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五章

【食用说明】

⒈第一名情敌出现<(* ̄▽ ̄*)/  @S 窝更啦⊙▽⊙

⒉潘滚滚同学上线~ @liuchangjie123abc 这次露个脸,等下一章或者下下章就有更多戏份啦

⒊自己给自己发发糖吃( ・ืω・ื)

⒋没有剧情就会ooc么……


●・○・●・○・●・○・●・○・●・○・●

 

罗飞自从被薛天暂时标记后就一直在睡,到现在有将近两天了都没有醒来过一次,薛天也就推了一切工作陪了他两天。


↣住院楼某病房


薛天照例拎着两份早餐回来,虽然罗飞还没有醒,但医生说了,他的身体经过自我恢复已经没有大碍,最近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他好心情地哼着小调往病房走,然后和刚从病房走出来的韩灏撞个正着。韩灏抬头看是他,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但也没说什么,对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就离开了。


薛天莫名其妙的回头望他,开门走进了房间。里面有一个貌似医生的人正在给罗飞做检查——


罗飞仍然睡在床上,虽然坑还是那么多,但脸色不像刚刚住进来时那么苍白。薛天觉得这样挺好,可是这个正在拿毛巾在罗飞脸上抹来抹去怎么看怎么图谋不轨的是哪一个!


“请问你在干什么?打扰病人休息可不是个好习惯。”薛天一手就拍在那人肩膀上硬生生把人拉了起来,然后摆出一副友好的笑容开口问到。


“给患者进行日常的口腔护理,确保患者身体各个部位的健康,不行吗?”他把湿棉签放到床头柜上的托盘里,边收拾边回答。


    那人一身白大褂,黑亮的偏分,戴着个金属边框的眼镜,长得还挺人模狗样衣冠禽兽的,他站直整整领子看看薛天:“哦……您就是那位‘热心人士’吧?我是普外科的主治医师,付泽。这次还真得感谢您,要不罗飞就麻烦了。”


这话光看还好,但有心人一听就能听出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来。


薛天心里呵呵冷笑,口腔护理?身体检查?他怎么不知道这些事得要一个科的主任亲自来做了。两个人关系肯定不简单。


“哟,热心人士不敢当,尽尽自己义务嘛。”薛天放下早饭,摆摆手笑道“付医生和罗警官认识?”


“罗飞是我大学同学,认识十好几年了。”付泽也挂上了温和的笑容“看薛先生这么年轻,也不像警校的学生啊,怎么会认识罗飞的,听说您守在这两天了。”


“啊,也没什么,就是罗警官帮过我,然后平时聊聊天吃吃饭约约会什么的。”薛天扒拉出来一双一次性筷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就买了两份,付医生来点吗?”


“谢谢,不用。”付泽说着又弯下腰,掀开被子的一角,在薛天眼神儿差不多是能吃人的情况下淡定的把手伸进罗飞的衣服里,抽出来一根体温计。他把体温计放在眼前转了转记下数值才扭头用水笔点点塑料袋上的餐厅Logo“还有这个,这地方的东西少吃为好,你觉得它那的菜味道好,但是食材不干净。特别是给罗飞吃的时候,最好还是去食堂打饭吧。那行吧,我先走了。”


付泽端着托盘绕过僵直状态的薛天,走到门口又停了一下“对了,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给人标记之后又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可不好啊,薛先生。”


薛天目送他远去的潇洒背影,切了一声,看看自己带回来的早餐,半点胃口也没有了。他把筷子一丢拿着餐盒就要扔,结果没想到被人给喊住了。


“有钱可不是这么浪费的。”


薛天听那哑的不行的声音手一抖就把那碗粥全贡献给了垃圾桶,他特别激动的转身扑到病床前,就看见罗飞正眯着眼心疼的看着垃圾桶,动了动像是想起来。薛天立马蹲下去转摇杆把病床上半截升起来被子掖好,然后贴心地在他背后塞了个枕头披了件外套,再把之前放温的开水递过去,另一手抽出医院提供的湿纸巾给罗飞擦脸。一套下来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看的罗飞一愣一愣的,他接过水喝了几口才反应过来把薛天在他脸上乱蹭的纸巾拨到一边。


“别擦了,刚才付泽帮我清理好了。”罗飞清清嗓子,觉得自己恢复的还不错,至少在发情期到来之前的那种疲惫感没有了。摸摸自己后颈,明显能感觉到一圈微肿的牙印,“嘶——”罗飞抬头怒视薛天“你以为咬的越重标记时间越长吗?你属狗的啊!”


