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七章

【食用说明】

⒈给专案组良心提升了战斗力(๑•̀ㅂ•́)و✧

⒉因为设定的原因,尹剑和明天的精神向导都有两个模式的……哇私设如山( •̀∀•́ )

⒊完蛋,感觉有两个番外得交代了( •ิ_• ิ)

⒋本来不想用“塔”的,然而想不出来其他名字……心累

⒌论日常里没有人能帅的过三秒

⒍后面写的乱七八糟的(๑•ี_เ•ี๑)凑合看吧


●・○・●・○・●・○・●・○・●・○・●


尹剑现在心塞的很,自从那天他来医院看望明天,之后隔壁楼突然响起爆炸后没几天,明天就没有一点预兆的昏睡了过去。


当时真是特别混乱,从隔壁楼波及过来的精神干扰把这几层好几个哨兵都影响到了,估计是等级和精神抗性都挺低的,竟然就这么容易的陷入了神游,神志不清的吼叫着开始攻击每一个见到的人。尹剑本着一个向导不能见死不救的原则和罗飞隔空发来的交代,劳心劳力地挨个下了暗示然后揍晕,梳理了一通五感就丢给了接到通知赶来的“塔”的医疗队,好在那波干扰只出现了一下子,要不然他也得累毙在医院。


不过他还真猜对了,飞哥果然不是D级向导这么简单!


可那时候似乎明天并没有什么不适。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过了两天当尹剑从外面了解事情经过回来后,就看见明天一动不动地站在病房中央,神情呆滞和那些神游哨兵一模一样,尹剑立马就慌了,几步走到明天面前喊他的名字,结果人没叫醒,直接叫晕了。尹剑赶紧把人放到床上,然后按铃叫护士,经过检查的出的结果只是进入了深度睡眠,并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好在周浩带队任务处理的及时,他作为一个有着多年经验的向导,和韩灏过来看了一眼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弟弟他正在觉醒成为哨兵的过程中,需要向导进行引导。”周浩冷静地说,拍了拍尹剑的肩膀,褪去了平时傻气更加锐利的目光看着他“你有没有把握能成功的引导他转化成功?”


尹剑傻在那里,在他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明天觉醒了,明天要成为哨兵了,他正在转化!


韩灏在旁边看着他,摇摇头,对周浩使了个眼色就要把尹剑带到外面,在要被带到门口的时候他挣开了韩灏,透过厚重的眼镜片,双眼亮晶晶的。


“不用担心,当年就是周浩引导我转化的。”韩灏以为他在担心自己的弟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少见地放柔了声音安慰他。


尹剑突然摘下了眼镜,眼神坚毅的完全不像是那个平时畏畏缩缩的0.1。他的手心里蹲着阿松,此时的松鼠小小的身影有些模糊,阿松尾巴一甩,跳下他的手心轻盈地飞窜向明天的病床。


“组长,我……”


周浩的精神向导雾黎姿态优雅地蹲坐在病床边上,蓬松的灰蓝色尾巴也缓慢地摇来晃去,看的久了就仿佛被催眠似的萌生强烈的睡意。阿松跳上病床,业务熟练地爬到明天的胸口趴伏下来,小脑袋贴在他心脏的位置,闭上眼就像睡着了。


气质温和顺服的英国短毛猫依旧蹲坐一边,半阖的眼睛动了动,瞥了阿松一眼。周浩笑了笑,却是收回了已经进入明天还未成型的精神世界的触梢,转而只是把他周围略微杂乱的信息流梳理了一下就站起身走向还杵在门口的两人。


“别傻站着了,想去就去吧。”


尹剑猛的抬头,周浩此时的话就像圣旨,他立刻跑到明天那边,没有几秒钟,一道又一道坚实的精神屏障就层层出现在兄弟二人周围,那些紊乱的信息流被挡在外面再也没有机会进去扰乱明天的转化。


周浩满意地拽着韩灏出去了。


“你放心留他一个人?”


雾黎三下两下窜上了韩灏的臂弯,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来,韩灏就抱着它轻轻地顺毛。


“你都放心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周浩哼了一声,“他们是兄弟,引导这种事他们自己来比外人帮忙要合适的多,而且你没看那小同志这么坚定的眼神儿吗!兄弟姐妹的心灵感应听说过吗?”


