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BO+哨向】【天飞/双队】废墟红花 第一章(上)

【食用说明】

⒈ABO+哨向混合世界观,私设巨多,篡改原设定有,不科学处请自动无视。

⒉基本剧情按电视剧来,就是在电视剧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各种脑补,所以看官们会看到特别多的原台词。不按剧情走的地方可能会崩(是的很大可能),毕竟智商和文笔摆在那了……到时候请自动脑内矫正谢谢Q▽Q。

⒊这个,主cp暂定是天飞,因为本来设定天儿是小D的,但如果薛天不是D的话……那就只能3p了呢【D天飞】什么的。其他除了有爱副本组的cp自寻。

⒋飞哥我男神,我男神,我男神!所以在文里罗教授除了坑外各个方面都有金手指!

⒌有人兽(伪),然而有可能全篇清水,遇黄拉灯。

⒍篇幅不定,有的详写有的略写,于是剧情进度也不一定,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就要大改剧情了……


●・○・●・○・●・○・●・○・●・○


罗飞今天很心塞,即使是他用那敏锐的观察力和渊博的知识勾引到警局当时所有有空的警员来听他讲课,他也很心塞,具体表现为当那名形貌美丽端庄的女士来找他时并且针对于“喜欢绫波丽的男人的心理”进行深刻而犀利的分析时,罗飞直截了当地把手里的手办还给了它的原主人。


这要放在平时,罗飞可不会对他的学生这么这么毫不留情,就算是临时的也不会。对,主要是因为他今天太心塞了。


让我们回到七个半小时之前——————————


S市很久没有发生过性质如此恶劣的凶杀案了,作为一名犯罪学领域的扛把子人物,罗飞觉得自己没有不掺一脚的道理。


就算是为了那个代号——Darker。


“如果你们要检查监控录像的话,可以检查五个小时以前的监控录像。不过,我认为这个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罗飞从容的摘下手套,背着手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逐渐东升的太阳继续道“因为,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会避开监控录像。”


“你说的全是废话!”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怒斥。


“队长!”围在罗飞周围的警员纷纷向两旁散开,给来人让出了一条路。


步履稳健,身材高大,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半长的板寸,身着土黄色皮夹克和深色牛仔裤。从警员对他的态度和自身气势上看是个Alpha,并且有很大可能是个哨兵,虽然也有Beta向导作为团队首领的例子存在,但这隐隐泄露的特殊的烟草和酒水的混合味道还是说明了他的身份——市刑警队一队队长韩灏。看来他还挺着急的,味儿都没收起来,罗飞皱了皱鼻子想到。


韩灏十分酷帅的脸上酷帅的没有任何表情,他轻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语气不耐“你谁啊?”


“自己人。”罗飞面不改色地拿着深绿色的证件在他眼前一晃。


“再给我看一眼。”韩灏说着大步走近,马上,烟草和酒水的味道就浓烈了起来。


罗飞闻言又是一晃,结果没成想半道被人截胡了。


“饭卡?”韩灏把皮套打开竖在罗飞面前,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马上,罗飞就感觉一道精神力上上下下地把他整个扫描了一遍。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双手在你基本脱光的情况下把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摸了一遍差不多。


谨慎是好事,但这算不算是性骚扰……就不怕我也是个哨兵向导什么的?罗飞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满脸无奈:“请你看好,这是一张省警官大学的饭卡,我有省警官大学的饭卡难道就不能证明我是省警官大学的人吗?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我这饭卡里还有三……”


然后被扔了出去,准确来说是被两个警员拖走的,路上罗飞还在锲而不舍的向韩灏安利自己的发现,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罗飞看着警员离开的背影,默默地穿回了他那只刚被扔回来的舒适柔软的经典款大方黑色老棉鞋,抹抹鼻子转身准备走。


转脸就看见一扇门,打开门是安全通道。罗飞撑着栏杆向下看,另一手把鞋提上去就往下跑,再出去就是一条大马路,马路对面是繁华的商业区,这里算是这栋大楼的其中一个后门。


罗飞左右看了看,闭上了眼,然后头顶和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感觉,感知力也出现了可感的提升。


没人看到什么时候他右手旁两步处就出现了一个人。黑色贝雷帽,白底花纹丝巾,花纹衬衫深红背心加上墨绿色裤子,穿的是无比骚包,和一身低调黑色大衣的罗飞简直是两个极端。那个人甫一出现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过来却是和罗飞别无二致的一张坑脸。


“凶手应该就是在这里离开的。”那个人说完又抬手看表“现在是六点四十,凶手离开的时间应该是一点半到两点之间。”


罗飞点头表示同意“那么为什么他会选择这么难用的凶器?”