“这个,我当时也是太着急,再说我也知道时间最长的是……还疼吗?下次不会了。”薛天双手在身前捏来捏去,乖乖站着被瞪。


罗飞听见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嘴里有水手里有饭现在肯定糊他一脸,“你还想有下次?!”


薛天歪头卖了个萌,满脸都是“Why not?”


“行吧,你说你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发现我的性别了?”罗飞把水杯往床头柜一顿,问讯到,目光如剑十分犀利,唰唰唰直射薛天。


薛天噎了一下,他还真就是第一次发现的,那时候就觉得罗飞为了他那几百块钱捉急还要硬憋着的样子无比的萌就小小的调戏了一把,意料之外的在他的脖子附近闻到了很淡的Omega信息素味,虽然很淡但令人十分舒服,绝对不是从哪里沾到的,十有八九是他自己的气味。


“不,是你把衣服留在我家那次。”薛天认为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还是不要说了……


看来是自己太不谨慎了,罗飞又问“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


“我一个挺重要客户住院了,我就是来瞧瞧的。”


“知道,女客户,闻起来确实挺重要,你说你不陪人家聊聊天吃吃饭约约会搁我这耗两天有什么用?”如此明显的香水味混着甜过头的信息素除非他感冒才闻不到,俩人抱多久才能搞这么一身,这扯的也太不走心了。


可是让至今情绪不明的罗飞没想到的是薛天竟然十分开心地笑了“罗教授你真酸~”


哎哟这小波浪线浪的!


“我没吃醋。”罗飞斩钉截铁,然而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薛天那表情简直能用“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来形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别,你闭脸。我这口误。”


“我懂,标记后的正常反应~”薛天把椅子拉过来,叉开腿反坐上去,手臂放在椅背上,下巴放在手臂上,仰着脸看罗飞略微窘迫的样子,笑的一脸甜蜜。


罗飞在心里扶额,貌似还能听到某人的嘲笑。


【行,你有本事笑怎么没本事出来啊!】


〖不出来你能把我怎么着~不觉得这小理财师不错吗?看起来人家挺喜欢你的。〗


【那又怎么样,我不能耽误人家孩子。】


〖瞅瞅你这圣母白莲花的小样,啧,我都不稀得说你,把我上次说的都忘完了是吧?〗


【现在有你就够了。】


〖……给人家一个机会呗,说不定呢。〗


薛天觉得他就算是颜艺也很可爱。


“我说你怎么想的?”沉默了半晌,罗飞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问还盯着他不放的薛天“有什么意义?”


“可能是一见钟情吧。”薛天坐正,认真的说“那次在咖啡厅我看你第一眼就莫名其妙的想和你亲近,想和你…也不完全是这个,就是那种,恩怎么说…当时你在我眼里整个人都在发光,‘就是这个人’的感觉。我以前也谈过不少女朋友,但是都没有过这么让我心动的情况。”


“还有,那句话我收回,是让你是男的呢~”

    

罗飞听的怔怔的,他觉得这很不科学,一个有车有房还多金的海归高富帅怎么就能看上他了呢?还一见钟情,怎么不说是日久生情。


“你怎么就能看上我?”这眼得多瞎?“天大地大,还有那么多Omega,别吊死在我这儿。”


不不不,罗教授不要妄自菲薄,你的魅力大着呢~


“就看上了呗。”薛天无视他后半句话,看着罗飞的脸诚恳地说。“能考虑考虑不?”


罗飞撇过头,无法直视薛天那期待的皮卡皮卡的闪光。


正当罗飞在酝酿如何回答时,病房的门被吱吱呀呀地推开了,一个架着黑框眼镜,梳着马尾的女孩出现在外面,看身材像个个子高点的初中生。如果不是头发乱糟糟满头大汗喘得像狗一样还是很有观赏性的一枚女子。


“艾玛,可累死老娘了。”女孩侧着身晃晃荡荡地挪进来,把手里拎的一大堆水果和瓶瓶罐罐放到地上,抻了抻酸痛的胳膊,抹抹汗左右一看顿时愣住了,整个人就定在了原地。


薛天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


“你认识?”


“不,我的朋友那可都是成功人士。”


罗飞呵呵一笑,颇有深意地看了薛天一眼就转去和那女孩说话“诶,姑娘你找谁?”


