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四)

钱二狗自从变成一个混子后就没怕过什么,偷鸡摸狗,骚扰猥亵,打砸抢什么都干过,光是拘留所就进过不下于十次,还曾因为抢劫伤人被判过刑,直到被秦玮看中收为心腹才逐渐收敛了一些,但实质上是更加的嚣张跋扈。


特别是他在秦玮手下教训不听话的人或者是收保护费的时候,看着对方恐惧畏缩的样子,心中那种扭曲的快感就会升腾而出,但片刻就被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过去给抹消的干干净净,让他脊背发寒。


那个过去是一个人,某天的事情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但是那个人的声音他的样子一辈子也不会忘。


低沉的悦耳的,柔和的温暖的,这是薛天听到的声音,是幻觉吧,他只能看见迅速接近自己头部的棍子。


就是连累了他们几个,薛天闭上眼,胃部一波一波的痉挛。


“抱歉,可能该小心的是你。”这声音从后方几米远的地方轻飘飘地落在钱哥的耳朵里,背景音是他几个保镖的哀嚎和倒地的沉闷声响。


他的某些记忆被这个声音触动了,下意识地就出了一身冷汗,但声音的主人并没有给他彻底想起来的机会。


“让他们停下来。”


———


汤子本命汤保株,出生就是个孤儿,在福利院因为太过阴沉直到成年都没有人愿意领养他,甚至前来挑选未来孩子的夫妻们看到他都会露出一瞬间不喜的表情。由此,汤子在福利院生活的并不好,也就养成了他一身更加偏执和凶残的性格,也就因为性格和实力,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他。


他对于跟着钱二狗混并没有什么异议,能让他尽情揍人就行,其他都不重要,所以当他听见钱哥那边的声响时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然后他后悔了。


那个人不知道怎么从七八米的地方突然过来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就捏住了他的手腕,另一手轻柔地按在他的头上,像拍蚊子一样拍在了墙上,“不是让你停下来吗?”


你什么时候说了?汤子感觉随着那撞击脑袋里一阵轰鸣,紧接着巨大的胀痛袭来,他脚步踉跄,不由自主的坐倒在地,头晕眼花中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黑色大衣,牛仔裤和休闲鞋,脖子上的围巾很长。男人背着光,他只能看到他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就被拎着领子拉起来。


“多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子?嗯~”那双手无视他的挣扎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由肩膀开始把他双臂六个关节一个一个慢条斯理的卸掉,然后再次按着他的头磕在了自己屈起的膝盖上,强烈的酸痛和莫名的惊恐成了他最后的印象。


钱二狗这会终于缓了过来,他扶着脱臼的手臂倚着砖墙站起来,目光中夹杂些许的恐惧看向几秒钟就收拾了他最能打的手下的男人。


他知道那个人是谁,很多年前,他还没有混出名堂的时候,那个人的名字就已经在S市地下广为流传了。


“还能站起来吗?”男人好像没看见他前方虎视眈眈的混混,蹲下身扶着薛天的肩膀关切地问他。


薛天轻轻喘了几口气,一抬头心脏似乎就停了一瞬,注视着他的是两汪深潭,男人的眼睛不是很大,胜在明亮而深邃,眼形狭长微微上挑,眼尾却是下压的形状,有点像猫科动物,给这幅不是特别英俊的面容增加了不可名状的温柔和庄严。


那是一种甜蜜的心悸,薛天后来这么形容他当时的感觉。


“谢谢。”薛天愣了好一会,才感觉腹部的疼痛没有刚才这么厉害,把手搭在男人的胳膊上借力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捡起钢筋松开手就往后走。


“干什么?”男人没有什么反应,声音还是轻飘飘的。


“带我兄弟回来。”薛天捂着肚子活动了一下右臂回答到。


“依我的判断,你现在是没有能力把那几个小朋友扛回来的。”


“那又怎么样?”薛天低下头盯着自己手背上的擦伤“他们是我兄弟。”


男人叹了口气,揉揉自己微卷的头发“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TBC——————

这次真的出来了(๑´ㅂ`๑)

 @S 感冒快点好哦(๑•̀ㅂ•́)و✧


评论(27)
热度(21)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