那个人眼睛一眯,伸手就是一根细长的白色管子,他举起管子“管口形状呈粉碎性断裂,从形状上看密度高于低密度聚乙烯,低于聚丙烯,因此是聚氯乙烯。知道是什么吗?”


罗飞瞥了他一眼“绕口令。”


“PVC管~”那个人夸张地挥了一下手,眨眨眼把管子扔到了一边“还是一种非常廉价的PVC管。”


罗飞也没管他的搔首弄姿自娱自乐,只是又点点头,开始自己的分析“凶案现场的痕迹清理的非常干净,凶手一定带了很多工具,所以他带了一个包。”


“为了行动方便,他会选择一个双肩背。”那个人说着又一伸手,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


“为了掩人耳目,他应该还戴了一顶帽子。”


“同意。”那个人打了个响指,带着诡异的笑容突然凑到了罗飞面前轻轻揉了揉他的头顶“我说了你也需要个帽子,每次都要往这么大的范围下暗示不嫌麻烦吗,这么怕别人看见怎么就是学不会提前准备呢?”


罗飞在他刚摸上来的时候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恼怒的挥开了还在作乱的手,自己捂着头顶“丁羽你赶紧滚,再有下次你一辈子别想出来!”


“有本事你别放我出来啊,哎哎哎别急,我走我走!”说完随着一道白光消失的彻彻底底。


〓─〓─〓─〓─〓─〓─〓─

   

人生的又一个黑历史……罗飞站在代售彩票的小店外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板上公布的中奖号码,心里想着的却是刚刚那个失败的分析,而且总感觉被那个保安调戏了。


然而这黑历史并不能给他的运气带来加成,不管怎么看,没中就是没中。罗飞失望地垂下头,手里的当期彩票慢悠悠地飘到了地上,从后面看活像一个被人遗弃的人形猫咪。


当然,这也并不能对他的执念造成任何一点的打击。具体表现为……


“老板,这号,五注。”


本性难移啊。


拿着新一期的彩票出了小店的门,罗飞仍是习惯性地扫视周围,视线突然就定在了对面的一栋黑色架构玻璃外围建筑物上——起源于英国伦敦的著名机车酒吧Ace Cafe。


那个地方的视线的话……


〓─〓─〓─〓─〓─〓─〓─


“没事我们谁往马路对面看那门里走出来什么人呐?连监控都拍不到那儿。”漂亮的服务生耐心地回答了罗飞的问题,虽然没有用但末了给了个看似有用的建议“要不您问一下那位先生?”服务生伸出手臂示意罗飞往他身后看“他坐那一下午都没动过。”


罗飞眯了眯眼,浅蓝色衬衫,深灰色西装外套,背头,动作看似悠然自得实则夹杂了不易察觉的焦虑。“谢谢。”


以下简称西装小哥。


从身后接近西装小哥时他正在抽烟,一手捧着个Pad专注的浏览网页,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和一盘没有吃完的用作佐菜的生菜叶子。他的周身弥漫着十分浅淡但存在感十足的白兰地的果香气,不是Beta。体态外貌匀称结实,是个Alpha。这里不是包间,也没有人工屏障,那么有很大可能是普通人或向导。


“你好,我是……”得,这次是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警/察,我听见了。”西装小哥把烟辗灭在烟灰缸里,抬起头冲罗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霎时间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坐。”


罗飞懵了一秒,听话的就坐到了他对面,双手手指习惯性地交叉放在桌子上。


“我想请问您一件事情……”


“我想先请问您一件事情。”西装小哥正色道“能借我两百块钱吗?”


“什么意思?”罗飞更懵了,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对方英俊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不是那什么吗,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忘拿钱包了,刚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们送来,可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还没有给我送过来。”他说着说着语气间就带上了一丝的委屈,接着就又甜甜地笑起来“所以想先借两百块钱结个账。”


罗飞移开视线,看天看地看左看右,最后还是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放在桌上。


西装小哥见状笑的更甜了“你这钱包可以啊。”


罗飞从一堆零钞里扒拉出珍贵的三张毛爷爷,抽出其中两张推了过去。哼,他才没有被萌到呢!


