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三章(下)

【食用说明】

⒈对飞飞的家庭情况进行了更加苦逼的修改。黑历史初露端倪。

⒉原剧内容略多,我觉得还是每个人都交代一下吧……

⒊越写越觉得智商不够用(ಥ∀ಥ)写的啥自己都快看不懂了。处于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

⒋感觉上一章的评论剧透的差不多了……我的心情十分复杂……我怎么就这么管不住手呢……

⒌略长,一下没收住……然而砍成两章的话,下一章又太短。要不就当成两章……?所以重点大部分在四( •̀∀•́ )


●・○・●・○・●・○・●・○・●・○


他们约在一个很有格调的餐厅,两人面对面坐着,穆剑云还是上午那一身优雅简约的外套短裙,但罗飞就不是了,他穿了件深灰的连帽大衣,整个人品味都上去了,就是和下半身的穿着不太搭……是很不搭。


穆剑云在专案组的时候瞥了一眼衣标,嗬,Prada,没有小一万拿不下来,薛天还真舍得,不愧是壕。于是她善良的没有告诉罗飞这件衣服的真实价值,要不估计他得当场脱下来冻着回去。


不,穆姐姐,你低估某人的脸皮厚度了。


餐厅里播放着悠扬轻缓的音乐,灯光是暖暖的浅黄色,隔板和桌子上燃烧着香薰蜡烛,角落的精神屏蔽仪也在一闪一闪的工作着。


这一切都让人身心放松,精神愉悦,很适合让一个人讲出自己不太光彩的过去。


“罗飞,你是在审问我吗?”经过之前的几句话,穆剑云的心理防备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程度,她不甚高兴的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她对面穿着明显不是他衣服慢悠悠喝着酸奶的罗飞。


只是他今天似乎从薛天家回来状态就不是很好,也许是灯光的原因,显得脸色有点苍白。


“你不说的话,Darker也会把真相告诉我们,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难道你没有过去吗?”她错开两人交接的视线,放缓了声音。


“……每个人都有过去,都有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罗飞的眼神突然就放空了,说出的话像是在慨叹什么,又夹杂了不可忽视的沉重。“但是他就是要把这些事挖出来,尹剑的,熊原的,曾日华的,梁音的都是这样。接下来是你的……他在想我们挑衅,如果我们扛不住的话,就输了。”


穆剑云好像突然注意到什么,瞥了眼罗飞,然后放松了下来,微笑道“给我来杯酒吧。”


“这是工作时间,不能喝酒,但我可以为你点一杯酸奶。”罗飞说着,把自己面前的液体一饮而尽。


穆剑云在国外留学时就有留下做老师的想法,当时的竞争很激烈,很多人都想留在国外,即使穆剑云很优秀也没有把握自己一定能得到这个机会。当时负责主持课题的教授就是常彬,他能决定谁去谁留。但是他有条件。


“让你和他好?”罗飞微倾身体,轻声问到。


“好,只是比较文雅的说法。”穆剑云喝下一口酸奶,摇了摇手指,语气间都是嘲讽。“这种事他做的很多,而且他还有一个嗜好……”


罗飞僵硬了一瞬间,他的手握着杯子发出咯嘚一声,穆剑云听见了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发现罗飞正一脸尴尬地看天摸鼻子。


“你,你答应他了?就算他是普通人,你可是个哨兵。”


“哨兵怎么了,又不用结合,当时的情况,如果我不接受他的要求,我就没办法待在国外。所以我经过一番内心挣扎之后……我决定豁出去。”穆剑云整张脸上都是勉强。


罗飞看她纠结的样子也不太忍心,就果断替她把话说完了“可是最后你并没有去。你准备好了,走到酒店门口又后悔了,然后你选择了放弃。否则你就不会来专案组了。”


穆剑云惊讶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对,你说的没错,但是我现在一点也不后悔……”


正说着,她的手机就响了,是曾日华,听声音还挺有活力的,看起来已经把状态调整好了。


“我用常彬的证件搜查酒店的住宿登记找到他了,组长已经赶过去了,就是季芳住的那家旅馆。”


〓─〓─〓─〓─〓─〓─〓─

 

