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pirk】Chicken love Chicken(鸡鸡SK)下·正文完

食用警告:俗称第三视角。

史波波鸡:叽姆我为你跳了一天的求偶舞了,你感动吗💚
叽姆鸡:不敢动不敢动😣

———————————————————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鸡的蛋蛋是长在胸上的?不,不对,这到底是胸还是蛋蛋?!但是不管是哪个长的地方都不对啊!在看到Spock迅速胀大的两个曩挡住了半张脸后,Jim震惊地想,他张着喙目瞪口呆任由Spock围着自己绕圈圈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过周围其他的瓦肯松鸡可不会像他一样待在原地毫不作为,多数在心里评估过实力差距的松鸡选择符合逻辑地放弃Jim,继续寻找其他心仪的伴侣,希望在这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可以生下一窝白白胖胖的蛋。但仍有几只看起来高大健壮的松鸡不愿轻易把看中的雌性拱手让鸡,便也挺身胀大了胸前的曩,笼起翅膀,以不同的幅度和频率在Jim周围跳跃起来。

Jim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即使他再迟钝,也忽略不了现在空气中弥漫开的带着强烈求偶信号的信息素。他像播放ppt一样扭头挨个把围着他跳舞的瓦肯松鸡看了一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群基因突变般的齐冠羽(刘海)松鸡把他当成求偶的对象了,也就是——雌性。

Jim用了三秒钟来处理这件骇鸡听闻的事,想他地球锦鸡小王子,在族群甚至周边生物圈中都有着地球种鸡的称号,被他撩过的雌性连起来可绕Enterprice一圈,别看他现在还没成年——最多两个月的事儿——迷恋他的雌性可多着呢!

然后现在告诉Jim,他被其他鸡当成求偶的雌性了,Jim气的脸通红,虽然有羽毛盖着看不出来,但从那号称世界上最稳定的鸡/头系统都开始颤抖就可见一斑了。

Spock是第一个发现Jim状态不对的,事实上也没有第二只松鸡发现了,他们把Jim因怒气而散发的强烈信息素当成了心仪雌性对他们的考验,然后一个个像磕多了Le-matya蝎似的愈发飘飘然起来,蹦哒的更起劲了。

可怜的锦鸡小王子竖起颈上的羽毛,打开双翼,散开尾羽,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吓人一点,但也只是增加了愚蠢瓦肯松鸡们的性趣。Jim在松鸡群里左突右闪试图冲出包围圈,殊不知这种行为让松鸡们以为“她”最终决定以战斗方式选择他们中的最强者来结合,于是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松鸡们不再继续大跳求偶舞了,而是纷纷冲上前来扑扇着翅膀要往Jim背上跳,誓要征服这只万里挑一的雌性。

Jim在阴影笼罩时伸展开艳丽的双翼,喉咙里发出喀喀的威吓声,用锐利的喙迎上扑来的松鸡。

****

“没事了Jim,你安全了。”Spock温柔地对被他护在翅膀下瑟瑟发抖的小锦鸡说“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如果你愿意,我会让他们在之后亲自向你道歉。”

“谢谢你Spock,但我只想回去找Bones。”Jim蹲坐在树荫下小声说,他整理着自己的羽毛,往日光滑闪亮的背羽现在有几根乱七八糟的戳出来,蒙了一层暗沉的灰尘。

Spock黑亮的眼睛闪过锐利的光,看来刚才给他们的教训还是少了,他不会再让任何松鸡伤害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小锦鸡,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Bones是谁?是你的伴侣吗?”

最好不是,否则他会对其发动决斗仪式把Jim抢过来。

“Spock你别吓我,Bones差不多是半个爸,让他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生气的。”Jim也顾不得伤心害怕了,没忍住就咯咯咯地笑起来。

那边开心了,这边也松了口气,Spock往Jim那边挪了挪“我为我不合逻辑的臆断道歉。”

“没事,你怎么这么严肃的……”Jim话没说完就被头顶的触感惊呆了,他抬头看到Spock英俊的下颌和优美的胸羽,脑后的帽冠和冠羽一样整齐。

Spock正在为他梳理羽毛,从绒毛褪尽后再也没有被任何鸡梳理羽毛的Jim开合了两次喙,发出微弱的吧嗒声,和他渐渐加快的心跳重合在一起。

毫无意义,他喜欢这个一见面就救了他两次的瓦肯松鸡,而且对方高大英俊又绅士有礼,虽然有把自己当成雌性照顾的嫌疑,但Jim完全没有感觉不满,相反,他十分享受被对方照顾的感觉。

虽说是第一次见面,但Jim直到现在都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总觉得他们之前应该见过,但他想不起来,毕竟有那两个不知道是大波波还是蛋蛋的东西,任谁都会印象深刻。

