为单薄的肩膀默默安慰。

“放心吧,我过来看了你们的安保,今天亦白的人一个都进不来。”

“乔木!”夏钱特别惊喜的从Light怀里冒出头抓住来人的手“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

乔木给她理理头发,然后从手提包里抽出两本十分精美的硬皮书“昨天谢谢帮忙啦,这是我托出版社留下来的纪念版,有日月探月的手绘福利哦~”

——————

薛天觉得自己有点寂寞,看看这里的人哟,一对对儿的打情骂俏,乱放闪光弹,毫不在意在场单身狗们的心情。

罗飞倒是没把他扔了,拎着他在一堆红围巾里走来走去,跟这个说说话,和那个聊聊天啥的,有时候寂寞并且掉线的薛天也能插上几句,并且被灌输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比如天飞大法好这种意味不明的句子。

不过听久了薛天貌似也能听出来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这群人似乎多多少少都有把自己和罗飞撮合到一起去的意思,想到这点,薛天不由有些被人看破心思的尴尬,他抹抹鼻子,转头看向别处。

罗飞在不远处和那天认识的林琪说话,两人欢声笑语,不得不说,卸了妆的林琪也是个美人儿,就是气质比之前软了许多。

“薛天?”

“你是……日月?”薛天有点惊讶,日月是他小学素描班的同学,初中的时候薛天转走就再也没有见过“好久不见啊!”

日月和以前相比变化不大,还是一副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多的脸,真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萝莉。

再搭配上傲娇动物系性格,萌的没边~

“没想到竟然说的是你……不过我看行。”日月绕着薛天转了一圈“我是和我搭档一起来的,你呢?”

“我是搭档。你好我是探月。”另一个长相有些雌雄莫辩的少年……应该是少年吧带着一名手托蛋糕的女孩过来,掏出一个扩音器向红围巾们打开“梦喋来啦,带了蛋糕,快来吃啊!”

女孩自豪地举起手中巨大的盒子“呛呛呛,我用比利时Marcolini的巧克力做的熔岩蛋糕~虽然手艺比不上那些专业人员,不过用料都是一级的!”

第一个跑来的是梦喋的发小洛商,她特别激动的张开双臂……劫走了蛋糕。

“人性呢洛大商!”

——————

广场上除了红围巾组当然还有普通民众,所以说好的零点烟花不会不放。

离零点还有5分钟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等待着广场中心大钟的倒计时。

身边一对对的也都不再叽里呱啦的互诉情话,而是依偎在一起,目光脉脉地对视。

最后的时间很快又很慢,薛天站在罗飞身边,他的身高和罗飞已经差不太多了,总会有一天能比肩而立的。

他安静地看着罗飞的侧脸,夜晚的灯光不是很强,映的面目也有些模糊,但格外美好。

“罗飞。”薛天心上沉重的枷锁在这一秒突然就消失了,他微笑起来“我……”

“嗖——嘭”

第一朵烟花炸开,紧接着是无数的火焰花朵,照的天空火红。

————这是结束,也是开始——————
PS:烟花由隐退多年的秋季雨林大神友情提供~(雨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评论(61)
热度(23)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