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六章

【食用说明】

⒈薛壕其实还带了咖啡机……

⒉感觉马上就能同居了,但是会不会太快(´・ᆺ・`)

⒊薛壕是可以为罗飞承包整个苏宁的男人!

⒋深夜发糖,然而没有双队的份(๑•ี_เ•ี๑),可能下章会有。

⒌越写越崩,为什么(ಥ_ಥ)得去补执念师了,这么一直ooc下去怎么得了。


●・○・●・○・●・○・●・○・●・○・●


等薛天手持稀饭汤包和几个苹果做好心里建设打开门时,看见的就是罗飞在病房里以一个不符合刚躺了将近两天的人的灵活身手翻箱倒柜。


“……罗飞你干什么呢?”他抬着头看罗飞,打开床底的一个纸箱,抱出来一个榨汁机。


“回来了,正好,听付泽说你在这……看了我两天,我衣服呢?”


薛天边削苹果皮边翻着眼回忆了一下“好像给扔了,当时你身上都是血,衣服脱下来根本不能看。”


“很好,谢谢你的回答,那么现在告诉我,我该穿什么出院?”


“你刚醒就要出院?”


罗飞给自己倒杯水“早就醒了,昨天夜里,结果没找着吃的,只能睡觉,今儿早上又被饿醒了。”


可怜见儿的,活活饿醒了。薛天心疼的把从食堂打的饭递给他。


“就算你醒的早,现在也不能出院。你知道刚进来你身体虚弱成什么样了吗?回去好好躺着!”薛天把切好块的苹果和一小块柠檬放进机子里“有什么吃完饭再说,喝不喝果汁?”


“别介!我现在饿过火了什么都吃不下,你不如给我找一套衣服来。”罗飞的胃已经麻木了,喝水都想吐,看见油亮亮的汤包就觉得难受,更别说还得吃下去了。“我躺了两天再怎么虚也该好了,不是还挂着葡萄糖吗。”


薛天很不满意的放下刚榨出来的苹果汁,把装着包子的塑料袋撑开凉着,小米粥倒进碗里,自己先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又从抽屉翻出来一袋包装高端洋气的白砂糖,舀了一勺撒进去搅了搅,然后端着碗转过身笑的跟朵花一样,“好歹试一试,不行的话还有面条,我带了电磁炉和腌小黄瓜。”


“……你准备的真全。”罗飞都无语了,“谢谢你的好意啊,我真吃不下去。”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了一会,薛天仍是很温柔地问他“医生说了,你这种情况吃一顿就好了,那现在是我喂你吃还是你自己吃?”


罗飞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就觉得有点不妙,昨天晚上醒来后,到睡着之前,他一直在想Darker的问题,各个方面得到的信息交织在一起缠成一团乱麻,怎么理都理不清。理不清就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更不想吃饭了,于是罗飞坚定地拒绝了,并且表示给他来身衣服就好了。


“罗警官,这样对身体不好。”薛天边说边往罗飞那次走,醇厚的酒香从身上一点点渗出,像无形的绳索慢慢把罗飞捆紧,“你看看,我也不想这样的。”


“呵呵。”骗鬼呢。


不管是完全还是暂时标记,Alpha的信息素对这个时候的Omega都太过强势。就像现在,罗飞眼睁睁看着薛天越靠越近,心里也嗷嗷叫着赶紧走,但身体就是不听话的站在原地晃来晃去就是不离开那个范围,还颇有要躺倒的趋势。


罗飞瘫着脸,脑子里嗖嗖刷弹幕,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想我罗飞风光十几年如今栽在这后生手里,虎落平阳被犬欺掉毛的凤凰不如鸡,今天为何如此不识时务作大死……


“哎我警告你我可是警察,你想做什么先考虑一下啊!”


薛天终于走到他跟前,假腔假势地叹了口气,伸手一捞就把人搂怀里了。


“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啊。你说你多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他把罗飞带到床边坐下,碗给塞手里,“你们那个穆警官给我打过电话,出院手续都给你办好了,还叮嘱我说不听话就不给你出院证明。”


“哼。”


“听话,衣服都准备好了,吃完就带你走。”薛天撸了一把软软的卷毛,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安静地看着他喝粥。


