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五)

薛天认真的神色触动了男人的某些记忆,他颇为怀念的摇摇头,然后拉了拉自己外形奇怪的手套走到和薛天并肩的地方抬手拍拍他的背“但是你们是达科的学生,那就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再让你受伤了,乖乖一边坐着去。”


薛天放远了视线,尽头落在四人身上,握紧了钢筋,眼泪突然就溢满了眼眶,他吸吸鼻子仰起头,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信任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拜托你了。”


男人似乎还是挂着笑的,隔着厚重的手套摸摸薛天硬茬茬的头发“交给我吧。”


钱哥手底下的混子们从男人来到开始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就没有再动过,他们心中悄然扎下名为恐惧的种子,可是男人从头到尾也只是揍了两个人。


现在他过来了,混子们齐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舞着手里或长或短的家伙冲了上去。


薛天看着心中着实紧张了一把,他无法从男人简单几个动作中推测出来他的实力几何,这样是不是害了他?


但很快薛天就放心了,甚至是惊异于他的身手。


“今天不是周末吧。”他偏头闪过砍刀,压低身体出腿横扫,接着稳稳拽住前后两个人的后脖领狠狠向被他绊倒的人身上掼下去。


“翻墙翘课?”男人上身仰倒,双臂展开闪电般劈砍在试图身后偷袭者的喉结上向后撤步轻轻松松就把两人按在了地上。


然后右臂弯起,肘部撞在又一个混混的肋骨上,男人收敛了笑,从眼角看着薛天,几个虚晃就把最后一个混混逼到了墙角,一拳打在了他的脑袋旁边,“这样不好吧,学生就该有个学生的样子。”


男人在那里静静站了几秒,转身收回了拳头,带下一大捧水泥碎块噗簌簌掉到掉到地上,而那个混混抖得像筛糠一样沿着墙滑坐在地上,胯下不一会就洇湿了一片,散发出隐隐的骚臭味。


“你……”薛天欲言又止地一边一个架起受伤最轻已经醒来的明佳一和曾日华,然后去扶韩晨和明天。


曾日华抹了两把脸清醒了一些,他左右环顾帮明佳一把韩晨明天掐醒,愣了一下“哎等等!人呢怎么……都趴下了?!”


“应该是那边那个人做的。”明佳一用蝴蝶刀把校服裁成条给韩晨把伤口扎上“得赶紧送他去医院。”


“我叫了救护车。”曾日华举起手机,屏幕光线暗淡,布满裂纹“要不要报警?”


明天呲牙咧嘴地试图用手够到后背,结果没够道还扯到了伤口,他丧气的垂下肩拨了拨额前被血糊成几缕的头发瞥了曾日华一眼“那人不就是警察吗?”


“很抱歉我不是,你打的是我堂弟的电话,他不在我就顺道接了。”男人打量了一下五人,又扭头去看全场唯一存活的钱二狗,眼睛眯了眯“啊……等一下。”


钱二狗在男人扔下汤子去碾压其他人时就小心翼翼哆哆嗦嗦地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抖着手拨出了一个号码。


可是对方直到男人面无表情的走来都没有接,钱二狗绝望地拖着被扭断的脚踝往后撤,但仍然没能躲过一拳揍晕的命运。


“还想跟秦玮求救,可惜他今天早晨就被逮捕归案喽。”男人拿着他的手机翻看通话记录,“啧啧啧,不过徐磊和你也差不远了。”


薛天快速把自己的伤口处理好,然后和男人突然看回来的眼睛对视,良久,他才表情古怪地开口“那你是谁?”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薛天同学。”男人走来走去把将要转醒的混混们一人一脚踢晕,然后脱下手套,

伸展了一下修长的手指。


他露出微笑,在洒进小巷的微弱阳光里浮现出隐隐的诱惑“我是罗飞,即将成为达科高二的化学老师。”


——————TBC——————

该去医院了耶……


评论(17)
热度(16)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