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pirk】Double (1)

食用需知:本文出现的所有另一时空的事情全部发生在平行世界中,并非是同一时间线上过去的事情。

以首字母大小写区分两个时间线(因为用中文感觉好奇怪啊)

——————————————————

新瓦肯的温度虽然较之瓦肯母星要低一些,但对于人类来说还是热的可以,渐渐爬升至一天中最高点的恒星仍然散发着足以把人烤化的高温,不过这并不影响Jim的好心情——谁会因为天气这么点小事在刚刚与自己最爱的另一半结合后而郁闷呢。

是的,两个月前,Spock在Jim的生日晚会上,在几乎是全部舰员的面前,向Jim求婚了。随着舰员们爆发出的欢呼口哨拍桌子录像快门闪光灯和香槟乱喷的背景音,Jim怔怔地伸出手让身前单膝下跪的男人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套下了代表绑定他们一生的指环,而直到Spock站起身把他拥进怀里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答应了什么,然后迅速红了脸。

越过自己新晋未婚夫的肩膀,Jim看到了来自他老朋友们祝福的目光,甚至Uhura还向他飞了个吻然后靠在不停傻笑的Scott身上,Sulu端着酒杯冲他们微笑致意,还得拉着兴奋过度的Chekov不要鼓掌鼓得甩飞了酒瓶,McCoy则是跟往常一样皱着眉碎碎念着不知道什么抱怨,然后对他做了个“幸福”的口型。还有一屋子群魔乱舞的船员,高兴的仿佛刚才被求婚的是他们自己一样,欢呼和口哨中不用仔细听就知道那全部都是真诚的祝福。

他怎么会这么幸运,Jim突然感到鼻子发酸,他闭上眼,把额头压在Spock的肩膀上,等到眼眶的热度消退才抬起头,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吻上那两片含笑的嘴唇。

“谢谢你,这是我这辈子最棒的生日礼物了!”他在接吻间隙含糊不清地说道“我爱你。”

“我同样收到了最完美的礼物。”Spock抚摸他的后脑勺,含着那柔软的舌尖轻声道“我也爱你。”

之后几天等到Jim能下床正常走动,他就拉着Spock跑到联邦总部递交了结婚申请,最后负责签字的是Pike,几年不见仍精神矍铄的男人拿着两份文件,柔和的灰蓝色眼睛看向坐在他对面的两人,而后笑了起来“我还在想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跟我说呢,没想到动作这么快,我这边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虽然不能说是临时起意,但的确准备的时间不长,不过我认为作为一个惊喜,不告诉更多人是正确的做法。”Spock在桌子底下握着Jim的手四平八稳地说“而如果在结果揭晓前获知关于此事信息,那么最终都不能称为惊喜。”

Pike无奈地摇摇头,用钢笔在文件右下角签上笔锋锐利的名字,“现在你们要结婚了,都成熟点,特别是你Spock,不要一直惯着Jim,当然,欺负更不行。”

“并不存在这些情况,将军。”

感受到交握的那只手微微收紧,订婚之夜就被再度巩固过的连接传来一波波细微的喜悦紧张之情,Jim没忍住翻了个白眼“Chirs我已经做了四年的舰长了,而且一直干的不错,哪里要Spock惯着我,况且他就差天天把我捧在手里了。”

“那是谁三番两次被总部传话还差点惊动了司令?你那个暴躁的首席医疗官的抱怨我可都记得呢。”

Jim撇撇嘴不说话了。

“您的话有失偏颇,Jim是我见过的最聪慧过人英勇无畏合格称职的舰长(没有之一),而因任务事故被总部传话即时会议一共三次,其中第一次是因为联邦传送资料不足冒犯了星球当地习俗,而其他两次……”

Pike在Spock要继续的时候迅速抬手制止了他接下来关于“我的Captain是最好的Captain有什么错也是联邦和当地土著的错”的长篇大论,然后心累地看了眼耳朵通红快要捂脸的Jim,清了清嗓子“好了,现在我们的主题不是这个。相信你们之前也已经传信给新瓦肯了,Sarek大使昨天联系我们说希望批给你们一个短假去那边完成连接仪式,我已经批准了,三周时间够吗?”

