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天飞衍生架空】自留地 (一)

春节的时候薛天总算能和家人坐在一起吃上顿饭了。


金碧辉煌的四星级酒店的包厢,菜肴精致,大鱼大肉,觥筹交错,奉承阿谀。


薛天坐在他母亲身边听着父亲含蓄的炫耀家产几何,用筷子戳着米饭,据说是黑龙江的五常,很贵很好吃,薛天尝了尝觉得确实很好吃,但是他并没有吃饱。因为他得在母亲向每一个亲戚炫耀自己阳光帅气乐于助人品学兼优的儿子的时候点头微笑问好,然后谦虚的说几句不敢当不敢当,没这么好没这么好。


其实薛天说的是实话,他的成绩不算太好,全靠浪到飞起的物理分数和多个物理竞赛的奖杯生生给提到了年级的上游。他并不乐于助人,某次跳河救人还是因为自己新买的打火机掉进去了,平时乐于分享也是因为有钱任性,他的品德评级也不怎么样,因为他打架。


说到底,除了一张不知是遗传了谁的让看过的都惊为天人的脸以外,什么阳光开朗乐于助人品学兼优都是假的,都是假象,他薛天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良少年。


抽烟,喝酒,撩妹,一挑多,群殴他都干过,他是学校里有名的校草也是有名的混混。但是薛天自认为人品不错,当然他的人缘是有口皆碑的好,虽然也有一批仇视他的人但这不影响他的自我感觉良好。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不良少年,薛天从不主动挑衅没事找事干,也没收过保护费什么的,他只为了心中的正义而战。


比如把欺负他兄弟的人往死里揍,把调戏他女同学的人往死里揍,把做了错事还大摇大摆的人往死里揍,把和他男朋友抢双十一限量酸奶的人往死里揍……不好意思剧透了。


薛天说其实我原来没这么暴力的,但是我男朋友说他的一生为了暴力而存在,为了满足他我只好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


你就编吧啊。


春节过后也就又和一群狐朋狗友混了一星期,万恶的压榨学生的学校就开学了,学校领导们掐好了时间,正好从周一开始上课,薛天讨厌周一的课,因为那天有两节连上的化学。


可能是源于骨子里无法磨灭的中二之魂,物理老师兼教导主任袁志邦对于薛天是很欣赏的,两个人亦师亦友的关系很方便薛天胡作非为。薛天也是个心里有谱的人,他犯事的时候很少会被发现,加上袁志邦作保也就免去了特别重的处分。


说了这么多,就是在解释为什么薛天的物理成绩好的不科学,当然很大一部分是他自己的天分,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喜欢物理。


同样,有最擅长的科目也就有最苦手的科目,就像银桑的卷毛,柯南的嗓子,姬路瑞希的料理,是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对薛天来说,这伤痛就是化学。


薛天不喜欢学习,尤其是化学,他讨厌那些莫名其妙的物质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产生莫名其妙的新物质,你说它们自己待着好好的干嘛非得拿过来放一起让它们反应?反应就反应吧,还得背价数,背离子键,背官能团,背方程式,得会配平,得记住现象……哪来这么多事啊?


对于天性喜欢简简单单事物的薛天来说,化学简直就是噩梦,但是化学老师是孕妇,他的一切反抗都偃旗息鼓在自己的良心里。


但是新学期的第一天,他就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化学老师她终于扛不住她老公的叨逼叨请产假回家等生孩子了。那一刻,薛天觉得他的天空星星都亮了,眉飞色舞地嘿嘿嘿到一直仰慕他的美女同桌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化学课肯定还是得上,学校在找到新的化学老师之前从别的年级借调了其他化学老师过去,于是薛天在试着听了一天的课之后就在周四的又一次化学课仗着老师不熟悉他,呼朋唤友的翘课出了学校。


薛天所在的达科高等学校是S市首屈一指的高中,以高毕业率和高录取率闻名,当年薛天的父母就是看中这个才把他送进来的。然而一个学校再好,也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就像他们现在正在钻的狗洞。


“日了狗!你出去了快点起来!顶着我脸了!”