“那个…请问明天是住这里吗?我表姐托我给他送点东西。”女孩的声音在罗飞还算温和的视线下越来越小,头几乎要埋到胸口里。


“市刑警大队六队的明天是吧,他在1521。”罗飞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来到医院之前得到的信息,没记错的话就是那里。


女孩“啊”了一声,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顿按,过了几秒钟突然露出了崩溃的表情“柳心你玩老娘啊!”


经过询问,两人得知,女孩的姐姐柳心是明天的朋友,因为今天有事就托表妹帮她把慰问品送来。可是正巧从15层到30层的电梯处于维修状态只能从楼梯一阶一阶的爬到柳心说的2721,还拎着两个大袋子,差点没累死。


“姑娘你先把气儿喘匀呼了,喝口水……小心点别呛着了。”薛天很是体贴地给女孩倒了杯水,看对方喝下微笑着说“从旁边那栋楼可以穿过来的你不知道吗?”


女孩悲痛欲绝地喷了一地,咳到快要吐。


罗飞十分不赞同地剜了薛天一眼,刚想说他几句就看见女孩轻微地抖动了一下身子,突然就没有了任何情绪波动,她张了张嘴……


“……这女的来的真是时候,那个付泽也是,你们都走罗飞是本宝宝的…洗马达上次提取的信息素快用完了…罗飞你还在犹豫什么快接受我呀只要九块钱………唔唔唔!”


在薛天面无表情地捂上她叨逼叨不停的嘴的同时,罗飞手心里多出了一只只有两个指节长的灰紫色尖长喙的小鸟,是刚刚用精神触梢从薛天头上抓到的。看大小和特征是蜂鸟,应该是那女孩的精神向导。小蜂鸟瞪着黑漆漆的小绿豆眼看罗飞,脑袋一低用长长的喙啄了啄他的手心试图表达什么。但罗飞现在根本就没打算理他,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正戏谑地往薛天那望。


“罗飞你听我解释!”薛天现在心里也是日了狗,怎么刚才想的这女的都知道?难不成是读心术?然而知道就知道为什么还卖萌扭曲他的话!太可怕了还是赶紧送走吧。


“你要解释什么?”罗飞第一次看见薛天这么捉急的样子感觉还挺新鲜。


“没什么我先送人家出去了等会就回来,那些东西别吃我一会再带。”


       〓─〓─〓─〓─〓─〓─〓─


罗飞张开手掌,手心里还有被啄出来的刺痛,但小蜂鸟已经不见了,想着应该是去追那个奇怪的女孩了。


潘滚滚……这名字起的真走心,看起来向导能力不太熟练。


罗飞倚回床头,长长地叹气。刚才女孩说出来的话和他从薛天身上感受到的情绪无不符合,就是这样才让他很难办。从十二年前开始,他就没有再开始过任何深入的感情,就连朋友之类的也只有当年那几个。罗飞缩进丁羽给他制造的屏障中,隔着一层透明的膜看世界,刻意地减少削弱和其他人的联系,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他在这层屏障中能得到丁羽的一切关怀,但他唯独缺少对外感情上的牵系,这种模式的人格要么是真正的无坚不摧,要么就是撑着一张强大的壳的脆弱,一旦这层壳崩塌,里面将受到不可估计的伤害。丁羽明着暗着提醒过很多次,但次次都被罗飞糊弄过去,其实他心里门儿清,就是总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对其他人的示好不是视而不见就是装傻糊弄过去。


他又摸了摸脖子后面的伤口,指尖划过去又疼又痒,按一按就从腺体散发出来的愉悦的感觉。记忆中当他粗暴地破坏那些子弹里的精神震荡器后,没有想到破坏的仪器还会爆炸,瞬间达到极高值的震荡度直接打破了他体内的稳态,极大的精神干扰让丁羽暂时失去了对罗飞的精神力控制,导致这段时间的本能上的压抑很干脆的就爆发了,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第三阶段的发情期。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罗飞基本上没有印象,可是即使是在昏迷中也能感知的安慰,保护,珍爱各种矫情的情绪如果不是丁羽抽风那就是真的,而且这些让他第一次不在丁羽的陪伴下安心睡了两天的情绪,全部都来自一个人,薛天。


和薛天的某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罗飞以前也因为情况紧急让其他人帮忙暂时标记过,比如那个付泽就是其中一个,但是都没有感受到过如此……还是矫情的情绪。


那么,按照丁羽的说法,就算是为了将来行动方便,真的要考虑一下?


——————TBC——————

手机还是没到哈哈哈,so sorry这次这么长时间才更新字数还少,不打脸嘤嘤嘤。

感觉上是崩了,改不回来了,凑合凑合看吧……

评论(81)
热度(59)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