“实际上,算上来回路程和仪式所花时间,我们只要4——足够了将军。”Spock被用力一掐顿时乖乖闭了嘴。

其实本来就没想过有机会休假的Jim在心里叹了口气,用拇指揉了揉丈夫的手背,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太棒了,谢谢你Chirs,但是我们去度蜜月的话Enterprise怎么办?”

“我这里正好有一个短期探索任务,相信你们舰桥上的小朋友都乐于增长一下经验。”Pike眨眨眼,含笑看着他们“好了两位,你们去新瓦肯的穿梭机还有两个半小时就要起飞了,不赶紧准备一下吗?”

“将军,我和Jim并没有预订前往新瓦肯的机票。”Spock义正言辞道。

闻言Pike简直想像Jim一样翻个白眼“是的没错,票是我订的,加上三周假期就当是送你们的新婚礼物了,Spock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情商这么低呢?”

瓦肯人挑起眉毛,正想说点什么就被Jim连拖带拽的赶到了办公室门口,于是再次顺着伴侣的意思不说话了。

“那么再见啦将军~”

“孩子。”目送他们两人离去的Pike突然开口叫住两人,“新婚快乐。”

于是,现在从新瓦肯祭祀之所出来的新婚夫夫终于准备开始他们的蜜月之旅。

“Scott,传送两人上去,待会我和Spock走了之后记得好好爱护我们的银女士。”Jim拿出通讯器,另一手的手指轻轻蹭过身旁瓦肯人的指腹。

“当然当然,这还用说吗。二位,准备好传送吧。”

当熟悉的微弱刺痛感伴随飞速环绕的粒子出现,视野里的似火骄阳和辽远沙漠渐渐被Enterprise的传送室所取代,然后在突如其来的震动中分崩离析。

Jim紧握的手掌骤然空了下来。

****

pike刚刚做完了关于短期探索任务的会议报告,神清气爽地从总部大楼里溜达出来,准备去约好的传送点把家里那个小魔王接回家享受一下一年中为数不多的父慈子孝的生活,顺便尝试一下第四次劝说他加入星舰学院。

说的好像那小鬼真能能答应似的。

总部半开放使用的一个小型传送点不远,待会pike要接的人就会从那里传送过来。

离传送室老远pike就看到了等在入口的文书官,他是没见过这么负责任的下属,从昨天下了飞船就一连串的时刻表会议任务轰炸,好不容易躲开她,想悄咪咪带儿子回家,没想到儿子影子都没见到呢就被发现了,pike捏捏鼻梁,这个人还兼任科学官她怎么就不累呢?

“舰长,截至19.45分钟前您的PADD共收到了三条私人消息,分别来自于爱荷华造船厂,爱荷华码头和马库斯将军。”头发盘的一丝不乱,制服笔挺的文书官面无表情地把一个PADD递到pike鼻子底下,那挑高的斜飞入鬓的眉毛仿佛在对他表示不拿就死的意思。

我当初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选一个瓦肯人当自己的文书官啊……pike在心里哭丧着脸算自己还有多大的几率能和儿子一起回家而不是再一次把他扔给隔壁的大副,他接过PADD,无力地在界面上点了几下,“好的,T'pring,我知道了,等会接到jim我会挨个儿回复的。”

“虽然我建议您现在立刻回复,不过还有3.26分钟您的养子就会被传送过来,但考虑到以您的效率无法在此时间内回复任何一条消息,您可以先行等待。”T'pring后退一步站到pike右侧,背过手平静地看着传送室。

我谢谢你的善解人意啊,pike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刚刚被他解锁的PADD。

传送室的操作人员审核了通行密匙,没等多长时间就接收到了传送方的信息资料,熟练地设置好各项参数后拉下了启动的手柄。

几秒后随着机器的嗡鸣声,传送台上出现了一大团飞速环绕的粒子,拉长的明亮轨迹中渐渐能看出人影的形状。

pike望着减弱的光线不自觉就向前走了两步,手臂也微微抬了起来。

然后一个人扑进他的怀里。

更正,扑到大腿上。

****

Enterprise的传送室在眼前化为乌有的时候,Jim根本来不及感觉震惊恐慌,他只想吐。平时传送时多少会出现的眩晕感此刻成倍的增加,胃里像是安装了一个不停翻搅的打蛋器,格外积极地把早上盛装的内容物往外送。

然后他拽着摸到的什么东西大吐特吐起来,只希望一会可敬的医官不要扎他太多下。

pike生无可恋地感受着皮鞋上传来的温热,把抱着他大腿差不多跪到地上的人拉起来“jim你是不是又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

“……Scotty你对系统做了什么?”Jim头晕眼花地借力站起来习惯性地隔着玻璃向传送台外面张望,视线略过几个陌生的面孔,“……这是哪里?Chirs你怎么上来了?”