专案组几人赶到时,常彬还没有死,只是被换上了女士内衣和裙子昏迷在床沿上,左手食指被一根绳子系着指向上方。


而他的正上方的房间,就是几天当地前派出所给季芳开的那个房间。


尹剑去询问房间主人时,罗飞又在智商上嘲笑了韩灏几句,好在尹剑回来的及时,才没有让罗飞案子没办完就光荣在队友手里。


到楼上时意料之内,房间里空无一人,他们在桌子上发现了季芳的身份证和一张纸条,上面说在这个屋子里给他们留下来一样礼物。


韩灏拿着身份证向罗飞示意。


罗飞看也不看就摇头“不会是这个。”


“诶,飞哥,我闻到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尹剑轻轻抽了抽鼻翼不确定的说。


听他说才注意到的韩灏和罗飞已经不想再吐槽他不符合一个向导应该有的狗鼻子了,直接就去找。


“……梁音应该喜欢这些东西。”从床板下找到气味源头后,三人震惊了好一阵。


那是十三个玻璃罐,十二个里面被福尔马林泡着人体的一部分,像是手指,胃袋,头皮人皮什么的。


经过梁音的鉴定和尹剑的回忆,可以确定这十二个罐子里的就是协查通报上刊登的当年未破的十二起案子。


梁音双眼放光地拿着几个罐子向罗飞献宝,颇有女儿向老爸炫耀淘来的宝贝的架势,看的韩灏和尹剑眼角直抽抽。


然而罗飞关注的只有其中唯一一个空容器,上面只贴了通知单:受刑人:彭广福 罪行:双鹿山公园袭警 执行人:Darket。可是日期是空的。


〓─〓─〓─〓─〓─〓─〓─

 

第二天早上韩灏整理完档案,难得神清气爽的从专案组办公室走出来,刚才他接到了周浩的电话,说是任务顺利,三天内就能回来,让他别挂念。听到这消息,韩灏差点没把自己烧起来,他沐浴着专案组其他人惊悚的目光很及时的往自己头上浇了一杯凉水才冷静下来,乐呵呵地往外走。


然后就看见了盘腿坐在外面旧沙发上闭目沉思或者是休息的某人,当时韩灏扬起的嘴角咵嚓一下就下去了。想起这些天查案时遭到的明嘲暗讽无数次,他迈向大门口的脚不自觉的就转了个弯,拐向了罗飞。


“罗教授,很有成就感吧。”


罗飞对他的来者不善仍是风雨不动安如山“此话怎讲?”


“最终证明你的判断是正确的,Darker不是六年前打工子弟小学的学生,也不是那次坍塌案的幸存者,是一个暗黑执法者。”


“早就弄清楚的事又谈何成就?”罗飞老神在在“毕竟这是智商问题,不怪你。”


韩灏看他这个样子就觉得手痒痒,然而心里想着马上就能见到的媳妇儿,又看看对方貌似不甚良好的状态,他没有直接揪起罗飞领子给他一拳,而是问出了专案组没有明说但都想知道的事。“很显然,Darker把我们当成游戏对手,每一个人都查过,而且亮出了成果。”


“你的意思是我没被查过”罗飞这次睁开了眼,得到对方的肯定答案后转过了脸,面色苍白没有表情“那同样,你也没被查过。”


“我在警局十年来,破案率是最高的。查我又能查到什么呢”韩灏略有些自豪的说。


“我在警校任了十年的教,学生平均毕业成绩是最高的,查我有什么好查的?”罗飞反问。


“十二年来你一直没有出过现场,只是在一些案件中作为顾问参与,提供理论分析。偏偏这个案子,你为什么来到专案组?”


“我乐意啊。韩组长,把你的注意力放在破案上。”罗飞呵呵笑了一下“别在这里乱怀疑队友。”


韩灏又是一口气没上来,脸色从红润到漆黑只用了一秒“作为一名警/察,我一直相信直觉,你的出现直接告诉我,你没那么简单。”


罗飞已经转回去闭上了眼睛,声音飘飘呼呼的,好像快睡着了,但他还在说,条理清晰思路流畅“直觉只是八流刑侦电视剧里边才会出现的东西。警/察破案,需要的是逻辑分析和证据……”


“……能言善辩。”短短两分钟就被一个级别最低的Beta向导讽刺嘲笑了三次,韩灏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缺少爱人关怀的快到发情期的Alpha,一个缺少结合向导安抚的哨兵,再不走就不用走了,这个嘴欠的要命的家伙就得被自己弄死在这里。


“谢谢。”