韩灏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儿。


“哎……今天你一说,我又想起来那时候,你刚觉醒被送来,比那明天小同志要闹腾的多,有能力引导转化的向导都出外勤了,也就我任务完成的快,要不你就得变白痴。”


“那也不一定,说不准我就自己转化成功了。”韩灏正给雾黎挠下巴,说完就被咬了一口。“哎,怎么还不让说了。”


周浩阴惨惨一笑,“你是不知道,你那情况特殊,没经过像明天这样的剧烈催化,自己快要觉醒了还不赶紧来塔里报道非得跑外面打群架,要不是送来的及时连引导都不用了直接送精神病院就行。”


韩灏顿时哑口无言,这个他还真是不知道,那时候他打架打着打着就厥过去了,醒来就在塔里,除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和之后的温暖之外一点其他的印象都没有。


“哼哼,你就狂吧,没我你怎么办。”


周浩这时候说的跟开玩笑一样,但他一想到当时的情况也是心有余悸,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把韩灏从“井”里拖回来,就连那里最有经验的媒介人也表示唤醒的几率不足两成。如果不是他的坚持和他强烈的求生意志,可能两个人就都被“井”吞噬,再也回不来。


之后他是睡了多久才缓过来的?一星期?一个月?反正听说韩灏没几天就活蹦乱跳的能遍地走了,也没什么后遗症。反到是他,很长一段时间的评级都在B徘徊,后来慢慢才恢复。但是因为引导时受到的精神伤害太大,感知能力再也回不到全盛时期。


这些韩灏都不知道,不过他也不用知道。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是啊,没有你我怎么办……”韩灏空着的一只胳膊环着他的脖子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把下巴放在周浩肩上微微蹭了蹭,声音几不可闻。


〓─〓─〓─〓─〓─〓─〓─


罗飞几分钟前就进入了放空模式,面无表情地把脸埋在围巾后面跟着薛壕和刚刚结识的柳心曲小弯,基本达到了无欲无求的境界。


“薛先生你看我们这种型号的高压锅,它的制造标准完……”


“是不是最贵的?”


“是。”


“好,买!开发票吧。”


差不多之前就都是这种循环,至今已经买好了微波炉烤箱电冰箱压力锅,现在正在向抽油烟机方向进发。


罗飞也是试过阻止的,但他那丁点的微薄努力很快就被镇压在薛天不分时间地点的么么哒和杠杠抱抱下。


太寡廉鲜耻了!简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给不给单身狗活路啦!FFF团何在!


对不起FFF团只烧异性恋(๑•ัω•็๑)


因为都算是厨房用品,所以各个区域之间相隔不远,导致一路上收到了无数妹子的崇拜之情和一些陪老婆的男人们羡慕嫉妒恨以及苦逼的目光——这个都是冲薛壕去的。


毕竟我们罗教授既不露脸又不露味的不是?


“柳心!!!!”一个人影高喊着柳心的名字飞奔而来。细看不就是上午那姑娘吗。


“滚滚?你怎么来了?”柳心疑惑地拍着她的背顺气,虽说是远房表亲,但姐妹俩站在一起还真有点像……我们不说罩杯的事( •ิ_• ิ)


“哼!还没找你算账呢先不说这个,明天的妈妈打电话给明天说家里的高压锅坏了让他带一个回家但是因为明天受伤没法出来我就来啦呼——”潘滚滚说完长长舒了口气,直了直身子,左右看看,帅气地用中指推推眼镜,“……罗警官?!哇帅!还有那个痴唔唔唔!”


薛天在罗飞的瞪视下讪讪地放下了捂着潘滚滚嘴的手,在她衣服上抹了几把,凑过去快速捧起罗飞的手就MUA的一下“我的心里只有你!”


罗飞:“呵呵。”


曲小弯一手遮眼偏过头“啧啧啧,简直没眼看。”


“咳,好了,你的意思是明天没有把他负伤这件事告诉他的家人?”


“这次任务负伤的警员基本上都要求保密。”罗飞硬是把手抽了回来插进上衣口袋里。


薛天盯着口袋,暗搓搓地决定以后给罗飞买的衣服都不带口袋了,罗飞的手是本宝宝的!


“呃,对,明天妈要什么来着?”


“高压锅。”曲小弯一手敲上柳心的头“什么时候能长点记性,真为你的记忆力感到心碎。”


“什么时候能跟弯弯姐一样听听我说话啊柳心碎?”潘滚滚抄着手很是不满。


柳心抱着头有点委屈,心想也不是我不想听啊,咱们俩不知道怎么着就脑电波相冲,下意识的就无视你啦我也不想的。


“快点快点,帮我选一个高压锅!”潘滚滚推着柳心往回走。


“哎你急什么,又不是你要用,大不了等下班我给他送过去。”柳心一扭身就从潘滚滚的爪下逃脱了,她整整工作服的领子,冲天飞二人扬了扬下巴“没看见还有顾客呢吗?你等等我,待会带你去吃苹果派。”


滚滚姑娘一甩头发,双手叉腰做圆规状“哼,虽然他很帅,但你没有机会了柳心还是和弯弯姐安心过日子吧~明天有喜欢的人啦!那叫一个浓情蜜意,不过好像对方还不知道呢,啧啧啧,可怜的暗恋。”


显然八卦一个人,特别是一个熟人的情史是最让女性们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柳心和远远的各种高冷的曲小弯也不管还等着置办家电的两人了,迅速凑了过来,“谁谁谁!?”