“星际联邦总部,17号传送点。”T'pring目不斜视冷静地回答到,然后在pike的眼神示意下迅速联系了隔壁的后勤来处理地面上的呕吐物,只是在认出Jim身上的服饰时眨了眨眼“相信你是由爱荷华造船厂的军用传送点传送过来的,james·kirk先生。”

“Chirs她是谁?”Jim刚从眩晕状态恢复就看到一名女性瓦肯人站在pike身边一脸有趣的样子——当然不是说这位女士脸上真的有什么表情——心底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造船厂?我是从新瓦……”

“上次视频通话你应该见过的,我的文书官,来自瓦肯的T'pring……而且最近可能会经常见到他。”

T'pring淡定地举起手问好,Jim茫然地回了她一个。

pike上下打量了穿着深蓝色长袍的Jim,他见过类似的服饰,那还是几年前企业号去瓦肯星执行外交任务的时候,他顺便拜访了以前的同学,Jim这身衣服的风格就和那位女士的丈夫很类似。

差不多缓过来的Jim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松开抓住pike衣服的手压低声音骂了一句,眼睛里闪动着焦躁的情绪,他回头望向寂静的传送台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转回来看着pike。

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如何解释现在这个情况,Jim只能寄希望于作为舰长的pike可以足够冷静到不要当场把他当成间谍击毙或者关到什么地方去。

“jim,我只是一年没回家你怎么就沧桑了这么多!”pike在保持了一段时间的令Jim胆战心惊的沉默后痛心疾首地拉过他一把抱住,然后从脖子一直拍到后腰“你看看都瘦了这么多!”

【此处应有医生黑人问号脸。】

“好吧……我猜,传送又出问题了。”Jim对快把他肺给拍出来的力道翻了个白眼,盯着眼前代表上校的肩章嘟囔,pike在他想出来完美的解释前最好不要发现什么不对。

难得的父子情深被嗡嗡作响的机器打断了,T'pring假装没看到pike不爽的咂嘴,结束一次传送不久的传送台再次运作起来,稀薄的粒子开始生成打转。操作台却并没有因为本不该存在的第二次传送而显示任何错误报告。

pike紧皱眉头向T'pring摆摆手示意她先去操作台看着,而后笑眯眯地转向兀自发愣的Jim“jimmy,告诉Daddy,你穿的这是什么?我离开地球的这段时间你又自己跑哪里玩去了?”

“等等,什么?!”Jim盯着传送台上逐渐成型的影子,悬着的心刚放了下来就听到了什么惊悚的称呼,他冲pike露出僵硬的微笑“Da,Daddy???”

对不起这个称呼太诡异了,Jim过电似的抖了一下,虽然他在心底确实是把Pike当成父亲看待,但心里想是一回事,被说出来又是一回事了。

pike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别扭一般继续道“别以为叫爸爸就能让我不追究你乱跑的事了,现在等我先——”

“——spock?!”和他一样惊讶的还有T'pring,毕竟,在enterprise驶进地球太空港后,spock就直接回了瓦肯,现在应该正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喝茶,而不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

并且这位明显身着——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与jim·kirk为情侣装的Spock,并没有一点点和自己存在连接的迹象,虽然T'pring知道他们两个的连接就是个摆设,大部分时间都由二人自行屏蔽,但不可能一丁点也感受不到。确认了精神里那条散发着微光的绸带仍然延伸至指向瓦肯星方向的远方,T'pring面色冷了下来。

对于Spock来说,Enterprise的震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当船体稳定下来时,Jim已经彻底消失在他眼前了,如果不是两人的连接仍然稳定并且自己接下来也在可怜的轮机长面前被不知名力量传送走的话,Spock觉得自己绝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冷静。

特别是等他看到一个理论上已经不可能存在的人活生生站在传送室外的时候。

TBC.

考完试死了半截,可能等发工资就能缓过来了吧……

@叽姆的小棉袄 放心,不会再年更了(flag立下)就像🔥一样(心虚)

评论(10)
热度(41)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