空气中弥漫起一丝一缕的幽雅香气,没有丝毫的进攻性,闻起来很是让人心情愉悦。


对方立马就把毛爷爷拿了过去,完全无视了罗飞那明显的恋恋不舍的表情。


“我想请问您,今天下午有没有看到从那栋楼里出来一个人,背着一个双肩背,有可能戴着一顶帽子。”


“准确的说不是戴着帽子,而是帽衫,而且时间应该是一点三十七分。”


“记得那么清楚?”罗飞怀疑地眯起眼,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那西装小哥也不见外,解开了手机的屏保把手机滑到了罗飞那边“这上面的时间是一点三十六分。”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长发飘飘穿着毛领驼色大衣的美女,右下角显示着当时拍摄的时间,确实是13:36。


罗飞看看手机,又抬头看看他。


“哦,人生嘛,难免与美女擦肩而过,就在给这个姑娘拍完相片以后,这个姑娘就碰上了那个帽衫背包男。”他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朝罗飞挤挤眼。


“那你有没有拍到那个帽衫背包男?”罗飞看着手机问。


“拍他干嘛?”西装小哥看了一眼窗外,调整了一下坐姿,翘起了二郎腿“我又不是Gay,不过如果真能遇上一个合心意的人,谁管他男的女的是O是B。”


然后也不管罗飞空白的表情,朝旁边招招手“服务员,买单。”


“先生,一百五十五。”


“两百,不用找了谢谢。”他拿起桌子上刚刚借来的两张红票票毫不犹豫地递给了服务员,微笑着接受了人家惊喜的谢意。


这厢罗飞就崩不住了,他想阻止对方的败家行为,然而服务员以神速早已遁远,独留他一人把泪和血吞。


“别心疼,我会还你的。”西装小哥笑了出来,表情很是温柔,他把手机拿回来戳了几下又交还给罗飞“算你运气好,我给你开了一个理财账户。今天下午我是十二点半到的这里。本金是三百,我下午没事干,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转了几圈……”


他拿出一张小卡片写了什么在上面“……现在的本金应该是……五百七十八块三毛。这是你的密码和账户。提现查询,随便你。”


那是一张简约风的名片,灰色的一面写着两行字符,另一面印着他的名字职业和联系方式。


西装小哥叫薛天。


罗飞看着名片“你是私人理财顾问。”


薛天打了个响指,双手一扬,食指指向了罗飞,露出俏皮的微笑“Bingo~”


罗飞又懵了一秒“等会,你说我的本金有三百?”神情中带着莫名好懂的激动。


“没错”薛天一边说着,一边套上了西装外套,他抻了抻胳膊“因为我还要跟你再借一百~你总不能让我坐公交车回家吧”


他在罗飞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从容镇定的摆着不久前才摆出过的委屈表情把他的最后一张毛爷爷也抽了出来,然后压低身体,馥郁的白兰地酒香伴着低沉的声线缓缓靠近“顺便问一下,警/察先生你的性别是什么?”


“你……”


“嘿嘿,开玩笑开玩笑,我走了,再见!”薛天迅速站直身体,跨出座位转身离开。


罗飞的表情阴沉了一瞬间,但那不详的神色却又在下一秒褪的干干净净,他想起了什么,高声问“你有没有看到那个人往什么方向走了?”


薛天头也不回的伸手指向外面“公交车站。”


被反杀了呢。罗飞拿着小小的名片想着,然而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名薛天的私人理财顾问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哎哟,怎么着,看上人家了?”


罗飞“唰啦”一下就把围巾拽到了脑袋上,狭长的桃花眼里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他压低声音几乎是恶狠狠地吼“丁羽你有病啊赶紧回去!”


对方似乎是被他的反应娱乐了,抱着手臂笑的花枝乱颤,最后歪倒在薛天坐过的位置上“我的小飞飞啊,你着什么急?你不是知道的吗现在这里全都是普通人。”


罗飞的动作僵了一下,他又一把甩开围巾揉了揉后脑微卷的头发,重新坐下来“那行,说吧,你出来干什么?”


“帮你把把关。”丁羽笑的高深莫测,两只手不安分地再次往罗飞头顶摸去。


“……从他的行为举止上看确实是个成功人士有钱人,似乎也很符合花花公子的特点。”罗飞向后一仰躲开袭来的双手,简直懒得理他。


“你能确定薛天一定就是普通人?他的理由看起来很合理,你就确信他没骗你?这也太巧了吧小飞飞,难道他的那一套就不能是故意做出来诳你的?况且,那个年轻的Alpha似乎对你图谋不轨啊~”


“滚!我……”罗飞正想说些什么,他的那部诺基亚就欢快地响了起来。丁羽看看他,打了个响指就消失了。


〓─〓─〓─〓─〓─〓─〓─


“再说查公交车上的监控录像又不是什么需要……哎!”