当然,曲小弯更疑惑的是潘滚滚是怎么知道的,她虽然知道她也有读心的能力,但当初她们和明天熟悉后,各种美食加上柳心堪称Bug的读心术都没能把他的嘴给撬开,虽然有一部分是王大锁从中作梗……


“我听到那个人叫尹剑……哎呀你们说谁家姑娘能给起这么个爷们儿又有一些淡淡的猥琐的名字啊,爹妈真不走心。”潘滚滚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儿上满哈哈哈刷屏……然而,五十步笑百步……


尹剑……满室寂静。


罗飞是第一个缓过来的,他咳嗽一声,往三人组那边挪了挪,不管薛天不满的哼唧“是叫尹剑,你确定不是殷剑或者尹敬之类的?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潘滚滚毫不设防,回答的十分自豪“我可是专业中文系毕业的向导啊,虽然级别不太高,但是精神感知级别是A哟,要不是控制不好就是A+啦。”


“和精神抗性呈反比。”柳心扶额。


“你怎么就能知道是喜欢不是其他什么感情?”曲小弯试图拯救一下自己的三观。


潘滚滚摆摆手“再怎么着我也是写小说的,他脑子里的东西稍微听听就知道了。”


罗飞了然地点点头,就向导来说,精神感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探测,二是情绪,粗略的说就是类似于脑电波的东西,一般只对哨兵和其他向导起作用,只有达到A或以上时才有可能将范围扩大至普通人,但效果很弱。依照明天尹剑的关系和明天收到过的心理训练,这种事绝对不会是随随便便就能“听”到的……那么潘滚滚的天赋,还真是可怕,能感知到对方内心深处的想法……


“可是他们是亲……”


“好了我们知道了,但是我觉得这种有关于个人隐私的事情,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都应该保密对不对?”罗飞对她们露出微笑,“那柳心你先带潘小姐去吃东西吧,这里还有曲小弯。”


〓─〓─〓─〓─〓─〓─〓─


因为在厨房修理好之前买的东西没法放过去,薛天十分自觉的把送货地址留成了自己的别墅,然后带着罗飞去吃晚饭。而此时的罗飞已经懒得再搭理他的霸道总裁行径了。


就连最后车子行驶的方向是薛天家也没再多说什么。


与其说是放弃抵抗,不如说是默认了他的追求。


罗飞还是和来时一样的姿势看着车窗外的绿化带,整个人都是沉静而美好的,但心里就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了。


多让人熟悉的小动作啊,就连那不满的眼神和话语末尾微微扬起的音调都和当年那个孩子一模一样。那个让他愧疚了十几年的孩子,如此依赖他却在最后也没能被自己保护好的孩子。


在商场里薛天小心翼翼抓住他的衣角的时候,那瞬间喷薄而出的讶异就像溅到岩浆中的水升华一般迅速的化成了流淌在心脏上的汩汩溪流,柔软的怀念的苦中作乐的但是极其痛苦的。


如果不是当年他亲眼目睹了那孩子的死亡,遍地的鲜血残肢……


罗飞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慢慢转过头。


3月份的天黑的仍然很早,此时的路灯早已打开,光线不甚明亮。远处不知是哪一家结婚还是又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突然放起了烟花。冲天而起的火焰在高空爆成一簇簇的亮眼的花朵,千变万化的色彩透过玻璃快速地掠过薛天刀刻般俊美的脸庞,明明灭灭,稍微增添了一些柔和和朦胧,就像笼上了一层五彩缤纷的薄雾,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却增加了莫名的既视感。


『……我听爸爸说那烟花可漂亮可漂亮了,可是我没见过,大哥哥你知道烟花长什么样子吗?真的像彩虹一样吗?』


“是啊……像彩虹……”罗飞摸摸他的脸笑道“我会带你去放的……一定……”


……


薛天把车停在自己的别墅门口,他没有下车,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双手捏的死紧。


许久,他才坐起来,眼眶发红。副驾驶上的罗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和在医院时不一样,这时他的睡颜那么平静那么温暖,周身散发着清浅的茉莉花香,混着微弱的薰衣草味那么让人安心。


那么让人怀念。


谢谢你还记得我。


薛天握住罗飞伸向他的手,目光透过十几年的光阴落在那个少年还保留着些许稚嫩的脸上。


“大哥哥,晚安。”


然后他俯下身,在罗飞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罗飞,晚安。”


——————TBC——————

来,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然而文有多甜,po主的心情就有多糟(๑•ี_เ•ี๑),我的火车票半价磁条自从学生证补办之后就一直忘了补,今天……不,昨天下午去团委问了问,哈哈哈补不了啦,时间过啦(๑•ี_เ•ี๑),我麻麻知道后……呵呵你自己走着回来吧……这样……生无可恋中( •ิ_• ิ)

有种在这里就能完结的赶脚(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

评论(77)
热度(45)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