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八)

他们去的地方距离医院有五六站的路程,不太远,但是和达科就是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地铁都得一个小时才能到,路上薛天带着莫名地兴奋挨个发短信给五人组其他几个人表示自己今天要外宿了。


罗飞住的公寓楼只有十多层,开盘不到一年就被全数抢光。倒不是房价便宜,而是这里环境好,依山傍水的,离好几个大公司的总部都还很近。更重要的是这块地方是S市的养老胜地,免费公园、健身设施、医疗服务中心都是高规格高素质妥妥的。


“这么早就想着要养老啦?”


罗飞刷卡带薛天进了电梯,按下楼层按键才摇摇头“这房子不是我的。”


“哦。”薛天看他表情知趣地没再问。


公寓楼一层有5户,每层还都搞了绿化,挺有格调的样子。


“这个时间估计都在家做饭吧……不用换鞋直接进。”罗飞抬手看一眼时间,掏出钥匙开了门招呼他。


薛天走进去先是上下左右环顾一周,然后毫不顾忌地就在客厅里绕了一圈,走过堆满东西的沙发回到原地拍了拍摞在一起的两个整理箱“你是刚搬来还是要搬走啊?”


“搬走,这里离学校太远了,我可不想每天放弃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罗飞从厨房冒出一个头“酸奶、牛奶、咖啡、可乐还有啤酒喝什么?”


“啤酒?我还是要咖啡吧。”


然后罗飞很快就端着两杯奶白色液体出来了,他把其中一杯明显稀的多的放在整理箱上,“小孩子喝什么咖啡,对身体不好。”


合着您一开始就没准备泡咖啡给我的吧,薛天无语地盯着杯子里飘着袅袅热气的牛奶,又看看他杯子里浓稠的液体,那是酸奶吧,他喜欢喝这个?


“晚上想吃什么?”


“有的吃就好了,随便做,我不挑食。”


“那还是叫外卖吧,倒是想给你做点好的,但是厨房除了几盒奶和火腿肠之外什么都没有。毕竟要搬走了理解一下。”罗飞几口喝完自己的酸奶,伸手就把大衣从薛天身上扒下来,后者下意识捂胸口的动作让他再次笑了起来“吓的什么,我能把你怎么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薛天放下手,忿忿地端起牛奶灌下去。他在仰头的间隙瞟向罗飞笑的一脸褶子的脸,有些惊讶地发现他居然还有一颗虎牙,在左边,小小尖尖的。他也见过其他人有虎牙这种给女性增加萌度给男性增加娘度的东西,不过如果是在罗飞身上……


他眨眨眼,把口中的蛋白质液体咽了下去。


———


作为借宿的人,薛天很自觉地就把吃完的外卖盒子收拾收拾装到垃圾袋里准备第二天扔掉。罗飞则是趁这个时间从整理箱中翻出一套新的洗漱用品来给薛天用,把人推着去洗澡后又开始铺床。


然而这个时候罗飞才心塞地发现客房太干净也不是什么好事,主要是干净过头了,除了桌子衣柜顶灯和床之外什么都没有,包括被褥,显然现在开始铺是来不及了,而且他常年一个人住也没有多余的被褥用来招待客人,看来等会只能让那小子睡自己的床了。。


大不了再找一床……等,他刚才是不是说了没有多余的被褥!


罗飞不信邪地在箱子里翻来翻去,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找出了一条夏天盖的薄毯子。


“……”真是,邀请其他人来住宿前真得长长脑子。


薛天洗澡洗的很艰难,他身上的伤口不少,水一冲就疼,疼痛不剧烈但是持久,弄得他浑身不舒服情绪都暴躁了起来,更别提手上有伤没法搓澡的感受了,他现在简直想砸墙。


这种情绪终结在“哗啦”一声中,浴室的门被拉开了。


“啊!”


“啊什么啊,啊什么啊?吓我一跳。”罗飞干脆利索地把上身毛衣脱掉扔到洗衣篓里,踩着塑料拖鞋走过去。


薛天整个都傻了,保持着一个左手抓后背右手拿浴球的姿势僵在浴缸里,花洒的水还在源源不断地喷出来,在浴室这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腾起一阵又一阵带着沐浴乳草本香味的白色水汽。


“我就知道你会用这个。”罗飞轻轻鼓动了几下鼻翼,从洗手台下拿出一个快到他膝盖这么高的凳子放在两人中间“过来坐下。”


“啊?干什么?”


罗飞意料之中地看到薛天拘谨地向后退了一步,他抄起手“你看看你那样子,能自己洗吗?赶紧过来坐好,我给你洗头。”


纵然是对罗飞颇有好感,也不代表薛天愿意就这么大喇喇地全裸出镜跑到人家前面让洗头,正纠结着,对面就甩过来一条浴巾,他抬头看去,罗飞眉眼间都是促狭的笑意。


都是男的怕什么!人家还不是为你好。


不要怂就是干!【没有!


于是薛天乖乖跨出浴缸坐到板凳上。


——————TBC——————

本来觉得能写到上床…果然低估自己的话唠能力了,因为亲戚来访导致明天的洗澡计划泡汤就想到了这俩人打过架肯定得洗澡澡啊!

于是又秃噜出来一堆不知所云的东西(๑•ี_เ•ี๑)

还是没有做到日更,昨天……或者前天?少了一更,等亲戚走了就补上。

求安慰,窝又抑郁了嘤(ಥvಥ) @S 


评论(74)
热度(18)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