“给我站好!”韩灏冷着脸冲他吼,烟草味又是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然后转脸拿出公安证件出示给公交调度站的负责人看“市局刑警队韩灏。请你帮我调出397路公交车从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四点经过裕达酒店附近车辆所有的监控录像。”


刚才韩灏把他推开那一瞬间爆发的信息素吓了罗飞一跳,他定定神,还是又凑了过去“用不着这么大的范围,查一点到两点之间的就可以。”


结果被顶开了,韩灏的表情愈发的阴沉“从案发现场到这,怎么我查案查到哪都有你啊?就凭一张警官大学的饭卡,还不知道是真是假,我现在觉得你的嫌疑很大,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被人再三的怀疑,罗飞再好的脾气也要怒了,他也拉下了脸“你不用怀疑我,你也不要浪费这个时间,我是一名警/察。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上网搜索我,我叫罗飞网上有很多我写的论文……”


第二次被拖走和第二次安利失败都没有被扭送警局让罗飞来的消沉。


明明是我先来的,你自己效率低怪我咯。罗飞摊手。


他百无聊赖地观察起审讯室的布置,“为什么还没有人来问话?”


“等着呗!”负责看管他的警员“啪”的把一把剪刀拍在桌子上,看也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的拆着手办的盒子。


剪刀……?


罗飞眨眨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命案现场,但周围格外的干净,丝毫没有曾血流满地的痕迹。他慢慢走到镜子前面,从洗手池边上拿起一把修眉的小剪刀。


“发现什么了?”


罗飞转过头,毫无意外地看见丁羽坐在浴缸里冲他笑,笑容一样的高深莫测。不同的只有,手上的一杯红色液体和身上的白色浴袍了。


“知道这杯子里是什么吗?”丁羽把高脚杯拿在脸前晃来晃去“血液。哼哼哼,是个玩笑。”说着就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卫生间里明明有剪刀,外面还有水果刀,他为什么要用PVC管呢?这个PVC管有什么含义?和28有什么联系?”


罗飞列出一系列的问题时,丁羽一直在他身边扭来扭去转来转去,笑容灿烂昂首挺胸,如同一只炫耀羽毛的孔雀。


然而罗飞根本就没看他。于是丁羽有些泄气的拿过他手里的小剪刀,姿势风骚的修剪了一下并不存在的鼻毛“这种劣质的PVC管肯定不是进口的,所以你要留意一下国内的小厂家。记住,小的不能再小,就那么一丢丢~”说着还怕不够生动形象地伸出小拇指比了比,最后趁罗飞思考不注意偷了个香,哈哈大笑着消失了。


罗飞猛的抖了一下,睁开眼,还是刚刚那间审讯室。


小的不能再小的厂家……“信号实在太差了,朋友,Wi-Fi密码是多少?”


小警员仍然坐在那里拆手办盒子,闻言不耐烦地抬头“谁跟你是朋友啊?让你来是协助办案的,不是来上网冲浪的!”


手机屏幕上四个无线网一字排开,罗飞看了看,一挑眉毛“谢谢你告诉我,王警官。”


这次那个警员奇异地放下了盒子“你怎么知道我姓王啊?”


“猜的。”


小王警员看着他波澜不惊地样子心里真是感觉奇了怪了,猜的?怎么猜的?难道他脸上有写着“我姓王”三个大字吗?但转念一想,还有密码呢,这下看你怎么猜吧。于是他略带得意的停下了手上的浩大工程,专心地看罗飞继续戳键盘。


密码……从刚才看来,密码应该是小王设置的,那么一个喜爱绫波丽明日香的人会设置什么密码呢?


“evangelion……不对……Getwang。”


小王警员正竖着耳朵呢,听到熟悉的每天都要输入几遍的单词,整个人都愣了。


“Yes~”罗飞微微一笑“网速很快啊。”


“不是你,你是怎么连上的?”小王警员这次真的是服了,明明这个人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密码还是前几天自己新换的,他怎么就能知道呢?这也太神奇了!


罗飞捏着手机转脸好心情的抛了个媚眼“你猜~”


小王警员瞬间就拜服在罗飞的棉裤下。


——————TBC——————

请给我指点和建议啊不要留情啊!!!


评论(28)
热度(87)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