Spock整理完背羽后力度适宜地用喙按摩Jim的头皮,然后愉快地发现嘴下的身躯慢慢放松,Jim半阖着蔚蓝的眼享受般地抬着头,身上的羽毛也微微散开,整只鸡都散发着愉悦的信号。

他没有拒绝,Spock这么想着,继续得寸进尺地轻轻骚刮着Jim柔软的下颌和颈部,他甚至没有因为致命之处被触碰而对我产生防备。

和小时候一样没有防鸡之心啊。

Spock没有发现自己笑了起来,他正用喙磨蹭着Jim的脖子,眼前正对着他小巧的喙,Jim的喙是嫩黄色的,显得娇嫩可爱,就和他本鸡一样令鸡心动。

“Spock你喜欢我!”Jim猝不及防来了一句吓得Spock刚刚不受控制胀起的曩都萎了“而我们俩都是雄性!”

“抱歉Jim,如果你感觉不舒服我会保持距离——”没想到Jim会开口的Spock本来满是激动的心再度沉了下去,他看看西斜的太阳,后退两步做出驯服的姿态“但现在即将日落,瓦肯的夜晚很危险,至少请让我送你回到暂时居住地。”

然后和以前一样,回家等待再也不能逃避的时刻到来。

减弱的日光拉长两鸡的影子,远处求偶场上零碎密集的嘈杂声被逐渐响起的虫鸣模糊,Spock的一颗心越来越冷,他没等到Jim的回话就想转身逃开这个伤心地。

“你还和以前一样没有自信。”

那时候明明比他高大许多的小松鸡自卑畏缩的样子和现在心灰意冷的Spock慢慢重合,Jim终于知道那一直以来卡在他心里的东西是什么了,他紧走两步连跑带飞地拦在顾不得说要送他的正欲离去的Spock身前,二话没说就一脑袋蹭上去。

不得不说,瓦肯松鸡没有大波波的时候胸口蹭着又软又滑特别舒服,而且估计除了他也没别鸡能享受这个待遇了,Jim回想起不久前看到求偶成功的一对儿啥也没干,尽在那里用脚爪磨来蹭去的松鸡伴侣,不禁翻了个白眼。

“Jim你的意思是……不,你还记得那时候……”Spock都不知道是该喜出望外把Jim按住先标记了再说还是该先和他一起回忆过去“可是3.6年前你那么小,0.4岁的红腹锦鸡的记忆力不可能记得住具体的事情,更不要说是一个完整个体了。”

磨蹭的正爽的Jim连白眼都懒得翻,直接把Spock拽到地上就窝到了他胸前“我是个天才不行吗!所以你的男朋友同意和你谈恋爱了你就是这个反应?追忆童年?连个亲亲都不给我?”

Spock听话地勾住Jim的一只脚爪轻轻磨蹭起来,齐冠羽(刘海)下的眼睛愈发温柔,缱绻的让Jim快要融化在这眼神里。

温存一会后,Jim勾勾Spock健壮的脚杆问道“所以这样就是你们瓦肯松鸡的亲亲吗?”

“是的,这叫瓦肯吻,我们瓦肯松鸡只对最爱的鸡做这个动作。”Spock把Jim拢在翅膀下低头让他们的喙碰在一起“这个是地球锦鸡的亲吻吗?”

“是的,Spock,再多亲亲我……”Jim迎上去,温顺的露出柔软的脖颈。

月光下,两只鸡的挨在一起,他们凑的很近,羽翼交缠。

【正文·完】

所以在此气氛下,忘记Bones是符合逻辑的。

乌鸡McCoy:【在离瓦肯松鸡族群越来越远的方向奔走着】Jim!Jim你个小混蛋到底跑哪里去了!

真·END.

之后会有关于被遗忘的骨头和SK小时候的小番外。

———————————————————

不好吃的彩蛋:

Jim猛地坐起来,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出了一身冷汗。

身边睡着的Spock也自然被他吵醒,担忧地把Jim搂在怀里“Ashayam,做噩梦了吗?”

愣了半晌,Jim才转过头,目光中仍旧带着一点惊恐,Spock稍微放松了一点怀抱的力度,好让Jim能好好看着他。

然后Jim在Spock几乎可以说是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按上了他的胸,接着又以闪电般的速度来了招猴子偷桃,然后立刻放松下来,对仍旧懵逼着的Spock笑了笑,躺下睡了。

@嘉袂—Bucky的冬日饺子 我的鸡鸡完结啦,我要看门大爷小史!给我小史!<-biubiu-⊂(`ω´∩)

@Dr.Quisquiliae想溺死在枕头里 我日更了,对日更( ͡° ͜ʖ ͡°)✧

评论(39)
热度(50)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