韩灏都快气笑了“不愧是教授。”


“再次谢谢。”虽然这一次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哼似的,但韩灏还是听见了,他呵呵着一脚踢飞罗飞放在沙发下面的鞋,走了。


罗飞听见动静,抬起重的像铅块一样的眼皮,叹了口气,认命的先捡起离得近的一只鞋套上,再单脚跳着去捡另外一只,中间还差点摔趴在地上。


等他回到专案组办公室,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穆剑云倚在审讯室外的铁丝网上玩着手机,看罗飞回来的脸色不太好,就叫住了他“韩灏怀疑你是合理的,但我现在已经不怀疑你了。”


不久前才在韩灏哪儿吸了一肚子烟味导致身体更不舒服的罗飞傲娇的扭头“无所谓,我不在乎。”


“这一点我挺欣赏你的,不过我更欣赏你的是——”穆剑云放下手机,伸出食指对着他一点“你看起来不像是个富二代。”


罗飞闻言有些诧异,他走过去在两步开外停住“你要说什么?”


穆剑云看着他谨慎的表情也有点诧异,不过还是说出了自己调查的刚知道就吓了一跳的结果“你不是Beta……而是Omega。”


罗飞出生于一个不小的世家,现在大部分都在国外发展。他是嫡系的老四,上头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这一辈十分繁荣。


他的父母是AO结合,如他所说,双方基因无比优秀,生下了他这个从小就被誉为天才的儿子。但再怎么优秀,对于这样一个世家来说,Omega就是往外送的,注定了要和某个其他世家的Alpha结合以此为家族带来更大的利益。


罗飞这么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安排,所以他在收到要和谁谁谁见面相亲的消息后,果断逃家了。


罗飞的母亲自然是为他考虑的,因为她就是家里为了获得更大利益才被嫁到罗家,婚后虽然吃穿用度皆为上品,但并不幸福,所以她不希望罗飞也这样,就试图向家族争取让罗飞自己选择。


可就在她快要成功的时候,罗飞的父亲有了别的女人,也是个Omega,但更年轻更漂亮更懂得讨好罗飞的祖父祖母,工于心计背后家族势力比他母亲更大,所以,自然而然的,罗家当时的掌权者抛弃了罗飞的母亲,导致了她的自杀。对外则宣称她是因病重死亡。


那时只有十六岁不到的罗飞对家族彻底失望了,就再也没有回过家里,对他父亲打给他的钱也视而不见全数捐给了福利院,甚至在开始两年里整个的人间蒸发了。


罗飞听到这里,脸上除了漠然没有任何其他表情,穆剑云看他这样,也不忍心继续说下去,看着地面不知道该不该说些什么安慰他。


“怎么查到的?”好一阵子,她才听到罗飞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之前……我有亲戚是在政府工作的,你也知道,商政不分家嘛。”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穆剑云偷眼看他一眼差点被他冰冷到没有人气儿的眼神吓到,哆嗦了一下道“没,没了。”


然后她又想起来自己是个哨兵,怎么能被个向导吓到呢?于是整了整发型就跑路了。“不用太在意我说的,谁没个秘密呢。我没告诉韩灏,还有……对自己好点,抑制剂用多了很不好。”


罗飞站在原地,好久都没有动弹。


〓─〓─〓─〓─〓─〓─〓─

 

被Darker各种揭老底的专案组的几人在坦诚相待后似乎打开了当年的心结,纷纷去找那时的相关人员或探望如尹剑,或道歉如曾日华熊原,虽然后者基本是无辜的,又如梁音,她在当天晚上,在罗飞的陪同下轻轻唱着她家乡的童谣,慢慢的一张一张烧掉了医院的报告单,然后扑到他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穆剑云在拐角后安静的看着他们,看着罗飞慈爱的脸,看着梁音哭花的妆,看着被火焰渐渐吞噬的那两串编号。


那个晚上,月亮很圆很亮,泛着淡黄色的月色公平温柔的落在每个人的身上,就连黑暗里也像在明灭着微光。


“……月亮粑粑


里面坐个爷爷


爷爷出来买菜


里面坐个奶奶


奶奶出来绣花


绣个糍粑……”


——————TBC——————

等会把四放出来,不要急,正在找错字( •̀∀•́ )

哈哈哈不知道再下次是什么时候更呢……

评论(24)
热度(36)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