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九章

【食用说明】

⒈警告!薛壕ooc了一路少女心( •ิ_• ิ)请别打窝

⒉恋爱中的人类都是不可理喻的!

⒊你们……要的……肉……我要做十套四级试卷冷静一下(๑´ㅂ`๑)

⒋发现了自己有把肉炖成渣渣的天赋( •ิ_• ิ)手动再见

⒌不科学的地方就当没看见吧,毕竟我已经超脱了

⒍并不知道下一章能不能回到查案啥的

⒎ @今天的我也很英俊 


●・○・●・○・●・○・●・○・●・○


两个人像早上那样面对面坐在一家小餐馆里,谁也没说话,一人抱着一碗没有牛肉的牛肉面嗍的高兴……好吧只有薛天一个人高兴,这时候让他吃土他都是高兴的。


薛天左额上贴着个创口贴,右颧骨上有点青,罗飞脸上倒是干干净净的啥也没有,这只能说是某人作死和被作死的结果。


两小时前——


薛天觉得自己好像还在梦里,梦里罗飞坐在他旁边,身上穿着他准备的衣服,车子后备箱里装着他的家当,现在在回两个人家里的路上。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它今天确实的发生了。


罗飞正在看着我,薛天心里甜滋滋的,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他的视线他的话语他的情绪他的爱他整个人全都是我的。这么想着,他也温柔地回视过去,目光多情而缱绻,深邃如蓝洞的仿佛能把罗飞整个人都给吸进去。罗飞,你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吗?


他在摸我的脸,薛天开心的想到,那我也得做点什么,于是他一低头在那只手上嘬了一口。


罗飞害羞了,薛天看到缩回去的手又想,然后他似乎听到了些天音,不过那都不重要,只要人在这里就好,只要他能看到他就好。


这一刻,薛天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恋爱使人智商下降这件事,是真的。而罗飞为什么会看他,这个原因并没有这么美好。


你说你旁边一个人笑的跟傻逼似的你不得多看两眼?特别是那个人还在开车的情况下……shit!他转过来了!看我干什么看路啊!


“开车看路谢谢。”罗飞被他那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的发毛,伸手把薛天的脸给掰了回去。


薛天顺道在他手指上mua了一下。罗飞唰啦就把手缩回去,整个人都写着“惊悚”两个字。


“薛天你是不是有病,还能不能好好开车了?不行换我来。”


薛天又回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就算你长得再帅也不能掩盖你是个神经病的事实。


罗飞有点后悔跟他回去了,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不用问了,陷入爱河的人啊都这样。〗


【好像你见过很多一样。】


〖啧啧啧,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薛天他那充满的感情的双眼,那信任依赖的目光,那幸福快乐的笑容,你都感受不到吗?〗


【我只知道他再不正常一点就得发生惨绝人寰的车祸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马上就要拐弯了。〗


在丁羽说完话的后一秒,罗飞就弹起来扑向了薛天……手里的方向盘。


薛天猛的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往前看去,前方不到十米处就是一道围墙。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想要安全拐过去基本是不可能的。


薛天眯起眼完全没有犹豫,顺着罗飞的力道猛打方向盘,车子的方向立刻发生了改变,随着踩下的刹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然后他弓起身子抱住了罗飞。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左车灯在围墙上蹭出一道白痕,车头“嘭”的撞到了路边的行道树,挡风玻璃上撞出一片蛛网状的裂纹,引擎盖冒出了一缕青烟便不再震动,车厢内也安静下来。


“别怕。”首先开口的是罗飞,他拍拍身上人的背,把自己从这个僵硬的怀抱中拔出来,对着他苍白的脸色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源源不断地传递出安抚的感情,这样的薛天莫名的让他感觉到有一丝心疼“别怕,我没事。”


似乎又过了好久,薛天慢慢放松,紧绷的肌肉也松弛下来,他在罗飞的肩窝里蹭了蹭才恋恋不舍地坐回驾驶座。


“我没怕……就是你的痘坑太让我揪心了,有时间带你去做个光子嫩肤吧怎唔噗——”


———


“我说你484 sa……”罗飞双手插兜目送拖车远去。


“对不起。”薛天拉着行李箱捂着被拳击的左脸深深的低头。


叹了口气,经过丁羽一说,罗飞就算再迟钝也得知道薛天这么反常的原因了,其实还是因为自己。他把手从兜里抽出来挠挠头然后瞟了一眼深陷在自觉要被抛弃的泥潭中的薛天,吸吸被寒风吹出来的鼻涕,碰了碰他因为撞到座椅靠背微微肿起的右脸问道“疼不疼啊?”


薛天感受到脸颊上传来的温度,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眨巴眨巴大眼睛“不疼。”


“还不疼,这里都破皮了,你等等。”罗飞撩开他鬓边散下来的头发皱起眉,蹲下去从行李箱里翻出来一个创口贴撕开包装就给他贴上去“以后你车上别挂有棱角的东西了,保不齐这次破皮下次脑震荡。还有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警察,皮糙肉厚的,你这么个细皮嫩肉的棵草别真给折了。”


“哎哎哎,别咒我啊,保护你是我的本能。”薛天摸摸额头辩解道“再说我也是练过的。”


罗飞瞅瞅他那单薄的小身板没肯定也没否认只是冷笑两声“你先看看我们怎么回去吧。荒郊野岭的连个车站都没有。”


后来他们是坐运货的卡车回到市里的。


Now——

 

薛天嚼着面条,看着罗飞,想着自己还有多少现金,够不够打车回家。


罗飞喝着面条汤,看着碗沿,想着Darker和他已经着手调查的事情,能不能尽快解决。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吃着没有牛肉的牛肉面,谁也没有说话。


餐馆外面正好有一个车站,终点站就是别墅区,对于挤公交,薛天是拒绝的,然而他还是败在了罗飞的死亡射线下。


————肉的分割线————


移步微博: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17573887508131&from=&wm=&ip=172.16.193.169?ep=D7naZ1IRK%2C3486746793%2CD7naZ1IRK%2C3486746793


说7000就7000一点都不含糊的!(๑•̀ㅂ•́)و✧

评论(72)
热度(53)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