有一个人,让他挂念了大半辈子,天天想着,日日念着,直到心里再也容不下他人半点。而现在,这个人就在他面前,伸手就能碰到,倾身就能吻上,再也不是梦里模糊间断的幻影。


罗飞不高兴地噘嘴,但还是低下头乖乖地舀着粥往嘴里送。


一碗饭不多,加了糖容易下咽的多,罗飞几分钟就搞定了,把碗一放就准备问视奸了他许久的某人要衣服,然而迎接他的是落在嘴角的一个轻柔的吻。


“没吃干净。”薛天慢慢离开他的脸,指指自己的嘴角笑到。


他看见他眼里的喜悦和感激,还有克制。


很奇异的,没有反感,没有愤怒,此时盘踞在罗飞心里的是淡淡的安心和欢喜,让他莫名茫然起来。


【丁羽是你?】


〖承认吧,你对他有好感。〗


【这不可能!】


〖可能不可能,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行了,衣服拿来。”


〓─〓─〓─〓─〓─〓─〓─


回专案组坐的还是薛天那辆宝马座驾。罗飞穿着薛壕提供的品味正常的休闲装和风衣围巾心不在焉地对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绿化带,手指在大腿上点点点。


“罗警官想什么呢?”在路口遇到红灯,薛天终于能抽空转脸看他。


“没什么,就是想Darker什么时候作案,会给什么人发通知单,会用什么方法执行他的审判。”罗飞喃喃自语,目光悠远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你想了一路想出来了吗?”


罗飞慢慢摇头,还没来得及沮丧,下巴就被人轻柔地掰了过去,正对上薛天不满的眼神,“你干什么?”


“我对你这么好,你的心里竟然只想着别的男人!”薛天凑过去学他撅起嘴,满脸的委屈“偶尔也想想我嘛~”


罗飞无情地拍掉他的手,“绿灯了,开车。”


薛天从善如流地坐回去开车。


然后就接到了个电话,薛天看看号码按了免提,“是穆警官,找你的。”


“那怎么打你手机……”罗飞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诺基亚在几天前被自己亲手和其他仪器一起……报废了,现在想起来医院没有追究他的责任真是太幸运。然而还得花钱再搞一个手机,想想就心疼。


“喂,穆老师,我是罗飞。”


“怎么样了?不行就别逞强出院,身体最重要。”


“我很好,谢谢关心。是Darker又发通知单了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不,是你住的地方……水管因为年久失修漏水,已经被淹了。虽然物业接到你楼下的通知已经修好了水管,但是电线被水泡了不短时间,厨房附近的家电基本上都短路到没法用了……做人呢要往好的方面想,你看,虽然短路了还把你厨房烧了但是因为积水没有造成更大损失呀( •̀∀•́ )”


罗飞:“……”(ಥ_ಥ)


穆剑云的声音经过电波的转换虽然有点失真,但难掩同情之意,“所以韩灏组长特别给你多放了两天假让你去置办家电和找新地方住,后天上午8八点准时报道,当然如果有案子的话就直接过来……”


罗飞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薛天默默按了挂断,用余光瞥差不多进入半死不活状态的罗非鱼,面上也是极尽同情之所能的憋着悲伤的表情,但心里各种喜大普奔,立刻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你们领导批你假了,那正好,直接去买家电吧。”说着完全不给罗飞反应的时间就利索的调转了车头,直奔市中心。


〓─〓─〓─〓─〓─〓─〓─

 

挨到了中午,苏宁里的人暂时减少,作为全能型人才哪里有用哪里搬的曲小弯和柳心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


“现在再看销售额简直就习以为常了啊。”柳心嘬了一口刚刚冲出来的咖啡尤其自豪的看着不远处的小白板“感觉马上就能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不要你的白马王子了?”


“哎嘿嘿,不是有你吗~”柳心笑嘻嘻地用肩膀撞了曲小弯一下“咱们俩可是黑白双煞最佳拍档啊,怎么舍得你一个人。”


曲小弯满意地点点头,还没来及说话,就看着一个地方瞪大了眼睛,端着的咖啡还是柳心给扶着才没洒出来。


“什么什么?王大锁逆袭了?哪儿呢哪儿呢?”柳心习惯性地从曲小弯的思维里读出来它正在想的东西瞬时间也震惊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离她们不过十几米远的微波炉营业区,一身怎么看怎么贵的阿玛尼黑白两色针织衫搭白领深蓝衬衫黑色西装裤正四分之三侧面对着她们和另一个深灰短款丝绒外套白色长裤加黑白色羊毛格纹围巾全套Canali的四分之三背面对着她们的细腰长腿男子讲话,气氛之和谐,神情之热烈,都让她们怀疑王大锁是不是被那人给包养了。毕竟王大锁虽然性格逗逼品味奇葩,但那颜值真是杠杠的——被曲小弯整治过能见人之后。而且这年头喜欢他这一款的土豪还是不少的。