“滚!我不是在侦查敌情吗。”


“闭嘴吧你们,一会把保安招来了。”


“哎哎哎,赶紧的哥儿几个,好像有人来了!”


等五人组良心明佳一把伪装用的砖头垒好,再把被压倒的野草拢起来挡住那个狗洞时,另外四个人已经就去网吧还是去打球还是先去搓一顿进行了深刻而激烈的探讨。


“行行好吧几位大哥,你们是想还没出去就被揪到教务处吗?”


正如明佳一所说,狗洞外面是一条死胡同,他们还得翻个墙才能真正踏出学校的范围。


“佳一你说吧是不是亲兄弟?这两个人天天想着吃喝玩乐,生命在于运动,我是在帮他们!”


“算了吧就你?还是多跟你哥学学吧,你那语文成绩真是没眼看。”


“薛天你还有脸说我!你瞅瞅你那化学……”


“行了二位,上次计算机考试都及格了吗,天天玩游戏也不见有什么长进。”


“麻溜的,我哥下午第二节课就回来了。”


明佳一拍拍手上的灰推推眼睛冷静地说“对不起我独生子,何况明天你跟的是你妈的姓。薛天你除了化学其他也不咋地,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曾日华你也是,平均发展发展的就计算机最突出。韩晨你知道你哥管得严还敢出来我也是服了。”


此时的明佳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学霸的气息。


“还有,刚才韩晨看见有人过来好像是真的……所以,咱们跑吧。”


然后五个人就争先恐后地往堆着几块废弃建材的墙跑去。


曾日华是五个人里面体质最差的一个,所以他也是最后一个翻过去的。当他一条腿跨过墙头时就后悔了。


在他翻的这面墙的底下,薛天明天韩晨明佳一站成三角形同对面一群人对峙着。


薛天咽了口口水,他刚下来就从那群人中间认出来几个熟面孔,那几个人到现在手臂上还打着石膏,那是被他用钢管打断的。


上个星期还没开学,薛天出门和几个朋友兜风,回家之前不知不觉就遛到了学校附近,听见自己经常出入的小巷中传来哭泣和骂声,摸过去一看立马就炸了。那是被四个混混围住的两个女孩,两个人长得都挺漂亮,穿的浅色羽绒服称得小模样清纯可爱,怪不得会被这些人找上,其中一个是他们班上的学生,哭的不成样子,头发乱七八糟,脸上隐约有个巴掌印,衣服都被拽开了。


眼见着那两个女孩就要被辣手摧花,薛天噌一下就冲过去了,幸亏当时那四个人都喝醉了,再加上光线暗,薛天又是先发制人,没费太大力气就把几个人给收拾了一顿。


后来到警察局录了口供又把女孩们送回家薛天才自己回去。


现在是……找上门来了?


“谁是薛天?”对面领头染着红毛戴着墨镜脖子上还挂了一串小手指粗的金链子的品味极差的人掂了掂手上的铁棍,呲着牙粗声粗气地问他们。


“我是。”


明佳一一巴掌拍在脸上“我的薛大爷你又惹了什么事儿啊?”


明天倒是挺兴奋的,他搓搓手看看对面“诶诶,这得有……十几个吧,咱们等会是跑是打啊?”


“你跑的了吗你!”韩晨瞥他一眼“想想怎么突破吧还是。”


“钱哥他们明显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要不要教训他们?”红毛身边的黄毛一号殷勤的问“当然不过几个小子,犯不上让您动手,我去就行。”


这时候曾日华终于没撑住那条腿,咣当一下……掉在了墙的另一边。


也算是一个信号,红毛点头,黄毛一号挥手带着几个人渐渐逼近。


——————TBC——————

英雄救美的罗菲菲下章出来(ฅ>ω<*ฅ)

评论(42)
热度(36)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