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pirk】Chicken love Chicken(鸡鸡SK)中·Jim篇

食用警告:全篇无任何类人生命出现。另,瓦肯松鸡的原型来自艾草松鸡,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长什么样。阿曼达妈妈是白腹锦鸡,叽姆是红腹锦鸡,医生是乌骨鸡,派爹是燕隼。

ps.上章有小幅度修改。

———————————————————

在Enterprice的北方有一片郁郁葱葱的针阔叶混交林,夹杂着缀满甜美浆果的灌木丛,这里生活着一群美丽多彩的地球红腹锦鸡,他们是这片林子里的精灵,鲜艳的身躯在翠绿的灌木丛中灵动地穿梭,在松树栎木间轻盈地滑翔。

Jim是这一代最漂亮的红腹锦鸡,他有丝绸般的太阳金色冠羽和火焰燃烧一样的腹羽,背上的深蓝色羽毛也是被爸爸妈妈和哥哥养的油光水滑,除此之外还有一双清澈如Enterprice天空的蓝眼睛。

但Jim当然不是一个花瓶,他擅长很多东西,很小的时候就能根据地形气候和生物痕迹帮助父母最快找到附近又大又饱满的果实,而且自己发明出的陷阱也能捕捉到不少肥美的虫子。

他的父母和哥哥没有理由不宠爱他,简直把Jim当成了家里的锦鸡蛋似的养着。可Jim是一只有理想有抱负的锦鸡,他不愿意当爸爸妈妈的小鸡蛋,他想走出地球去其他地方看看,一辈子缩在灌木丛间在松树上睡觉可不是最佳选择。

终于,经过三年的软磨硬泡,父母终于同意他出远门了,前提是找到一个愿意一起去的可靠朋友,George爸爸觉得这是个防止儿子作妖的好办法。虽然Jim是整个族群里最鸡见鸡爱的小锦鸡,但熊起来的破坏力也是让鸡退避三舍的而且特别容易惹祸上身,特别是三年多前那一次差点嗝屁,所以这次出远门根本没有哪只锦鸡有勇气一起去。

然而知子莫若母,Winona妈妈让邻居燕隼Pike先生帮忙给在隔壁山上做研究的儿子Sam带封信后回家,淡定地看到一只羽毛雪白的乌鸡正在教训自己的小儿子,而Jim则完全没有自觉地扇乎着翅膀蹦来跳去,用脚爪和喙把一堆浆果推过来推过去,特别兴奋的样子。Winona侧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整只鸡都笼罩在失落阴云中的George,连冠羽都垂下来了。

那只毛色与红腹锦鸡们格格不入的乌鸡名叫McCoy,是个医生,几年前和妻子闹离婚,从窝里出来旅游散心正好碰上Winona蛋位不正,医鸡仁心的McCoy二话不说就帮了急的打鸣的George一把,让Winona得以顺利产下Jim蛋。后来经过Jim一家的邀请,再加上这里发酵的浆果格外美味,McCoy就这么住下了。

George家在当地声望很高,经常和燕隼Pike先生一起去周边巡逻,与其他生物建立外交关系,导致Jim小时候有一半时间都是McCoy带大的,可以说,McCoy是看着Jim从一枚蛋一点点长大成鸡的,是他半个爹。

所以Winona听到McCoy同意和自家小儿子一起出去时一点也不意外。毕竟熟悉的鸡里从没有谁能拒绝得了Jim那双蓝宝石似的眼睛。

****

地球,至少是Enterprice北方最厉害的语言学鸟黑百灵Uhura小姐曾经告诉Jim,在Enterprice上只有一个地方能欣赏到波澜壮阔振奋鸡心的草原落日大漠孤烟,那就是南方内陆的瓦肯。于是这次从没有见过沙漠和草原的Jim告诉McCoy,他的目的地就是瓦肯。

要不然怎么会被医生教训呢,瓦肯又干又热,根本不适合习惯了温和湿润气候的红腹锦鸡,在加上出生时难产,Jim从小就落下了容易过敏的病根。

“谁知道瓦肯那个鬼地方有什么东西会让你过敏?我可不想带着只无毛鸡回去见你爸妈。”McCoy毫不留情地揭Jim的黑料。Jim在绒毛还没褪完的时候因为嘴馋吃了只没见过的小虫子,没想到当场就两腿一蹬“叽”一声倒了,等再醒来时,身上的羽毛已经落的一干二净,尽职尽责的医生可不想再看一次瑟瑟发抖的粉色小肉团了,虽然他猜测这是Jim毛色如此鲜艳的原因。