“什么!包养?我都惊了!没想到啊王大锁你原来是这种人!”听到曲小弯先把那边一身的牌子货在心里秃撸一遍又开始的碎碎念,柳心立刻恨铁不成钢地就要跑去逮人,速度之快让曲小弯根本拉不住她,只能跟着过去。


“王大锁你说你怎么对得起——管家!!!”柳心气势汹汹地噔噔噔过去了,第一句话还没嗷嗷完,音调就九曲十八弯地拐上去了,差点没破音。吓得几个人一激灵。


曲小弯半路就被定住了,因为她也看到啦导致柳心飚音的罪魁祸首,之前和王大锁谈笑风生的那个男子。


“管家……管家你能出来啊?”


〓─〓─〓─〓─〓─〓─〓─


罗飞在路上是有过挣扎的,但是被方向盘在手耍流氓我有的薛天用一个吻手给镇压了,一路蔫嗒嗒的听着采购计划被送到了市中心一家大型连锁家电商场。


下了车连初春的凉气儿还没感受到就被薛天的外套包了个结实,闻着年轻Alpha的夹杂了幸福愉悦情绪的味道,罗飞在心中哀叹一声,再次放弃了抵抗。


苏宁里面的暖气开的很足,罗飞松了口气,不再担心薛天感冒的可能性,跟着他转来转去绕到了卖微波炉的地方。


“你会挑这个?”


“不会,捡贵的买就行。”


“别介!我可没这么多钱。”


“我有啊。”薛天侧过脸,说的理所当然“给自己喜欢的人买东西,花的再多我也高兴。”


看看看,新世纪的暴发户就是这么炼成的!那边的销售妹子都开始朝着你窃窃私语了。


罗飞放弃了沟通,和这种人根本没法好好交流!他忽略心里一丝丝的高兴,然后和兴奋中的薛天东拉一句西扯一句试图动用自己最后一点绵薄的力量让他放弃这种不靠谱的想法。


〖讲真,你要是想拒绝直接走人就是了。〗


【我这是讲礼貌,人家好心带我来这里,说走就走多不好。】


〖你知道的,就算你今天什么都不说直接走人,他也不会生你的气。可是你忍心吗?〗


罗飞下意识地看向巴拉巴拉个不停的薛天,对方的脸上是真实可触的幸福洋溢,就像是结婚不久的新人,看什么都是一副世界已经和平国家已经富强自己毫无遗憾的样子,他忍心吗?


还用问?


“我会还……”他想说这些钱会还给你的,虽然这句话和他直接走的杀伤力差不多大。


“王大锁你说你怎么对得起——管家!!!”


这么一个高音就把他犹豫了好久才准备说出来的话给截断了。第几次了这是……


薛天也给唬住了,呆呆地看看跑过来一脸苦大仇深的销售妹子又看看罗飞“……什么?”


罗飞看他懵逼脸,噗的一下就笑了。


“管家……管家你能出来啊?”紧接着另一个刚才窃窃私语的销售妹子也过来了,对着罗飞开口就是同样莫名其妙的话。


“抱歉,我想二位是认错人了吧,我们这里没有叫王大锁的。”听到笑声,薛天迅速摆出和煦的微笑拉着罗飞后退一步“也没有什么管家。”


“……柳心,不是王大锁,味道不一样,这两个关系不一般……”后来的销售妹子把遮挡视线的头发别到耳后,歪头和先来的咬耳朵。


世界上真的有长得这么像的人?从侧面就算了,正面也能认错?罗飞不禁想起来自己一辈的兄弟。


“柳心?你就是潘小姐的表姐?”


冷不丁就被点名的柳心条件反射地站直“啊,对。你认识滚滚?”啊,那就更不可能是管家了,你看他的坑,管家的皮肤还是很好的。


“今天在医院碰到的,她说是来替你送东西给明天。楼层还发错了。”罗飞安抚地把手放在薛天紧绷的肩上,微微放出一点点信息素。对方只有一个Alpha,甚至还都是普通人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这么紧张,但安慰一下没有错。


掌心下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薛天回头露出一个微笑,眉梢眼角都是对他的依赖。


罗飞假装没有发现他悄悄拽住自己衣角的手。


——————TBC——————

咳嗽快好啦ヽ(゚∀゚)ノ然而亲戚来了……半死不活的两天(๑•ี_เ•ี๑)

评论(84)
热度(42)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