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AOS/SK(大概)】企业号撸猫记2

提要:在一场成功的任务后,企业号的三位长官被当地人施以祝福的仪式。
补充:大副和U姐不存在超越朋友和同事的关系(因为我拒bú绝hùi写超过两个人的复杂感情纠葛,就算是前任也不写)

———————————————————

企业号的舰长决定这个星期都要绕着他的首席医疗官走,他不想再回忆一次被带针头的注射器进行肌肉注射的感觉了,和这个比平时的扎脖子简直就是爱的抚摸。天知道Bones是怎么把那种老古董带到企业号上来的。

Spock曾经给出的“所有特殊采购内容须经过舰长批准”的建议看来可以考虑了。

说起他的大副,Jim又叹了口气,他真的不知道Spock这两天到底怎么了,自从自己和Bones的牙齿发生变化的第二天开始,除非必须,一向基本不主动和自己有直接接触的Spock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并且问题已经严重到他从开心自己的大副终于开窍转为担心自己的大副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

“舰长,科学部刚刚发来的报告需要你的签字。”

Jim坐直身子,把心思从他的大副的异常表现上抽出来,努力做到笑不露齿——这个真的很难,而且他过于刻意的表情已经让很多船员感到奇怪了——然后接过递来的PADD。

很好,这就是他花心思琢磨Spock的原因了,他的大副正借递PADD之名对他进行明显的……嗯,好吧,明显的身体接触,比如手指纠缠。Jim抬头冲一本正经的瓦肯人露出最近少见的Kirk式经典微笑,而瓦肯人则低头回以一个勾唇——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性感撩人吗!不,他肯定不知道,要不然他才不会对可怜的小Jim做这个表情呢。

忧愁的舰长把又要出口的叹气咽了回去,试图拿回自己已经被摸了一遍又一遍的右手,然而直到轻微的抽变成用力的拽,不知道是站着睡着了还是神游天外的瓦肯人才反应过来,几乎是惊恐地缩回他可能是脱离主体产生了自我意识的手,绿着耳朵露出一脸要剁了它的表情。

Sulu和Chekov脸板的像合格的瓦肯人一样转回自己的操作台,辛苦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不要笑出来。

****

和企业号一枝花的结识过程一个词就能概括:惨绝人寰。不过悲剧的过程并不妨碍Jim和他的通讯官发展成为一对好“闺蜜”,一般在Jim终于把爱岗敬业的医生惹毛了又找不到人谈心喝酒聊感情(只是聊,没有谈!他们都无法想象两人要是哪一天变成情侣了会有多可怕)的时候,Nyota就成了他最贴心的知心大姐姐。

“说吧舰长,又怎么了,哦等等让我猜猜,是关于我们那个内分泌失调的大副吧。”Uhura捧着舰长亲自下手为她调,调复制机调出来的咖啡和蔼地说。

“内分泌失调?!”

“不我只是在形容他最近的表现,就像更年期,如果瓦肯人有更年期的话。”

Jim笑起来又慌忙捂嘴的动作引得Uhur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行了别挡了我又没瞎早看见了,说真的,那相当可爱。”

窝在沙发里的金毛舰长稍微高兴了一点,然后没维持几秒,那刚刚搭起来的笑容又垮了下去“哦你真的那么认为?算了别提这个了,我都快愁掉头发了,你在学院的时候和Spock最熟,他有没有突然像这两天……这样过?”

“这样是哪样,捏捏肩膀蹭蹭耳朵还是在舰桥上就搞热吻?你不是该开心到摇旗呐喊了吗?”Uhura喝下一口难得香醇的咖啡来平度自己郁闷的心情“Jimmy亲爱的我真的不想再说了,在学院我完全不存在所谓的和Spock‘熟’,如果我们那都叫熟的话,那所有的课程代表都和那一科的老师有一腿了。”

Jim缩回沙发上,眼巴巴地望着通讯官,直到Uhura皱起秀丽的眉头才可怜兮兮地移开目光。

“你没想过是那个祝福仪式的原因吗?既然你和Leonard都出现了变化,没道理Spock没有,说不准他只是行为上的呢。”

露出自己亮闪闪小尖牙,Jim怀疑地问“你知道Bones也,也这样了?没道理Bones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而且你又不是经常见到他。”

企业号的通讯官正在思考谋杀舰长的可能性。

“你的重点就放在这里?我在给你出主意处理你大副的问题你跟我扯这个?你没救了Kirk,我都开始怀疑当初学院传说你们俩上过床的事儿是真的了。”Uhura嫌弃地撇撇嘴,抄起手把白眼翻到快飞出去“而且你这段时间真的该关心关心自己船员的日常生活了。”

“哦Nyota你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爱!我和Bones是纯洁的哥们关系!”来自最好“闺蜜”的嫌弃总是伤害最大的,Jim佯做受伤地捂着胸口。

想了想,Uhura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等着某个迟钝的人反应过来。意料之中的,Jim躺了不超过5秒就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等等等等等!你说的热吻是怎么回事!我绝对没有和Spock做过那种事!”