于是Jim打了个寒战,身上的羽毛过电一样从头炸咝到尾“都听你的,Bones。”

然后他趁医生四处寻找搭窝的材料时偷偷溜了。

再然后他就后悔了。

Jim一动不动地站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四周弥漫着淡淡的草籽清香,阳光灿烂热烈,远处能看到由绿到暗金的渐变色,那里就是Jim此次的目标,传说中Enterprice最大的沙漠——瓦肯熔炉沙漠了。

然而此刻此刻Jim完全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事实上,他快被吓哭了。天知道为什么等他循着草籽和果实的味道跑来时会有这么多怪物似的鸡在这里!而且现在这些体型和冠羽完全是基因突变的不科学的鸡竟然开始围过来了!

Jim缩起脖子试图找到空隙好逃回Bones的小窝再也不出来,可红了眼的怪物鸡们完全没有给他机会,里三层外三层地就把Jim的逃跑路线堵的彻彻底底。

完了,这次不死也得被Bones戳死,Jim看着纷纷挺胸抬头张开长而尖的尾羽的怪物鸡们,僵硬地闭上眼睛,等待预想中铺天盖地的攻击。但是之后空气中伴着尖叫的混乱动静引得Jim小心翼翼睁开一只眼,然后看到的一切为Jim完美地续了个僵直状态。

一只几乎有Jim两倍大的怪物鸡正站在Jim面前,整齐的平冠羽下一对炯炯有神的黑色眼睛灼灼地盯着他,被雪白领羽覆盖的胸部激动的颤抖着,两片黄绿色的膜若隐若现。Jim忍住小心脏的畏惧,探头张望了一下怪物鸡身后,然后立马被震惊的“咯”了一声。

这只大鸡后面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片他的同类,还有不少离的远的和也许是雌性的怪物鸡站在远处不安地观察这里,这么说,刚刚是这只把其他鸡都掀翻救了他?

Jim又抬头看面前的大鸡,对方的目光仍然火热的集中在他身上,尾羽也打开了,和丝状的帽冠呼应着颤动,对方看起来没有攻击欲望,只是这个画面让Jim感到熟悉,不过他一时想不起来。

“请不要害怕,我叫Spock,是瓦肯松鸡Sarek之子。”自称瓦肯松鸡Spock的大鸡突然开口,身体也稍微冷静下来,不再快速抖动。

“我才没害怕!我叫Jim……Spock。”Jim顿时被对方好听的声音安抚地放松下来,象征性反驳一句就甩甩尾羽,绕着Spock蹦哒了一圈,在绕到后面时又赶紧跑回来。

“我知道,你是地球红腹锦鸡,生活在Enterprice的北方沿海。”Spock轻声说到,黑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他举起一边的翅膀用末端羽毛轻柔扫下Jim背上的草屑“你很漂亮,Jim。”

任谁被夸奖外貌都会高兴,更别说是救命恩鸡了,但Jim并没有单纯地感到开心,他愣了愣,接着竟从心中生出一股羞涩之情。陌生的情绪让Jim红着脸转过身自己纠结起来,还没成年的小锦鸡显然忽略了什么,等他反应过来时,那位“救命恩鸡”又开始抖动起来,胸前的两片膜也渐渐胀大。

Oh fuck!他刚才转身尾羽扫人家胸上了!就算是一直被管教的还不错的Jim也知道雄性用肢体末端触碰另一只雄性的行为会被视作挑衅,希望没有顺便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会不会被打死啊这个体型差?现在回去喊Bones还来得及吗?

Jim眼睁睁看着Spock靠得越来越近,两只翅膀笼起罩住胀大的胸部两边。

求问快被瓦肯松鸡的大胸怼到了该怎么做才能不被打死?在线等,挺急的。

【中·完】

TBC.

@嘉袂—Bucky的冬日饺子 接住掉落!

@Dr.Quisquiliae想溺死在枕头里 没想到我竟然日更了自己都难以置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2)
热度(45)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