真可爱,整张脸都红了,Uhura怜爱地碰碰他迅速升温的脸颊“我难道没跟你说过瓦肯人是用手指接吻的吗?”

“实在不行,直接问问他,Spock能拒绝任何人的问题,除了你。”她看着目瞪口呆,露着四颗尖牙,快要从头顶冒出蒸汽的舰长,心情愉悦地走开了。

****

屋漏偏逢连夜雨,舰长此时对这句来自遥远东方的古老诗句深有体悟。

在和Uhura谈话的两天后,他才抱着从轮机长那里坑来的威士忌磨磨蹭蹭地跑去医疗湾,在缠着McCoy磨了快一个小时才有幸得到了医生的谅解,两人坐下开始分享复制机里得不到的美味。

Jim的尾巴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McCoy正和Jim抱怨舰上一群被舰长带的不动保护自己的让人操心的大龄儿童,回过头就一口酒喷了出去,眼睛瞪的快掉出来。

奶油色的,轻柔蓬松的,长长的,怎么看怎么觉得手感好的大尾巴,正慢慢的在Jim身后左右摇摆,显得柔软又美好。

美好个蛋!

Jim趴在生物床上咬着手指压下自己不由自主的哼哼唧唧,尽力无视被摆弄来摆弄去的部分传来的奇异感觉。天杀的他从来不知道猫科动物的尾巴根部有那么敏感!

“Bo……nes你还没好——嗷吗?”正巧赶上检查完毛发和皮肤开始检查尾椎的McCoy下手那么一捏,Jim忍不住叫了出来,大尾巴啪的就抽到了医生脸上,拖长的声音哑哑的,夹杂着微妙的情绪,吓得McCoy松开手就一路后撤好几米。

Jim喘了几声,尾巴甩来甩去好一会才停下来,他翻了个身,委屈巴巴地侧躺着蜷缩起来,抬起胯部扭头向后看,蓬松柔软的尾巴翘起来盖住自己发红的脸。

“想好怎么跟你的船员解释了吗?这个根本藏不住的。”McCoy收起采集用的刀片和针管把新鲜的组织样本放进培养皿“你吭哧什么的,我是不是太用力了?”

“显然没想好,而且我觉得你快把我骨头捏断了。”Jim从尾巴后面露出圆圆的蓝眼睛,视线飘忽地往某个地方扫,大概因为角度关系并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

McCoy呵了一声,没理他。

Jim趴下来把半张脸埋在手臂里,挡住脸上沮丧的表情“你说Spock到底怎么了,今天上午在舰桥他还亲,摸我手呢,下午就开始躲着我了,Nyota说可能是那个仪式的影响,不过因为瓦肯人是心灵感应者,所以这种影响是行为,或者说是精神上的……我还以为他对我也”

“舰长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下去了。

Jim无比庆幸自己有张争气的嘴没有把那句话说完,他刚撑起身要跟悄无声息进入医疗湾的大副打个招呼就想起来差不多是呈真空状态的下半身,心如死灰地拉过堪堪遮住尾巴的毯子裹在身上。

“舰长我并没有躲着你,今天下午有4.5个小时我都在实验室监督一项实验。”Spock还是那副正儿八经的瓦肯标配表情,不过连McCoy都能看出他脸上的不自在。

比如正在逐渐升温的耳朵,也不知道是想到上午的亲亲还是刚刚看到了舰长的半个翘臀。

“Jim没事,就是长了不该长的东西,我才不管你你们俩到底是情侣吵架还是什么,既然大地精你来了,那正好让我检查一下,省得我天天跑去舰桥抓人。”

McCoy半天没听到动静,他看看因为自己的话在生物床上的缩的更小的Jim,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

他猛地转过身面对始终沉默不语的Spock,瓦肯人没来得及反应,然后McCoy正正好好抓住了他停留在自己臀部附近的灼灼目光还有已经摆到身前的手。

那是一条粗粗的,有半个多手臂长的,顶端的毛发圆润呈黑色的深褐色尾巴。

还炸着毛。

TBC.

永远停在骨头这里,希望医生不要扎我‎(∩❛ڡ❛∩)
是的,大副的内心住着一只狂野奔放的喵。
突然怀疑这文的cp走向……
@Dr.Quisquiliae想溺死在枕头里 期盼松花蛋的短篇(๑❛ꆚ❛๑)

评论(12)
热度(41)
  1. AveCher就是个酸奶 转载了此文字

© 就是个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